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洗腦班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對外打著「法制教育」的牌子,實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以下簡稱廣州市洗腦班)。該洗腦班的惡行已被多次曝光,但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目前法輪功學員呂春夏和劉廣麗仍然被洗腦班非法關押。

廣州法輪功學員呂春夏女士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午在福建省泉州石獅市永寧村公婆家被綁架,之後被劫持回廣州洗腦班關押,至今已經三個多月。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到廣州市洗腦班後,即被單獨關押在一個帶有攝像頭的房間內,被強行斷絕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如不轉化,幾個月甚至幾年也出不了這個房間。這種高壓、恐怖、封閉的環境,使得法輪功學員心力交瘁,這時猶大們便乘虛而入。馮靈萍是被廣州市洗腦班收編領取工資的猶大。馮靈萍原來是鐵路系統醫院的護士,於一九九六年開始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馮靈萍也被多次非法關押。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廣州法輪功學員在天河體育中心大煉功,多人被非法關押。馮靈萍去天河區看守所給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送衣服而遭綁架,並被非法勞教兩年,隨後非法關押到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勞教期間,馮靈萍被原單位非法開除。作為這場中共迫害的受害者,馮靈萍本應該和其他千千萬萬被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堅定的反迫害。但馮靈萍一時糊塗,認不清是中共的迫害使她失去了工作,從此邪悟,並產生了報復心理,當起了猶大,給處於高壓迫害中的法輪功學員灌輸邪悟歪理,並給洗腦班的警察出歪招,千方百計的把學員拉下水。

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雖然沒有肉體上的明顯創傷,但法輪功學員的健康在洗腦班都受到了嚴重摧殘。有的法輪功學員從廣州市洗腦班出來後,心慌無力,很長一段時間連基本的家務都無法完成,在高壓強制中違心寫材料的情景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痛苦萬分。廣州增城法輪功學員陳茂華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從洗腦班回家後,一個多月內都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

廣州市洗腦班的責任人是曾彬,原來在廣州市勞教局工作。洗腦班設有政治處、教育管理科、警戒科、一大隊、二大隊、辦公室、醫務室、財務室、車隊、伙房等部門。洗腦班的直接責任單位是廣州市司法局,洗腦班裏面的正式工作人員全部是司法警察。在廣州市其它區級洗腦班都維持不下去不得不解體的形勢下,廣州市洗腦班卻依仗著正規軍式的人員優勢一直維持到現在。

廣州市洗腦班綁架、無限期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沒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續,不但家屬不能探視,連家屬聘請的律師也不能與之見上一面。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范標文律師去洗腦班要求面見當事人,遭到無理拒絕。八月十一日,范標文律師和張讚寧律師再次去洗腦班要求面見當事人呂春夏,仍然被拒絕。廣州市司法局還濫用其對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管轄的職權,對去廣州市洗腦班要求面見法輪功學員的律師和依法對洗腦班進行控告的律師及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進行威脅。

目前法輪功學員已經依法向白雲區檢察院、廣州市檢察院和廣東省檢察院控告了廣州市洗腦班及其相關責任人,向廣州市政府、廣東省政府等部門申請了對洗腦班的職責範圍、年度工作報告等內容進行信息公開。並向廣州市民深入揭露在廣州這個現代化都市中還存在著綁架關押、強制洗腦這樣一個法荒之地的真相。

相關責任人
吳善積,廣州市司法局局長
李沃生,廣州市司法局政治部主任(分管防範辦)
曾彬校長 辦公室:020-86255702 住宅:020-61159138  13710724770
楊永成隊長 辦公室:020-86256648 住宅:020-86856190  13719109666
孫文輝隊長 辦公室:020-86256775 住宅:020-86182527  13318855605
(猶大)馮靈萍 住宅:020-85536294 1352765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