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遭酷刑和性折磨 大連莊河市李紅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莊河市蓉花山鎮李紅女士,在大連勞動教養院遭酷刑、奴役和性折磨,之後又被劫持入馬三家勞教所繼續折磨,回家後神智不清,不能正常做家務,常常精神恍惚、頭疼,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含冤離世。

在勞教所裏,李紅被酷刑折磨,關小號,打罵,用被蒙頭用膠子纏上一點氣不透很長時間才放開,特別殘酷的是用刷子刷陰道導致李紅雙腿好長時間都不能正常走路。

李紅(李丹陽)女士,莊河市蓉花山鎮柞樹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四月被蓉花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送到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在馬三家遭到殘酷的迫害和酷刑折磨長達一年之久,家中不滿二歲的孩子無人照顧。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李紅女士在長嶺廣大集市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到莊河看守所。李紅不穿號服、被戴手銬、腳鐐(和楊立健二人戴一個腳鐐),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大連勞動教養院,李紅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遭到野蠻折磨,因不穿號服被送小號、被吊銬起來,惡警指使刑事犯人對李紅進行了慘無人性的毒打與折磨,往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把和鞋刷把往下身捅,她被放下後刑事犯自己都落淚了(當時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和她一樣被酷刑折磨癱瘓,被送回家)。李紅從小號出來被逼迫從事超負荷的奴工勞動,不許跟別人說話,在勞動的時候,有時被刑事勞教人員毒打,時時都有刑事勞教人員包夾,晚上廁所都得在包夾的監控之下,沒有包夾不准上廁所。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連教養院女隊解體,李紅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二分隊,隊長張磊對李紅進行嚴管,猶大張憲榮(撫順人)逼迫李紅坐師父照片,畫地為牢,在一塊地磚那麼大的地方坐著不准動,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十點(上廁所有規定次數),逼她聽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音帶,大冬天在樓梯上坐著,在廁所過道坐著,吃飯也在那兒吃。

二零零五年四月,李紅被送到馬三家一大隊迫害,被加期七十一天,送小號九十九天,至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解教。家人去接時才從小號放出來,身體極度虛弱,眼睛視力下降,縫衣服都紉不上針,一個三十八歲、身體健康的人被他們折磨的不成樣。

從勞教所回家四十一天後,李紅又被劫持到大連洗腦班(環保賓館)進行迫害,不簽字就不放人。

李紅回家後神智不清,經常頭疼,不能正常做家務,常常精神恍惚像痴呆一樣,直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在家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