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廠縣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大廠回族自治縣是和北京一河之隔的小縣,全縣共有五個鄉鎮,一百零五個村莊,十五萬人口,其中回族佔五分之三。一九九六年,佛光普照,法輪大法弘傳到伊鄉,到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前,全縣共有八百多回、漢族民眾喜得大法,走上生命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至少有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或綁架,無數家庭承受著痛苦。他們中很多都是社會的優秀人才,有教師、醫生、老闆、幹部、電視台編輯、企業員工、退伍轉業軍人等,也有目不識丁、憨厚樸實的農民;有青年俊才,也有年過古稀的老人。其中,縣誌辦主任劉力耗費八年時間,為大廠縣填補了自建縣以來沒有縣誌的空白,使大廠回族自治縣有了自己的縣誌,他自己也獲「河北省修志先進工作者」。

就是這群善良的人們,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和講真相勸善,就遭受了非法關押、非法勞教、非法判重刑的迫害,遭受長期不讓睡覺、強制洗腦、人格侮辱、辱罵毆打、灌食、毒打、長期坐小板凳、綁死人床、關小號種種非人的折磨……

據不完全統計,在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中,大廠縣法輪功學員因種種迫害而離世的十四人;被非法判刑的六人,劉淑英被誣判十二年,如今仍在獄中;被非法勞教的至少二十九人;被迫害流離失所一人、長達十五年之久;被非法拘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的三十三人;被劫持到北京通縣大營洗腦班迫害的十五人;被綁架到拘留所、派出所、看守所、縣洗腦班的共一百零八人。

大廠縣邪黨人員、警察除了執行江澤民集團「肉體上消滅」的政策,還在經濟上迫害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承受著多重苦難。大廠縣法輪功修煉者被勒索錢財總計金額約:三十五萬七千二百元。

風雨十七載,追隨首惡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和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的人,必然遭到上天的懲罰和應有的報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其實,從惡人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那一天起,報應即如影隨形。據不完全統計,大廠縣因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至少十七例,涉及二十一人。其中邪黨幹部六人,六一零、政法委及公檢法等十一人。這十七人中,遭報死亡者一人,車禍二人,重病者四人,撤職查辦及鋃鐺入獄者六人(其中喬玉春患嚴重心衰,被判十一年,女兒死去),其他十人,殃及家人五人。

1、孫寶水,男,五十六歲,漢族,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人。二零零六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任河北大廠回族自治縣委書記。期間,孫寶水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他和原縣長楊連華任職期內,大廠縣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是最嚴重的。

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其中西馬莊的劉淑英長達十二年,現在還在石家莊監獄遭受迫害;十八人被非法勞教,其中僅二零零六年一次,被非法勞教的就高達十一人;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五十七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四十五人;被警察以各種方式多次騷擾的更是無法計數。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法輪功學員劉淑英、高天頌、李長虹等五十多人,被大廠縣公安局綁架,其中三十八人被非法關押到大廠縣看守所迫害。在孫寶水和楊連華等人的施壓下,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劉淑英十二年、高天頌十一年、李德軍九年、楊金龍二年;於金印等十一人被非法勞教;四十多人被強制洗腦迫害。

二零零七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李文明、宋淑芬、白學武、郭大慧、劉秀香、牛連江、於景華等十餘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劉秀香、牛連江、於景華的家人分別被勒索二萬元,白學武被勒索三萬元。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在孫寶水等人的授意下,大廠縣公安局各派出所對全縣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或騷擾。二月十五日,白學武、牛連江、郭大慧被送廊坊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到六月,孫寶水等以保「奧運」維穩為名,又分別將法輪功學員楊立軍、於景華、周玉芬、郭大靖、韓秀榮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這些法輪功學員,多數被非法拘禁、強制洗腦三個月以上,受迫害時間最長的是六十多歲的韓秀榮老人,將近六個月。

人在做天在看,壞事做絕,引起天怒人怨。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孫寶水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調查。據知情人士透露,同時被帶走接受調查的還有他的妻子。另據財新網9月7日消息,孫寶水被正式批捕。

'孫寶水'
孫寶水

2、楊連華,回族,大廠縣人,六十六歲左右。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大廠縣縣長。和他的政治搭班孫寶水一樣,楊連華任職期間,大廠縣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罪惡最深重。

