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城市公檢法人員遭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原雙城市政法及公安系統部份人聽命於江澤民,積極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結果自食惡果,遭到報應。

生前作惡多端 雙城國保隊長佟會群命喪黃泉

佟會群,六十多歲,雙城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其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就緊緊追隨江氏集團,配合雙城公安局局長張國富,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關押、送判刑。他抓法輪功學員很賣力氣,起早貪黑、蹲坑跟蹤,看守所監獄、城裏鄉下的來回跑,退休後,經過了一年多肺癌的痛苦煎熬,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命喪黃泉。

十幾年來,佟會群的惡行可謂難以計數,這裏僅舉部份事實。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半夜,佟會群帶著一幫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彭啟家中,強行將彭啟綁架。彭啟的女兒上前阻止,也被他們薅著頭髮抓進車裏,鞋和外褲都沒讓穿。最後逼迫彭啟家人交了三百元錢,才把他女兒放回去。彭啟因為不放棄修煉被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劉傑夫婦因車裏有幾張寫有「真善忍」的卡片被警察張國富、佟會群、劉國臣挾持巡警隊綁架,後把劉傑關押在雙城市看守所。正值大年初六,劉傑被看守所警察、獄醫那彥國強行灌食,僅六天劉傑就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2003年春節期間,黑龍江大法弟子劉傑(女,37歲)因發放印有「真善忍」字樣的新年賀卡被抓並被迫害致死。
2003年春節期間,黑龍江大法弟子劉傑(女,37歲)因發放印有「真善忍」字樣的新年賀卡被抓並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佟會群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三十八人,周家鎮肖亞麗、蘭稜鎮顧秀嫻被非法關押在雙城市看守所,佟會群和金婉智指使獄警和獄醫那彥國野蠻灌食迫害,幾日內顧秀嫻、肖亞麗雙雙被迫害致死,顧秀嫻撇下丈夫和剛滿十歲的女兒,肖亞麗撇下丈夫和一雙胞胎六歲的兒女,兩個年幼的兒女整天哭著要娘,令人揪心。至今兩家人回憶起當時的慘狀仍然是不寒而慄。

被惡警灌食致死的顧秀嫻
顧秀嫻
肖亞麗於2004年3月6日被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惡徒插管灌食迫害致死。
肖亞麗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王桂華因講真相被綁架到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後,佟會群、金婉智等又將其送進萬家勞教所繼續迫害,逼寫「三書」,不寫就綁上手,蒙住眼睛,拿針一樣的東西在手上、身上亂扎。

佟會群將六十多歲的老人郭鳳蘭、黃延珍兩人非法判七年重刑,六十多歲的老人黃彥珍,在雙城第二看守所,遭酷刑折磨,曾經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監獄通知家人,拿兩千元錢保外就醫。回家後,警察經常騷擾,失去正常修煉環境,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含冤離世。扔下年老體弱多病的、曾為共產邪惡政權流過血、受過傷的老伴無人照料,孤苦伶仃。

佟會群將法輪功學員那振賢綁架、非法勞教,那振賢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佟會群將姚世國綁架,送長林子非法勞教,姚世國被打斷了腿,打折了鼻樑骨,落下殘疾,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雙城市 「610」頭目姜宏偉、國保警察佟會群、站前派出所副所長李大彬等闖入法輪功學員賈雙有、姜秀珍夫婦家,將兩人綁架、勞教。賈雙有十幾歲的獨生女兒賈雪一人在家,由於驚嚇引起疾病,不幸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法輪功學員李蘭英在電線桿上貼了一張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當地雙井村村長張大海誣告,遭到五家鎮派出所徐凱等人綁架。隨後徐凱等人又闖入李蘭英家中非法抄家,搶劫走家用計算機、打印機等私人物品。後被佟會群劫持到哈爾濱鴨子圈看守所迫害,直至構陷判四年牢獄生活。

