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大法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大法,每個真正修煉人都親身體驗和看到了許許多多生命奇蹟,每個修煉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修煉人受益,修煉人周圍的人也受益。現在寫出幾例來證實大法的超常。

胃返流住院未治癒 煉功三天嘔吐停止

我今年六十三歲,從小在苦難中長大。家庭環境不好,七歲母親去世。從小養成憂慮自卑和怕別人傷害的性格,身體也不是很好,得過風濕性關節炎、肺結核、甲狀腺腫大、貧血、低血壓,整天頭暈腦脹,休克兩次,抽血化驗血都是黑紫色的。九五年又得了胃病,經常嘔吐,特別是在每天凌晨2--3點,一吐大半洗臉盆,苦水膽汁都要吐出來了。住院打了二十多天針止住了吐,出院後又接著吐,服嗎叮啉藥都止不住。有病亂投醫,那時公園有好多種氣功,我也練過,「攪和的茶葉水」我也喝過,都沒有甚麼效果。九六年初,經人介紹又陪同我去參加了當地組織的《師父講法錄像》九天班學習,《講法錄像班》結束後,參加集體煉功三天,我不再吐了,到第八天我把所有的藥都扔了。至今十幾年沒有服一片藥,身體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煉功幾個月以後,我發現手碰破了,流出的血都變成鮮紅色的了。我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身體健康的輕鬆感覺。我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我無比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用甚麼語言都無法表達。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大法的超常,法輪大法的美好,我隨著煉功點的同修一起去農村洪法,買大法書送給想得法的有緣人,讓更多人受益。

兩任領導擺放好位置得升遷

走上修煉的路,要時時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不爭名利,處處為他人著想。在單位裏,在家庭中處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領導職工都看到了我的變化。沒修煉前,因為計較個人得失,怕吃虧,爭名利,沒有包容,和單位領導職工關係搞的不好,和領導同事為一些事情經常爭的面紅耳赤。修煉以後,工作不講代價,不計個人得失,盡心盡力的幹好工作,不怕吃虧,主動幫助別人。負責總務後勤、食堂工作,寧可自己吃苦,想盡辦法少花錢、多辦事,為大家服務,讓職工吃好,得到領導和同事的好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由於一己之私和妒嫉,不顧這種對人民、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殘酷迫害,把這億萬追求道德高尚、身體健康的人推向了社會的對立面。這真令人難以理解。本著對政府的信任,我先後兩次去北京上訪。第二次在火車上被劫回,說是送回家,結果送到拘留所,被綁架關押六個月。恢復自由後,單位領導正常給我安排工作,上級要給我處分,單位沒執行。單位領導跟職工說不要歧視我。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之前,市「610」找到單位領導,讓單位領導陪我去「洗腦班」。我跟領導講了真相後,單位領導想辦法搪塞過去了。單位領導保護修煉人,得了福報。二零零六年,此領導被提升為副局長。二零零七年,以要召開「十七大」為由,非法抄家將我綁架到拘留所,新上任的領導又想盡辦法托人找關係把我保了出來,二零零七年,此領導也得了升遷的福報。這正體現了善惡果報種者自享。

一人煉功,四代人得福報

我修煉以後,我父親和小姪子及侄孫兒也得到了大福報。他們看到我的變化,我又和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他們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並接受了護身符在身上帶著。