二零零六年二月,對劉淑英等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非法勞教十一人。二零零七年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邪黨奧運前大廠縣公安局、「610」、國保隊夥同派出所不法人員,先後綁架了李文明等十餘位法輪功學員。接下來的大半年時間,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強行把六十多歲的婦聯退休幹部韓秀榮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韓秀榮受迫害時間最長達六個月。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又先後把朱鳳成、楊守彬、於金印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這些斑斑罪惡,楊連華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人所做的一切,上天都給記錄著。在禍害好人的同時就註定了毀滅自己。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楊連華被保定市紀檢人員和武警帶走,並當場宣布批捕;第二天宣布因涉嫌違紀違法被正式逮捕。

3、楊廣明,男,六十一歲,回族,大廠縣人。二零零二年之前任大廠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等職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產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楊廣明積極追隨。二零零零年八月,在他的指使下,劉力、陳鳳良、王麗珠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幾十人先後被非法關押至看守所迫害,有的關押竟長達一年之久。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敲詐,被非法勒索在三千元以上的達三十多人,最高金額達二萬元以上,且不給任何手續。

多名在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被迫害得尤其嚴重,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撤銷職務,有的被降級,有的被降工資等,還有的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二零零一年,楊廣明大辦洗腦班,對全縣法輪功學員像過篩子一樣綁架到洗腦班進行精神折磨。

然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是壞事做完就完事了。楊廣明當然也不例外,二零零九年他患了食道癌,雖然在北京大醫院治療做了手術,但也沒能救了他的命,經過一年多癌症的痛苦煎熬,在二零一零年臘月二十七日,楊廣明不治死亡。原本身體高大、體重一百八、九十斤的他,到臨終只剩下六、七十斤,已經沒有了人樣。

4、張萬眾,男,五十歲左右,二零零二年繼楊廣明之後,任大廠縣政法委書記。張萬眾助紂為虐,積極追隨江澤民,瘋狂迫害大廠縣法輪功學員。在他的指使下,大廠縣邪惡的「六一零辦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隊經常在所謂的敏感日、節假日採用蹲坑、跟蹤、監控電話、直接非法侵入民宅等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抄家、綁架、勞教、勒索罰款,此舉使得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鄉、鎮、村的幹部都很反感。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沒有任何理由和任何藉口的情況下,張萬眾夥同「六一零辦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隊及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的負責人,或誘騙或強制將法輪功學員牛連江、徐書清、李文明、梁玉芬、劉秀香(因此事直接引起她的丈夫病情加重,導致幾天後死亡),強行綁架送到北京市通州大營洗腦班進行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將法輪功學員劉力綁架,非法關押在本縣看守所達一個月左右,然後又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因法輪功學員王寶柱幾次到政法委講法輪功真相,張萬眾派人跟蹤他,並對王寶柱非法抄家。在抄家時,孩子、大人的衣服被扔得滿地都是,結果翻出了四張真相資料,就以此為藉口,將王寶柱勞教兩年,家裏留下失業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無依無靠,生活淒涼。

壞事做多了,惡報就來臨。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一個週末的晚上,張萬眾自己開車回家,在廊坊市開發區附近,他的車猛然撞向停在路邊的小麵包客車上(客車燈是開著的),張萬眾的頭部、右胯等多處受傷,左膝蓋骨粉碎性骨折,在被別人往外救時,一個腳脖子的肉與骨頭撕裂。

5、郝克農,男,五十三、四歲。二零零六年一月任大廠回族自治縣公安局局長,二零零九年八月任大廠縣政法委書記。二零零六年二月到二零一零年大廠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郝克農都親自主使和策劃,尤其是二零零六年二月,對待劉淑英、高天頌、李長宏等五十多人到香河縣政府機關講真相這件事情上,郝克農覺得副局長韓文化辦事不力,將韓文化停職,讓另一個副局長喬玉春負責對劉淑英、高天頌、李長宏等五十多人的非法大抓捕、判重刑,製造了三十八人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其中四人判重刑,十一人勞教的慘劇。罪與罰相隨,二零一零年,郝克農因受賄賣官等問題,被就地免職,遭了報應。

6、喬玉春,男,漢族,五十四歲,大廠縣窄坡村人,入獄前任公安局交警大隊隊長,之前曾任公安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喬玉春曾現場指揮、部署惡警在祁各莊鄉進京路口,設卡攔截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討公道,同時派警察將祁各莊鄉法輪功學員安貴蓮、郭大慧、李豔平、李洪豔、楊立軍、李文明騙到派出所,限制自由,不提供食宿,直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晚才釋放(當時郭大慧已懷有身孕)。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喬玉春在進京路口,攔截到外地進京上訪被衝散的五六位法輪功學員,先是非法搜身,後將她們關押在鐵籠子裏。這幾位法輪功學員絕食絕水表示抗議,第二天早晨派出所用車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全部帶走,不知去向。

