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結石不見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八旬母親絕處逢生

我的母親今年八十七歲了。我們兄弟姊妹七個,我排行老四。我們小時候,父親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我母親一個人拉扯七個孩子的同時,還照顧我們癱瘓在床的祖母六年。可想而知,我母親前半生吃了多少苦啊!

到老了,孩子們都長大也成家了,母親也該享享福了。可是二零一三年,她得了一種怪病:吃飯越來越少,後來就吃不下飯了,只能喝點水和稀飯,有時勉強吃點飯很快就吐出來了。不長時間,人就瘦得不像樣了。去醫院檢查,結果診斷為肝癌晚期。

醫生說腫瘤連膽裏都長滿了,膽管都堵死了,整個肚子都是灰黃色的,像雞蛋大小的腫塊,在肚皮外面都清晰可見。像我母親這種情況,醫生說動手術是不可能了。因為歲數太大了,身體又這麼虛弱,上了手術台也下不來,只能保守治療。就這樣在醫院保守治療了十多天後,去時還能說話,這時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只剩下一口氣了。醫院說:「你們出院吧,我們已經盡力了,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們明白,就是讓我母親回家等死了,我們也只好讓母親出院了。

我和妹妹出嫁在同一村裏,我和妹妹、妹夫都修煉法輪大法。我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決定把母親接到我們這裏來住,跟我們一起學法,只有大法能救她。

母親接來我家後,我家就成了學法點了。我每天在精心照料好母親生活的同時,還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給她講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讀真相資料給她聽。到晚上,同修們來我家,就和同修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就這樣只有四、五天的功夫,母親就精神了很多。

一天晚上學完法,同修們都回家了。我給母親收拾了一下,也熄燈睡覺了。剛睡下不久,突然一陣呼隆呼隆的聲音把我驚醒。開燈一看,驚人的一幕出現在我眼前:只見我母親像個大蝦米一樣縮成一團,全身不停的抖動著,一會兒又大口的嘔吐。我立即安慰她:「別害怕!別害怕!這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加持和幫助。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之後,母親才慢慢安靜下來。

第二天,我母親說要吃東西,說就愛吃我做的發麵餅。我又驚又喜,馬上給她做了發麵餅和小米稀飯,她竟然吃的和沒病時一樣多!從此,她又能吃、能喝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很快就恢復正常了,肚子裏的腫塊摸不著也看不見了。親戚鄰居都來看她,她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母親。

滿滿的腎結石不見了

一天,我到女兒家看外孫。在公交車上遇到以前的老鄰居,也是本家一個老哥,現在七十多歲,已經退休。只見他低著頭,一臉的疲憊。這老哥和我相處鄰居十多年,我很了解他,他是個樂觀開朗積極向上的人。可今天怎麼了,一點精神都沒有了。

我上前和他搭話:「二哥,您怎麼了?不舒服嗎?」他抬頭一看是我,就說:「咳!別提了。我患腎結石好幾年了。一疼就疼得要死要活的,只好到醫院去打石頭,打碎了就不痛了。一年要去醫院三、四次。反正有醫保報銷,我也沒怎麼在意它。這半年多不痛也不癢的,我以為沒事了好了,就沒再去碎石頭。可是今天我尋思去醫院檢查檢查看,檢查完醫生跟我一說,差點把我嚇死。醫生說我腎裏的石頭都長得滿滿的了,沒法碎石頭了,動手術也太晚了,回家去找找偏方治治看吧。就這樣我回來了。」

我跟他說:「二哥,不要害怕,今天你能遇到我,算是咱們有緣份。您還記得我以前甚麼樣嗎?常年頭痛,整夜整夜睡不著覺;腎炎都轉成尿毒症了,重了就得住院;頸椎、腰椎都增生,雙腿浮腫渾身無力;走路平地都摔跤,右腿膝蓋骨都摔碎了。您看我現在很健康吧?沒吃藥、沒打針,一分錢沒花,甚麼病都沒有了!」他瞪大了眼睛說:「是啊!我都忘了,你怎麼好的?有甚麼好法子快告訴我!」我說:「有哇!」接著我就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三退保平安等等。他靜靜的聽著,不時的還連連點頭。我知道他是黨員,最後我說:給你起個化名三退吧。他說:「好,好!退了吧!不用起名,用真名就行。共產黨腐敗透頂、壞透了,我早就不相信它了!江澤民真該殺!」臨別,我告訴他每天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要一心不亂的念,就會得到神佛的保祐。

回家後,我準備了一些真相小冊子、護身符、神韻光盤等資料去了他家。正好他的兩個兒子、兒媳和倆孫子都在場。我就把真相又給他全家講了一遍,全家人都做了三退。我又囑咐他們全家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高興的接受了。

一晃,一年多沒見到老哥了。那次我到山上幫妹妹栽樹。遠處傳來了唱大戲的聲音,我循聲望去,只見一個人邊用音箱聽戲邊揮舞著鐵锨,在起勁幹活。我覺得有點面熟,就上去看看。到跟前一看,正是二哥在起花生壟。我跟他打招呼:「二哥在幹活呀!」他抬頭一看是我便說:「你怎麼來了?」我說來幫妹妹栽樹啦。我就問他:「二哥,您的身體怎麼樣?挺好吧?」他愣了一下神說:「哎喲,我都忘了,我的病全好了。打那以後,我就照你說的做了。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早上念,晚上也念,沒事就念,不知不覺中這個病就全好了。」我說:「怎麼知道全好了?」他說:「我去檢查過兩遍了。第一次去檢查,醫生說好了,石頭沒了,我還不相信。過了幾天我又去檢查,醫生說確實好了,我這才放心了。謝謝你呀,太謝謝你啦!」我高興的說:「別謝我,謝謝我們的師父吧!這是你相信大法得福報啦!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呀!」他說:「謝謝大法師父!」

在此,弟子和被師父救度的眾生向師父叩首謝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