二零零八年,八十四歲的老父親騎著自行車在商店門口的道邊被一輛夏利出租車撞倒在地上,司機嚇壞了,趕緊扶起父親要送醫院,父親當時和司機說:「你扶我上道牙子上坐一會兒。」坐了一會兒,父親沒感覺到哪裏疼,就告訴司機:「你走吧,我沒事。」司機一再要求去醫院檢查,父親沒同意,司機又要給父親錢,父親也沒要,司機把自行車檢查了一下,把車把正一下,拉著父親和自行車給送回了家,給父親留了電話,說:「有事找我。」就走了,幾天後,我去父親家,父親給我講了這件事,他說:「真神奇,我被汽車撞倒在水泥地上啥事沒有,哪也不疼。開始我還挺納悶,後來一想,這護身符在身上帶著呢,真管事。」我說:「謝謝大法師父保護你吧!」在前幾年,父親因為眼睛得了白內障,看不清。去市場過馬路時,出租車從父親腳面上壓過去,父親渾身疼了很長時間。那時還不知道大法真相,沒帶護身符。從此以後,父親身上總是帶著護身符,換衣服時也不忘裝上護身符。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十七歲的父親因感冒病倒在床上,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了,父親躺在床上很虛弱,不想吃東西,不排便,還經常發燒,心口疼,吃藥頂一陣,反反復復,折騰的父親把後事都安排好了。在這期間,我經常去照看父親,並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他沒念。有一次,他迷迷糊糊,高燒不退,心口窩疼。我給他量了體溫38.8度,我坐在他身邊,告訴他一定要念九字吉言,我說:「我坐在你身邊和你一起念。」念著念著,他體溫38.2度。我知道他心裏在念了。家裏常人勸父親去醫院,父親不去。後來把120救護車找來了,強行拉到醫院,做了心肺B超,各種化驗檢查,結果甚麼病都沒有,父親心裏很高興。回家後,又給父親看神韻光碟,一個半月後,父親就可以下樓蹓躂了。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十歲的父親騎自行車上市場,從自行車上摔下來,腰疼的不敢動,坐起來、翻身都得有人扶著,才能慢慢起來。讓他上醫院,他不去,只在腰部貼上了風濕膏。過了半月左右,腰好了。又從肛門處流出了鮮紅的血,父親沒有聲張,堅持念九字吉言,流了一天後,血止住了。事後,我去看望父親,父親才告訴我,說流出的血大約有半水杯。我當時看父親臉沒有多少血色,父親說:「有點頭暈。」沒幾天又很快恢復了健康。今年,九十一歲高齡的父親,十幾年來得益於大法的恩施,身體非常健康,現在又開始騎上自行車了,不讓騎都不行。

小姪子今年三十三歲,二零零七年部隊轉業後,分配到了鐵路貨物處,因為在外地工作,我用紅布包上了護身符讓他在身上帶著,並告訴他護身符會保護他平安的。小姪子在貨場負點責任。有一次,正在貨場和一人說話,突然貨場吊車轉了過來,這時有人喊了我小姪子的名字讓他低頭,姪子一低頭,吊車瞬間就從他頭頂轉過去了,在場的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如果沒人看見,小姪子的頭一下就會被吊車削掉。事後回家,小姪子跟他媽說:「別說,我姑給我的護身符還真管事。」弟弟家生活條件不好,弟弟、弟媳都下崗。前幾年做買賣又欠了不少外債。我姪子二零零八年自己找了對像,姑娘家很有錢,又不嫌棄我弟弟家沒錢,姑娘家沒要彩禮錢,結婚後又給買了房子,現在生活的很好。這都是大法給帶來的福報。

二零一三年夏天,姪子帶上四歲的小孩去旅遊景點遊玩,回家第二天,孩子傳染上了「口足手」病,孩子手背、腳上出些紅疹,嘴裏生瘡不敢吃飯、喝水,餓的睡覺也睡不著,在床上翻來翻去的。孩子到我家來,我看著孩子折騰的很可憐,我就教他念「法輪大法好」,我也跟他一起念,念著念著睡著了,醒來後能多少吃點東西了,五天就全好了。好了後,小孩還念著「法輪大法好」。

我修煉大法以後,親屬朋友們都跟著受益,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就得福報,念「法輪大法好」出現的奇蹟的事還很多,篇幅有限,這裏只寫幾件事。在這裏我衷心的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我師父,把這麼好的大法帶到世間,帶給人類,讓我明白了人生真諦,把我從苦難中拯救出來,讓我周圍的親屬朋友得了福報。我一定堅修到底才不枉師父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