被勞教迫害致殘 四川鄧麗在流離失所中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遂寧市身有殘疾的法輪功學員鄧麗(又名鄧輝),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二零零七年曾被非法勞教,期間左腿又被打殘,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流離失所近一年的鄧麗在租房內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六歲。

鄧麗曾是遂寧市農業局下屬單位職工,家住遂寧市市區犀牛社區平安巷。她三歲時就被風濕折磨得死去活來,手、腳關節疼得直不起腰來,後來手腳、筋絡萎縮,治療無效,落下終生殘疾。鄧麗從小體弱多病,患有風濕、全身性類風濕關節炎、類風濕心臟纖顫(陣發性心臟跳過不停)、黃膽性肝炎、頭風等疾病。一九九八年夏天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得到了康復,所有的頑疾不治自癒,這她在過去是想都不敢想的。

鄧麗生前多次遭中共當局的迫害,她的電話被國保監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市國保與持槍的特警將鄧麗家團團圍住,當時鄧麗在外未歸。警察們砸開房門入室搶劫一空。警察們沒有抓到鄧麗不甘心,就暗派便衣在她家樓下,附近蹲坑,警察還找到她教書的兒子,向他施壓,逼迫他說出他母親的下落。

為了免遭迫害,鄧麗只好冒著刺骨的寒冷拖著一條被勞教所迫害殘疾的腿,帶著對親人的牽掛,離家出走。

(一)二次綁架、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個晚上,鄧麗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分頭在市中區遂州南路粘貼真相傳單,從人行天橋上一直貼到市電影院,被人看見叫來警察。當時已過十點,警察把鄧麗直接綁架到和平路市公安局二樓辦公室非法審訊,他們見問不出來啥,十二點鐘又連夜把她送到北門收教所。家人見她出門未歸,急得四處尋找,五天後才從收教所的門衛那裏打聽到她的下落。

在收教所裏,公安局來了兩個警察逼鄧麗說出粘貼的來源,逼她下跪,進行人身攻擊。當時被打的還有其他女學員,撕心裂肺的痛苦聲不斷的從樓下傳上來,那名女學員遭到警察兩天的毒打,全樓的人都聽見了。鄧麗被非法關押了三個多月(一百天),出所時,市國保大隊長許軍還向她丈夫勒索了一萬五千元錢,也沒打任何收據。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鄧麗因做真相資料,被市公安局、育才路派出所所長鄒澤民及警察楊坤智、犀牛社區書記劉西平、主任李強(獨眼)等十多人綁架,一大幫人把她家翻了個底朝天,搶走了大法書籍,一台打印機,一台粉機打印機、一台電腦及一萬元現金,及家裏所有值錢的東西,連罈罈罐罐都不放過。鄧麗被劫持到市永興看守所,被牢頭罵了十三天,被逼背監規和做奴工──生產打火機。

(二)在資中勞教所左腿被打殘

二零零七年七月鄧麗再次被中共不法人員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被警察安排包夾她的幾名吸毒女犯群毆暴打,股骨被打斷,腿被打殘,人被打昏死在地,後來辦了保外就醫,在遂寧醫院治療期間,勞教所還派獄警到醫院監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鄧麗生前說:「我在永興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七月二十八日警察又將我劫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兩年半,因本人身帶殘疾,身體狀況不好,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國保大隊長許軍一心想加害我,便與勞教所的不法警察狼狽為奸,以卑鄙的手段強行將我留在了勞教所。由於我堅定信仰做好人沒錯,一直不配合獄警和猶大的洗腦轉化,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名三十多歲的吸毒犯黃麗和遂寧籍的女犯陳麗麗叫我配合她們寫「轉化書,……她倆開始大打出手,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這一喊不要緊,把整個樓上樓下的人都驚動了,十幾個犯人包夾不約而同的從不同的監室跑過來了,她們如狼似虎將我撲倒在地,有的踩頭,有的捂嘴,有的抓頭髮,有的按住我腳,使我全身不能動彈,失去了一切自衛能力,拳頭像雨點般落在我瘦弱的軀體上,不一會功夫,我就被這幫女打手打得不省人事。」

「不知甚麼時候,我腦子開始有點意識了,……漸漸從昏迷中甦醒過來,看到滿地都是被扯掉的頭髮,全身大汗淋漓,整個身體疼痛難忍……我的腳一點都動不得,犯人們把我受傷的情況報告給中隊長,說把我抬到醫務室去檢查,當時整個左腿,就在地上拖著使不起力,全身被打得青紫。也不知醫生說了甚麼。回到監室後,接連拉了三天血,大、小便都是血……」

(三)被流離失所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遂寧市國保警察與特警荷槍實彈,將鄧麗家團團圍住,欲實施綁架,當時鄧麗在外未歸。警察們像土匪一樣砸開大門,入室搶劫一空。

警察們沒有抓到鄧麗不甘心,就暗派便衣在她家樓下,附近蹲坑。警察還找到她教書的兒子,向他施壓,逼迫他說出他母親的下落。對中共不法人員的這種違法無理的行為,她兒子也是敢怒不敢言。鄧麗全家人身心都受到了嚴重傷害。

鄧麗被迫離家出走。在流離失所期間,她家人的電話長期被監控,鄧麗不能與家人電話聯繫。有一次,她在街上行走,發現後面有輛可疑的車子尾隨她,後來發現從車上下來兩個女人跟蹤,她好不容易才擺脫這兩個女人盯梢。

在長期遭受無辜的迫害和騷擾過程中,鄧麗一直過著擔驚受怕、有家難歸的生活,被打殘的股骨部位時常隱隱作痛,心情抑鬱,身體每況愈下,長期咳嗽不止,並伴有濃痰,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當鄧麗的好友把這一不幸的消息告訴她的親人時,一家人頓時傷心欲絕,不敢相信他們的親人年紀輕輕就這樣突然離開他們,特別是鄧麗的妹妹聽到她姐姐淒然離世的噩耗時,當時抑制不住內心的悲痛,掩面哭泣淚如泉湧。

鄧麗一家的悲慘遭遇只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一個縮影,這一幕幕的人間慘劇都是禍國殃民的江澤民一手造成的。鄧麗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更沒有錯。為了自己及子孫後代的基本生存權與人權,希望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早日將人權惡棍江澤民送上歷史的審判台,還中國老百姓一個公道和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