喬玉春的作惡禍及了家人。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其十八歲的獨生女兒因發熱住院,病因不詳,八日轉院,大約一週後死於血癌。女兒去世後,因喬玉春長期與多名女子有不正當關係,妻子再也不願意和他維持有名無實的夫妻關係,與他離了婚。

雖然如此,喬玉春不思悔改,依然緊緊追隨邪黨幹壞事。二零零六年初,法輪功學員李德軍外出辦事,被香河公安局綁架。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去香河縣公安局、縣政府反映情況、要人,也同遭綁架。喬玉春對這些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造成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其中劉淑英、李德軍夫妻分別被非法判十二年、九年,剩下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兩個孤苦伶仃的女兒無人照顧),十一人被非法勞教,三十八人被強行送進洗腦班迫害。

剛剛幹完壞事,報應就來了。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正當壯年的喬玉春住進北京某醫院,病因是高血壓,冠心病,心肌梗前兆。二零零七年,喬玉春到交警大隊任隊長,一年後,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喬玉春被廊坊市專案組查到許多經濟和涉黑問題。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鋃鐺入獄。

7、李志新,男,漢族,三十七歲。任看守所所長期間,積極追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迫害,勒索錢財,縱容看守所惡警毒打法輪功學員等。法輪功學員劉淑英,在大廠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打坐煉功被李志新發現後,穿著皮鞋往劉淑英雙盤的腿上猛踩猛踢,還揪著劉淑英的頭髮,把她從地上拎起來轉圈掄,致使劉淑英的一把頭髮連根拔掉,幾年後也沒長出新頭髮。

法輪功學員王麗珠(已被迫害離世),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關押到大廠看守所。一天中午,最高氣溫超過攝氏四十度,王麗珠被非法提審。由於王麗珠不屈服,李志新強迫王麗珠到院內用騎馬蹲襠式站著,兩手還讓抱著一根特製的水泥柱子(一種專用酷刑),在太陽下暴曬四、五個小時。讓王麗珠回監號時幾乎是跌跌撞撞的進屋,進屋後馬上昏倒在水泥炕上。還有一次王麗珠給同號的一刑事犯講真相,並應那人的要求展示一下第五套功法的動作。李志新從監控中看到後像瘋了一樣跑進監號,將一個大約十一斤重的死刑犯腳鐐,給王麗珠戴了七天七夜,把王麗珠的腳踝磨出了血。

作惡必遭天懲,有一次李志新自己開車與一輛三馬車相撞,折了幾根肋骨;大約在二零零九年,李志新又患了股骨頭壞死。

8、趙青林,男,漢族,五十三歲,大廠縣小裏莊村人。繼李志新之後任大廠看守所長。追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百般虐待。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去香河縣公安局、縣政府營救親人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大廠公安局綁架,關押在大廠看守所迫害。趙青林強行將法輪功學員脫衣服搜身,連內衣都不讓穿。廊坊法輪功學員曹寶玉拒絕他的非法要求,趙青林就惱羞成怒,猛抽猛打曹寶玉的耳光、嘴巴,還狠狠的用腳踢,然後把曹寶玉綁在鐵椅子上。曹寶玉鼻內血管被打破流血不止,兩顆槽牙被打鬆動,耳朵被打得失聰,幾個月後曹寶玉被廊坊市公安局迫害致死。

從二月五日至九日,趙青林一直不讓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穿外衣,強迫他們夜間睡在水泥板的炕上,不給被褥。二月六日下了大雪,氣溫下降到零下十七八度,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凍得渾身發抖,白天黑夜都無法入睡,甚至連劉淑英的兩個年幼女兒也在其中受此虐待。

趙青林在瘋狂作惡之後也遭到了報應,與本單位職工去雲南旅遊時,正準備吃飯,趙青林鬼使神差地突然從飯店的樓梯摔下來,腦部摔成重傷,被送當地醫院搶救,一個多月後才被接回大廠縣繼續治療。