佟會群、雙城「610」與內蒙古的警察勾結,長期蹲坑迫害雙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七點,法輪功學員張海明被內蒙古海拉爾鄂溫克旗惡徒夥同哈市新建派出所的警察將其綁架至海拉爾看守所,和他一同被綁架的閆繼國、宋玉紅、高立平、張桂芝。

法輪功學員董連太因帶百餘張大法真相傳單,被單城鎮幹部和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雙城市拘留所,家屬找到公安局國保大隊,佟會群躲著不見。董連太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後被劫持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個多月就被迫害致死。

佟會群曾幾次指使公正鄉派出所警察把法輪功學員王世學強行綁架,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關押,在關押期間,警察經常指使刑事犯對他進行毆打,被強行灌食,吐血數月,身心受到嚴重迫害,身體極度虛弱,長林子勞教所警察怕他死裏面,就把他提前送回家中。通過學法煉功,王世學身體剛剛得到恢復,又被佟會群和雙城「610」夥同公正鄉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再次綁架到雙城看守所。結果王世學身體虛弱、食水難進,勞教所在九天後只好將他放回。但由於王世學在肉體及精神上遭受極大的傷害,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不幸遭車禍離世。在其屍骨未寒的情況下,佟會群又將其小兒子王立輝非法勞教,使其家人雪上加霜,痛苦不堪。

佟會群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法輪功學員仍本著善心,不厭其煩的通過寫信或面對面的給他講真相,希望他能幡然悔悟,重新做人。然而他始終執迷不悟,當著很多人的面說「我就不怕遭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惡有報是天理。佟會群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終惡貫滿盈,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灌食致死多人 看守所長金婉智亡於腦癌

金婉智,女,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長。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就一直是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以至上報送勞教、判刑、被強行野蠻灌食迫害,她都是直接參與者、策劃者,其中六人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金婉智死於腦瘤。

金婉智是通過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升官的。二零零四年,金婉智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肖亞麗、顧秀嫻進行野蠻灌食,導致兩人慘死,肖亞麗留下一對六歲雙胞胎。顧秀嫻的孩子也僅有十歲。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黃延珍、郭鳳蘭被非法抓捕。金婉智又親自上陣,將三門診的一男醫生找到看守所對黃延珍灌食迫害。黃延珍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金婉智惡狠狠的叫囂著:「給她插管子,插進去再拔出來,拔出來再插,我讓你喊,讓你活遭罪。」黃延珍已是六十多歲的老人,後來那個三門診的大夫都有點不忍心下手了,就不往出拔管子了,金婉智又聲嘶力竭的喊:「給我灌,給我灌,快灌,我叫你喊!」一副兇相畢露醜惡嘴臉,被邪黨邪靈控得完全失去了人性。黃延珍、郭鳳蘭後被非法判刑七年。

王立群
王立群

法輪功學員王立群被劫持到看守所不到兩天就被迫害致死。在強行火化遺體時,「610」、公安局把整個火葬場圍的水泄不通,警察金婉智時刻不離屍體,一直看著遺體進到火化爐裏,她才作罷,真是迫害到最後一分一秒。

金婉智野蠻灌食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她採取野蠻灌食,灌食時加很濃很濃的鹽水,吐到地上就能結很厚的鹽鹼,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灌到氣管裏被當場嗆死。除上述提到的法輪功學員外,吳寶旺、劉傑等就是灌食,也是當場被迫害致死。然後找個託詞──心臟病、腦袋病之類的,通知一下家屬就完事了,草菅人命至極。

金婉智還利用職位便利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把被非法關押期間法輪功學員家人給買用品的錢,被她勒索不完全計算多達上萬元,一次她恫嚇一同修家屬說:「夠判刑的了,我幫你把人放出來(實際是辦保外)千萬別跟別人說。」結果被她個人一次勒索達四萬元。在她的「領導」下,雙城看守所變成了人間地獄、邪惡的黑窩。

