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法院不立案 劉道權家屬繼續控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法輪功學員劉道權被迫害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在依然命危的情況下被重慶永川監獄強行收監,劉道權的父親委託律師向重慶市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遞交了控告重慶監獄管理局違法撤銷監外執行決定的起訴書,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數週後告知律師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書,律師要求書面裁定也無任何結果。

劉道權
劉道權

重慶市渝北區法院、重慶永川區法院公然蔑視「依法治國」,抗拒「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規定,劉道權父親依法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監察部、重慶市檢察院、重慶市高級法院、重慶市監察局等部門提起控告。

好人遭冤獄命危

劉道權現年四十五歲,他於九十年代與同學合作創辦了重慶思凱模具有限公司,從開始的幾名員工發展到現在的近兩百人。他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久治不癒的身體獲得了健康,還按照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處處為他人著想,真誠、善良、寬容忍讓。他堅持生產經營中保證產品質量,講究誠實守信的經營生產管理理念,使他的企業被合作方譽為「信得過的企業」。

這樣一個好人,卻於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被重慶沙坪壩國保警察綁架,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壩區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綁架到重慶市永川監獄。

永川監獄為「轉化」劉道權,唆使縱容監獄刑事犯暴力毆打和虐待劉道權,為了掩蓋迫害罪惡,又非法剝奪了家人的探視權。劉道權迫於無奈以絕食抗爭,遭到監獄方面野蠻灌食等迫害,造成其「嚴重肺部感染和代謝性腦病」等多種疾病,以至於劉道權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月多次病危被從監獄醫院轉往永川區人民醫院、重慶醫科大學永川附屬醫院搶救。

保外就醫不久被劫回監獄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劉道權生命垂危,隨時都有死亡危險,永川監獄要求劉道權妻子湛紅軍提出保外就醫申請並作為保證人,由永川監獄提請並經重慶市監獄管理局批准。劉道權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起暫予監外執行。劉道權隨即被親屬送往重慶西南醫院搶救,次日進入重症監護室。由於劉道肺部嚴重感染病情危重,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醫生切開劉道權氣管,用呼吸機幫助他呼吸。

在劉道權進入西南醫院重症監護室治療,其病情並未完全好轉隨時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重慶市沙坪壩區司法局卻謊稱以「劉道權病情已好轉,各項人體正常體徵穩定」,並且說劉道權法輪功與其父親等近親屬均係法輪功人員無合適保證人為由提請將劉道權收監執行刑罰。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重慶市監獄管理局決定將劉道權收監執行。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劉道權在重症監護室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劉道權在重症監護室

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劉道權被永川監獄從西南醫院重症監護室強行拉到永川區人民醫院所謂「治療」。隨後七月十三日,永川監獄又通知劉道權親屬,劉道權病情惡化又進入重病監護室。至今,劉道權仍在治療中。

劉道權在西南醫院治療期間的所有醫療費用共計二十餘萬元,全部由家人、親屬多方籌措支付。

家屬委託律師控告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劉道權父親委託律師就不服永川監獄對劉道權撤銷保外就醫收監的行政決定,向永川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不服撤銷劉道權保外就醫行政決定,對重慶市監獄管理局向渝北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重慶永川區法院第一次收到郵寄的起訴材料後以不屬於行政訴訟範圍為由不予立案,將起訴材料原樣退回,並不出具書面裁定。後經代理律師據理力爭,永川法院受理控告並予以立案。

永川法院立案後遲遲不確定開庭時間,並數次要求劉道權父親撤訴,然後又要求代理律師撤訴,也被拒絕。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在永川法院數次強烈電話催促下,代理律師當日趕到達永川法院,法院韓京耀庭長、魯勇法官在第四審判庭與律師會談。會談之前宣布本次談話全程錄音錄像,但是要求律師關閉手機。會議中,院方逼迫何偉律師以特別代理人的身份撤訴,何偉律師聲明雖被授權為特別代理人,但還是要尊重當事人意志而無法獨斷,並請求法院依法審理作出裁判。韓京耀庭長當場宣布對此訴訟口頭駁回,並不出具書面裁定,對此口頭駁回何偉律師當場表示異議,並質疑其合法性,法院拒絕回答。

律師向重慶市渝北區法院遞交了控告重慶監獄管理局違法撤銷監外執行決定的起訴書,重慶市渝北區法院數週後以電話方式告知律師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書,律師要求書面裁定也無任何結果。

重慶市渝北區法院、重慶永川區法院公然蔑視「依法治國」,抗拒「有案必立、有訴必應」規定。劉道權父親依法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監察部、重慶市檢察院、重慶市高級法院、重慶市監察局等部門提起控告。

還有重慶江北區法院拒絕了法輪功學員起訴江北區公安分局在身份證芯片內寫入非法信息的行政訴訟;沙坪壩區法院對已經立案的法輪功學員起訴沙坪壩區公安分局的行政訴訟拖了三年多也拒不開庭。

告誡那些還在作惡的公檢法司官員,立即停止作惡,否則被「終身追責」,最終難逃遭報落網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