9、李建學,男,漢族六十多歲,原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辦公室」主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八月,李建學和邪黨人員密謀,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送勞教十多人。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的三、四十人。為勞教法輪功學員劉力,他與邪黨人員密謀不惜花重金到河北省司法部門送禮;非法長期關押多名法輪功學員,一次性行政拘留長達六、七個月;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家人,對於因身體原因勞教所拒收的法輪功學員,根據勞教年限,一年的收三千元,二年的收六千元,三年收九千元,且不開收據。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李建學和「六一零辦公室」的王立中、郎衛國帶著四、五名警察到處抓人,送到北京市通州區大營洗腦班迫害。搞的法輪功學員東躲西藏,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大廠縣邪惡人員在河西營武裝部民兵訓練基地,大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李建學親自坐鎮,對全縣法輪功學員家、單位個個搜查,不放過一個。其中,郭大慧就是帶著不滿三個月的孩子被綁架到洗腦班的,受迫害的達七十多人。在辦洗腦班期間,李建學還多次誣蔑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創始人。

李建學作惡多端,禍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他的妻子突發心肌梗塞,搶救無效死亡。

10、劉春光,男,五十歲,大廠縣原公安局政保科長,追隨江氏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到他調離國保大隊這段時間,幾乎每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上門騷擾、蹲坑、逼供、勒索錢財、綁架、抓捕、批送勞教都有他參與,壞事做絕。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含冤而死。二零零四年底,劉春光還與縣「六一零」成員王立忠、郎衛國在縣城繁華大街張貼誣蔑、惡毒攻擊大法的圖片標語。

二零零五年三月,劉春光等查抄某印刷廠後,被請去飯店喝酒、洗浴,結果在浴池內被淹,後經搶救數天後活了過來。此事被政法系統保密,嚴禁傳出。

11、孫志剛,男,五十歲左右,曾任大廠鎮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任大廠縣公安局副局長,主管國保大隊(專職迫害法輪功)和看守所。孫志剛任公安局副局長期間,據不完全統計,大廠縣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三十多人。其中,馬瑞蓮、金瑞玲二人被非法判刑;張文勝等七人被非法勞教;牛連江、於金印等二十三人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非法關押過派出所、拘留所或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大廠縣邪惡的「六一零」、公安局副局長孫志剛的直接指揮下,各鄉鎮派出所警察同時作惡:陳府鄉派出所惡警趙青林帶領一群惡警,攔截圍堵走在下班路上的白學武,不容分說將他綁架到派出所;祁各莊鄉派出所四、五個惡警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郭大慧家,不顧家人、公婆和孩子的苦苦哀求,將下班剛進家門的郭大慧強行抬到警車上,他們還把郭大慧從學校帶回家準備中午批閱的學生試卷扔得滿天飛,搶走了她家用電腦;大廠鎮派出所安利軍、劉軍、郝晶磊等惡警分別抓走了劉秀香、牛連江、於景華。這五名法輪功學員當即被抄了家,大法書、MP3、電腦等私人物品都被搶走,當晚他們都被送進大廠縣看守所。十四天後,除郭大慧一人繼續被非法關押外,其他學員分別被敲詐二至三萬元後放回家。二月十五日(正月初九),這些邪惡之徒又將白學武、牛連江綁架,與被非法關押的郭大慧一同送廊坊洗腦班進行迫害。郭大慧被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後,她的丈夫楊立軍到孫志剛的辦公室給他講真相,並要求釋放自己的妻子郭大慧。孫志剛不但不聽,還威脅楊立軍:「我這就打電話,找人把你抓起來,你信不信?!」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臘月二十八日)邪黨奧運會前,在大廠縣「六一零」、公安局副局長孫志剛的直接指揮下,公安局各鄉鎮派出所像著了魔一樣,對全縣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搜查,破門而入,見書抄書,見電腦抄電腦,弄得孩子哭,大人喊,鄰人害怕,置人權與法律於不顧,邪惡至極。一時間,紅色恐怖籠罩大廠縣,人們被嚇得睜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這一切罪惡的行為。

孫志剛任公安局副局長之前,曾在大廠鎮派出所當過副所長及所長,那時他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參與對大廠鎮的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軟禁、綁架、監視居住等。這期間他表現得非常邪惡,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大廠鎮後店村法輪功學員張振敏,當時已是年近六十歲的老太太,九九年七月,因進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到大廠鎮派出所。孫志剛氣勢洶洶揪住她的衣服,狠狠地打了老人兩個嘴巴子,還照肩膀猛擊一拳,打得老人頭昏眼花,站不住腳,差點暈過去。他還打過西馬莊村的法輪功學員李德軍。因怕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影響自己往上爬,孫志剛夥同時任大廠鎮派出所所長的任連華,採用陰毒的辦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零年元旦、過年前後,大約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們讓大廠鎮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每天上午八點到派出所來,下午一點才讓回家。把學員們軟禁起來,關在一個破房子裏凍著,不給吃喝,不讓說話。不管刮多大風,下多大雪,不論道路遠近,不論男女老少,不管身體狀況如何,每天必須都得來,不來就讓警察上門去找。直到春天該忙地裏的農活了,在學員們的強烈抗議下此事才作罷。但每到節假日或他們認為的所謂敏感日還派警察打電話或上門騷擾,製造恐怖氣氛,鬧得人心惶惶、雞犬不寧。給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及街坊鄰里造成很大的精神傷害。