仇視法輪功 車站派出所所所長侯孟達夫婦雙亡

雙城鎮車站派出所所長侯孟達曾揚言:「別人抓不著法輪功(學員),我就能抓著。」他一直在暗中唆使警察監視、抓捕法輪功學員。他指使警察李大彬等人闖上門保健賈雙友、姜秀珍夫婦,掠走電腦、打印機及近兩萬元錢,直到把人迫害的生命垂危才放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侯孟達參與哈爾濱、雙城國保大隊聯手綁架了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致使康昌江(雙城第三中學教師)、岳寶慶、姜曉豔、田曉平、葛 欣(原農校教職工)、駱豔傑(雙城市第六中學退休體育教師)遭迫害。在刑訊逼供中,康昌江牙被打掉,肋骨被打折。警察給田曉平、駱豔傑、姜曉豔上烤刑(用大燈泡烤),強迫她們坐在鐵椅子上,把胳膊塞在椅子背後,從椅子撐拽出來,然後再往上撅,撅得胳膊疼痛難忍,直到昏過去,才卸下來。使這些人分別被勞教、判十幾年的重刑,至今雙城區的康長江、岳寶慶、田小平、駱豔傑、葛新都被非法判關押在呼蘭監獄和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侯孟達和妻子從蘭稜鎮乘車往雙城返102國道上,在沒有任何車輛行駛的情況下,他乘坐的車由南向北側疾駛,撞到路邊的粗樹上,翻到路邊的深溝裏,侯孟達在車內被擠死,他妻子被彈出車外,撞在樹上,倆人當場死亡,屍體變形。

侯孟達夫妻非常仇視法輪功,有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侯孟達置若罔聞。 這次車禍是他受中共毒害太深,自食其果。

東風派出所副所長吳建華一人作惡 連累全家

吳建華,在任雙城鎮東風派出所副所長之前是雙城市聯興鄉派出所所長,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他積極參與綁架、折磨法輪功學員,用煙頭燙法輪功學員的腳,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擅自規定抓住進京上訪的一個法輪功學員罰款兩千元。

吳建華為了利益而賣力地抓捕本轄區法輪功學員王麗,辦洗腦班。當到家裏找不到王麗的情況下,就到法輪功學員王麗所有親朋好友家裏騷擾。還把王麗的母親、丈夫、婆婆抓住當人質,非法扣留在鄉政府分別長達一個月、四十天不等,待法輪功學員王麗被抓後,才放了人質,還罰款幾千元。然後把抓到的法輪功學員王麗送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後,判勞教,送萬家勞教所迫害。 在他喪心病狂的出賣下法輪功學員王麗終被迫害的含冤離世,撇下丈夫和只有五六歲的幼小兒子。

吳建華只要做惡就株連九族,一次他為了將一位進京上訪女學員綁架到洗腦班,把這位學員的丈夫當人質扣押在鄉政府,直到找到學員才釋放其丈夫,後把這位學員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

吳建華調任雙城鎮東風派出所後,更加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和魚肉百姓,他曾帶人闖民宅,將一老年婦女嚇得心臟病發作癱在地上,他卻領人揚長而去。他為了找到某位法輪功學員,曾用手槍抵住法輪功學員親屬的腦門逼問學員的下落,致使該親屬分心臟被嚇出了病症,多年吃藥。吳建華不以迫害好人為愧疚,有一次他上門綁架一位法輪功學員,使這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四年。

因吳建華作惡太多且不思悔改,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突然得了腦血栓,搶救無效死亡,因他壞事做絕,禍及了自己,也殃及了家人,妻子也得了尿毒症死了,後來他的兒子吳微也被人用刀捅死,一家人就這樣散了。

