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之心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伴隨著修煉的昇華,自己一直想擁有電腦、打印機來做資料,盡自己的責任,可是也只是自己總這樣想,由於自己剛開始修煉時不會修心,反覆遭到迫害,多次被抄家,被非法關押,酷刑加身,經濟處於極度貧窮狀況,壞人經常來家中騷擾,所以我只能用複印機印資料。但是,複印資料有侷限性,總想能做出自己認為適合給眾生看的、能打開眾生心結的資料。

後來同修給我一台小電腦,我用自己的錢買來一台嶄新的佳能,開始做資料。沒多久,幫助我買機器、裝系統的兩個同修(新學員)遭到綁架,我的心不穩,就把東西都拿走了。拿走後,心「輕鬆」了,但很痛苦。恨自己不爭氣,怕被同修牽連遭迫害,不敢盡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

而後的幾年,一直從同修那取材料發放,有時去取時,資料沒出來,同修忙別的,我就親自動手看著機器做,不會的同修就教我。有一次,我去同修家,正趕上做光盤,地上擺了兩台打印機,一個印袋,一個磨麵,我不會磨麵,同修教會我,我坐那磨,邊磨我邊哭。愧疚的淚,不斷流淌。

都是大法弟子,她也是被邪黨掛名迫害的大法弟子,兩台機器擺在家裏,心裏能一點壓力沒有嗎?而且她家裏還有病人(家人腦血栓後遺症),孩子遭迫害後,精神狀態一直不是很正常,她一個人忙裏忙外的……可我,把壓力都推給了同修,用資料就是「伸手牌」的,被中共邪黨迫害的「草木皆兵」,做事謹小慎微,恐怕再遭到迫害而破壞法,毀了眾生,所以常告訴自己千萬要走穩。可是在這個「走穩」的背後,還是潛藏著一顆「怕心」,自己就被「怕心」背後的私心牽制著,不敢做資料,不敢盡自己必須盡的歷史責任,感到愧對所有做資料的同修,特別感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更覺得對不起對自己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

就這樣,我邊坐在同修家看著兩台打印機做資料,邊裁剪打出來的紙袋,邊流著愧疚的淚。在那一刻,我在心裏說:我一定強大起來,不再唯唯諾諾,要像以前那樣不畏強暴,不再做盤著的龍,要勇猛精進,雄獅已睡醒!於是,我用自己買的二手筆記本和同修放到我這裏的刻錄機開始在自己家刻光盤,盤貼,紙袋,同修印完,我取回自己裁剪後,再粘好,再糊上,盤貼自己貼,做完後自己去發,有時也和同修一起去發,空光盤用完後,自己去科技城進,偶爾也幫同修帶回點紙、塑料袋。

兩三年後,我搬了家,居住條件比以前好多了,家務活也少了,同修乙給我拿來一台打印機,我一看,心就有點「抖」,它太「大」了,A3的。「我」想這可往哪放啊?這麼大,怎麼「藏」啊?同修看到了「我」的「壓力」,就說:那今天我不拿走,先放你這幾天行嗎?我心想:這麼「大」,最好現在拿走,「我」怕呀!可是嘴上卻說不出口。因為修煉人得替別人著想,不能自私啊!這麼大的東西,她一個人搬到樓上,多不容易,再說,「我」有壓力,讓拿走,別人就沒有壓力了麼?往誰那拿呀?還沒找到人呢,往她家拿也不行啊,她那裏已經有了。於是我說:「沒事,先放這吧,等找到地方再拿走。」

它身上落了這麼多灰,給它擦擦吧,我拿來抹布擦拭打印機(舊機器)。邊擦邊和同修乙交談,她問我《論語》都背下來了吧,我說是,她讓我背《論語》。我就一邊擦打印機一邊背《論語》。背完後,我感到很輕鬆,一點也沒有它「太大了」的感覺,再也沒有它放在這是個「負擔」的重壓之感,我心態一下恢復了它沒來之前的正常心態,怕意全無。

我也一下明白了同修為啥讓我背《論語》,於是說:「謝謝你讓我背《論語》,你太有智慧了,知道用這種方式幫我去怕心。」她卻說:「我沒那麼想,就是想讓你背。」我一下知道了,是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的怕心,用這種方式幫弟子去怕心,是師父一直牽著我的手,細雨叮嚀:徒兒,莫怕……

我留下了這台打印機,但它暫時不能「上任」,需要去「看醫生」,我還得先帶它去「就診」。找到可「診治」的同修幫它「祛病」。另一同修知道這件事之後,就把他們以前用過的現在「閒置」的一台A4愛普生給我送來了。我給她們500元錢。同修說給200,表示一下就行了,因為這台愛普生是換過主板的,太慢了,她們不願意用,閒在那幹啥,讓我練手,以後再買新的。我說給200太少了,給500吧,這台機器是救眾生的,在我眼裏它是金山,是無價之寶。於是我給了她500元錢,是分兩次給的。

這台愛普生來到我身邊後,一直配合我做資料,盡職盡責,很有靈氣,我也特別喜歡它,就給它起了一個「小生升」的名字,因為它比那台A3惠普小多了,叫「生升」是希望它永遠不壞,讓它真正的生命與我一起同化法,得到昇華,直到正法結束,師父回來,我們一起跟師父回到天上的家,故名「生升」。

我的小「生升」,不但帥氣,而且有靈氣,做資料時,常提醒我。有兩次我正做資料,做的好好的,它卻不動了,我仔細查找,沒毛病,就又找心,還是不動,再看電腦,正好是全球發正念的時間,它是提醒我發正念呢!還有兩次用過的文件沒有刪除,就開始打新的文件,它就不動,我查找原因,又向內找心,才發現用過的文件沒刪,如果它動了,就打錯文件了,錢就得費勁洗了,重打。

它也很講乾淨,有次我把沒清洗的較新的錢直接打,它就不幹了,就出錯,當時我不明白,後來思想中說,你沒把錢洗乾淨,它嫌髒。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看到了我在做資料的過程中,真心向內找,去執著心,但沒找準,就點化給我。所以再做真相幣時,無論錢多新,多乾淨,我都必須擦洗,十分珍惜這台打印機。我的小「生升」,和我配合的很好,我基本上是用它自己做,自己發、貼、花,偶爾也給同修點。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用多少,做多少。

我的這朵小花的開放經過了這段心路歷程。雖然沒有驚天動地、感人肺腑的鏡頭,但它使我徹底的從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基本屬性脫胎出來,掙脫了舊宇宙的枷鎖,炸毀了舊勢力強加給我的特殊的盤,走上了師父安排的真正回天的路!

自最後一次遭到迫害後,近十二年來,我不再轟轟烈烈,一直在默默的盡自己的責任。感謝這一過程中,身邊同修們的鼎力幫助,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