在孫志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國內外很多大法弟子通過打電話、寄信等方式給他講真相,善意地勸導他不要參與迫害,每次接到電話,他幾乎都是破口大罵。

作惡殃及父母:二零零八年,在孫志剛的作惡同時,他的父親患了肺癌,一年後不治而亡;父親去世後,他的母親也患了肺癌,雖百般醫治,但終無效,二零一一年也離開人世。不到四年的時間,六十多歲的兩個老人先後因癌症去世。父母的去世,孫志剛沒有意識到是上天對他的警告,仍然一意孤行,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孫志剛受到嚴重警告處分,被驅逐出公安系統,到大廠縣物價局任個閒職。

12、田清泉,男,五十歲左右,河北香河縣人,任大廠縣公安局政委一職十幾年。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他任職期間,大廠縣很多大法弟子遭受嚴重迫害。所有發生這些迫害,田清泉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其中以二零零六年最為嚴重。據明慧網2006年2月12日報導,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正月初八)河北省大廠縣大法弟子劉淑英、高天頌、李長虹等50多人為營救年前被香河縣公安局綁架的大法弟子王少秋(廊坊人)、李德軍(劉淑英的丈夫),到香河縣公安局要人而被非法扣留關押,後又被大廠縣公安局綁架到本縣看守所。同時大廠縣公安局及各鄉鎮派出所對這些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其中三十八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大廠縣看守所。

有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劉淑英十二年、高天頌十一年、李德軍九年、楊金龍二年。於金印、賈翠榮等被十一人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田清泉在休病假期間,中午酒後在香河某賓館安排住宿過程中,因對服務不滿,與女服務員張某及張某的兒子付某發生肢體衝突,將付某打成重傷。田清泉被撤銷大廠縣公安局政委職務、降級及逐出公安隊伍。

13、徐兆強,男,五十一歲,漢族,大廠縣人,大廠縣公安局看守所指導員。二零零六年前後曾在公安局國保大隊工作。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尤其二零零六年二月參與對劉淑英等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同時他還與其他警察一起,在大廠縣金莊村法輪功學員陸秀蘭家附近蹲坑,將三河女大法弟子朱某某綁架到大廠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六年八月,徐兆強受到警告處分。

14、金文利,男,大廠縣人,大廠縣教育局局長。在任陳府鄉書記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五年九月金文利受到警告處分。

15、傅金良,男,漢族,五十三歲,大廠縣人,大廠縣畜牧獸醫局局長。二零零一年,傅金良在邵府鄉工作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親自參與把邵府村法輪功學員宋淑芬、李長宏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給兩位學員和家人造成嚴重傷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傅金良受到嚴重警告處分。

16、李鳳輝,男,五十歲左右,大廠縣教育局副科級督學。在其任五中校長期間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曾多次配合大廠縣「六一零」、公安局綁架本校職工李文明到通州大營洗腦班和大廠縣洗腦班及大廠縣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李鳳輝受到警告處分。

17、郭峰,男,五十三歲,漢族,廊坊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此時郭鋒任大廠縣委辦公室主任,他夥同時任大廠縣委書記的劉智廣主導和推動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在他任職期間,大廠縣製造了一幕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慘劇。使劉力、陳鳳良、王麗珠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幾十人曾先後被非法關押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郭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

天理已經展現,惡報如影隨形,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者當然是罪有應得。可悲的是他們是受了江澤民的謊言欺騙,聽從了邪惡的命令,相信了邪惡的謊言。他們之所以上了江澤民的當,是因為他們早已受了中共的毒害,迷失了做人的本性,在中共江澤民的縱容下,無限度的放大著他們人性中的邪惡,直至完全被邪惡因素支配,最後不得不收下自做的惡果,其實所有的中國人都是受害者。所以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揭穿謊言,回歸傳統,才是生命的唯一選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