紅旗派出所警察李懷新車禍身亡

李懷新原是雙城市看守所獄警,他積極參與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平時打罵法輪功學員是家常便飯,用刑、灌食、折磨從不手軟。在二看守所三監舍,李懷新指使犯人卜(甫)明星、劉志國、王小寶用塑料鞋底將法輪功學員石佐生的手背砍成黑紫色、腫得像饅頭後,又用腳攆其手背揉;指使犯人逼法輪功學員劉豔清貼牆站著,用拳打前胸;指使犯人用手指彈法輪功學員王金國的眼珠、用棉被包起來猛打,用拳打嘴巴,致使王金國嘔吐不止,四天水米不進。

吳寶旺
吳寶旺

李懷新將青嶺鄉法輪功學員吳寶旺折磨致死。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李懷新帶著幾個犯人抬著吳寶旺出去灌濃鹽水,半小時回來後,吳寶旺人已不能說話,只剩一口氣了,沒到第二天人就死了。

李懷新做惡自嘗惡果,他於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車禍身亡。

看守所副所長蔣清波遭報身亡

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長蔣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衊法輪功創始人,惡毒謾罵法輪功,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用戴三件(腳鐐、手銬、鐵圓環連接腳鐐和手銬)折磨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周志昌就被他戴過「三件」。二零零二年九月,蔣清波被確診為癌症,不幾天就死了。

迫害法輪功學員 樂群派出所三警察遭報

雙城市樂群派出所所長王柏森、警察趙玉君、付曉赫,從二零零一年起的兩年多裏,多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十四人,非法勞教、關洗腦班六人,勒索罰款萬元。他們為了勒索更多錢財,還將一殘疾村民假報煉功人,劫持到雙城看守所非法拘留半個月,致使此村民精神失常。後王柏森被撤職,警察趙玉君、付曉赫被解雇回家。當地老百姓都說他們這是迫害法輪功得到的報應。

迫害法輪功學員 希勤派出所四警察遭報

雙城市希勤鄉派出所所長閻俊、外勤劉永澤、辦事員於大全等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經常出去綁架本鄉的法輪功學員,抄家、毒打、罰款,私設公堂,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遠近聞名。二零零零年中國新年期間,希勤鄉派出所警察將本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勒索罰款,還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留、勞教。二零零一年,他們三人都遭報應,因工作失職被抓捕判刑。

後來孫金星接任此所所長,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那振賢被迫害致死他是直接責任人。二零零四年因參與亂伐樹木,知法犯法,孫金星受到處分,希勤派出所第二次解體。表面是失職,實質就是作惡太多遭天塹,看不透這個理的是因為人們不信神。

雙城警察王志剛遭惡報雙側股骨頭壞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警察王志剛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新年前一天晚上,警察王志剛綁架貼真相標語的法輪功學員,並施以毒打和謾罵。法輪功學員向其講真相不聽,勸其不要打人,他不但不聽,還變本加厲的叫道:「我就踢你,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二十天後,王志剛突患雙側股骨頭壞死(此前王志剛身體一直很健康,並沒有此病的徵兆),去北京住院醫治未癒,三十歲剛出頭的他至今仍在輪椅上度日。

樂群鄉派出所聯防隊員赫舜堯遭報身亡

樂群鄉派出所的聯防隊員赫舜堯相信邪黨謊言,仇視大法。二零零七年春一天,赫舜堯等一群人闖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赫舜堯窮凶極惡,對大法師父的法像非常不敬。結果六天後,他就因騎摩托撞車身亡。

雙城市法院那豔俠行惡禍及家人

雙城市法院原執行庭庭長那豔俠,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間對六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閆淑芬十四年、閆淑華十三年、王麗十二年、徐有芹十五年、黃彥珍七年、郭鳳蘭七年。那豔俠惡行禍及家人,其獨生子王宇在打架鬥毆中,賠款傷者達幾十萬元,二零零四年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

雙城法院院長史山泰遭報癱瘓

原雙城法院院長史山泰一直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曾將法輪功學員李蘭英等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間,史山泰自駕車遭車禍,脾被摘除,下肢癱瘓。

前車之覆,後車之鑑。在此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停止作惡。及至罪業深重,惡報加身,悔之晚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