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油田多位訴江公民被洗腦班劫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原油田610在中原油田邪黨黨校舉辦洗腦班迫害參與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逼迫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寫出是誰讓你訴江的,是怎麼寄的,談所謂的認識,寫所謂的保證,若不法人員認為寫的不合格就繼續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目前,已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逼迫進洗腦班,其中包括:第九社區七十九歲的顏倫君、石油學校小區六十九歲的謝雲芳和六十九歲的趙玉芳被強迫進洗腦班,他們的兒女均被脅迫:父母不進洗腦班,就不准他們上班。下面是他們三人的一些情況:

一、顏倫君老人屢遭迫害

顏倫君,男,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出生,本科學歷,河南省中原油田測井公司退休工程師。一九六四年北京航空學院(後來改為北京航天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從北京航空學院調到山東勝利油田地調指揮部(物探)工作。一九八二年一月,顏倫君從勝利油田調到河南省中原油田測井公司工作,顏倫君是射孔中心的工程師,為中原油田解決了很多技術難題,提高工作效力,減輕工人的勞動強度,為國家和油田節約了大量的資金和外匯。無論在勝利油田和中原油田,顏倫君都對工作是兢兢業業,認真負責,技術精益求精;對待個人利益不去爭不伸手,講隨其自然,在油田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好員工。

顏倫君一九九六年六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處處用「真、善、忍」為準則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不久後,困擾他多年的疾病:腦血管硬化、肩周炎、關節炎、腰肌勞損等不翼而飛,沒花一分錢的醫藥費,卻成了身體健康的人。顏倫君全家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晚十時,顏倫君被中原油田「610」、國保支隊第九社區的康輝居委會人員非法從家中綁架到中原油田「三合賓館」(中原油田公安局,中原油田「610」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被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後回家。此後被非法監控、盯梢、跟蹤。

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下午四時,顏倫君被中原油田第九社區「穩定辦」的官員葉仕榮(女)領著中原油田「610」的官員陳柯,和中原油田公安局的桑虎李勇軍(諧音)等三個警察闖入家中綁架。當天晚上九時,不被劫持到中原油田公安局皇埔拘留所關押。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早晨六時,被劫持到濮陽市看守所。看守所的值班警察因他血壓超高拒收,但是韓青(女)、朱豔群(女)和桑虎強行讓值班警察收下,關押在看守所後排九號監室。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被看守所釋放回家,被中原油田公安局勒索五千元,說是取保候審一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午,顏倫君在戶外給民眾打語音真相電話救人時,遭到濮陽市公安局華龍區分局四個便衣警察綁架到濮陽市北環路的孟軻派出所值班室,當天下午四時,被送到濮陽市公安局華龍區分局,坐在一個專用的鐵椅子裏,手被銬著,兩腿被夾著不能動彈,一個警察看著(就是在孟軻派出所毆打顏倫君的那個警察),他對顏倫君說:「你年歲大,勞教所不收你,監獄照樣收你。」

當天晚上,華龍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和趙姓指導員把顏倫君帶到濮陽市公安醫院,兩名醫生(一男一女)檢查顏倫君的身體,因血壓高和心臟不正常,華龍區公安分局非法勒索五千元人民幣,由家人把他領回家,說是取保候審一年。

二、謝雲芳被迫害情況

謝雲芳,女,一九四七年十月出生,中原油田集體工退休職工,住師苑小區,一九九六年二月有幸學煉了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患有多年的胃痛、神經痛、關節炎等,為了治病,又吃西藥又吃中藥,不知道花了多少錢的醫藥費,都不見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沒有花一分錢的醫藥費,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覺的都消失了,好了,變成了一個身體健康的人!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現在的十九年中,她沒吃一粒藥,沒花一分錢的醫藥費,給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療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原油田公安處(後改為中原油田公安局)新村派出所姓王的警察非法入室搜法輪功書籍和法輪功資料,並威脅老人不准煉法輪功,還強迫她寫所謂「保證書」,老人沒有寫,但受驚害怕。每逢中共的所謂敏感日,石油小區退休辦的人員就非法上門騷擾,威脅謝雲芳老人「不准出家門」,使老人全家無法過安寧平和的日子。

三、趙玉芳的情況

趙玉芳,女,一九四七年九月出生,中原油田集體工退休職工 ,住師苑小區,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得法並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之日起,就處處用「真善忍」為準則嚴格要求自己在社會中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無論在家裏還是在社會中,都時時事事為別人著想,和別人發生矛盾時,首先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自己哪沒做好?下次一定做好,不能把矛盾推給對方。趙玉芳老人從得法修煉以來,身心道德不斷的昇華,知道自己怎麼樣做人,做甚麼樣的人,自己總是用微笑、平和的心態待人,體現了法輪大法修煉者寬廣博大無私的胸懷。

趙玉芳修煉大法不久,困擾她多年的疾病:頭痛(從小就頭痛)、關節炎、腰痛、肩周炎等疾病全都消失了,身體非常舒服,沒花一分錢的醫藥費卻得到了身體健康。

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晚上,趙玉芳被中原油田公安處(後改為中原油田公安局)新村派出所的兩個男警察綁架到中原油田電視大學招待所。當天下午,又有新村派出所一個警察在中原油田電視大學招待所非法審問她,趙玉芳沒有配合。當天下午,新村派出所(用車)把趙玉芳從中原油田電視大學招待所劫持到新村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夜。第二天上午,新村派出所非法勒索趙玉芳五千元人民幣押金。

中原油田石油學校小區退休辦人員,每到中共的敏感日就非法上門騷擾趙玉芳,還強迫她的女兒做「擔保人」,使她全家不得安寧,生活在紅色恐怖的環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