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小事中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修煉大法已七年多了,最近發生的一件家庭小事,使我對「慈悲心那是去掉情之後那部份產生出來的」[1]有了一些的感悟。

臨近十月長假,我們一家三口準備回老家看望我父母。星期天我把衣櫃整理了一番,準備把一些不穿的衣服帶回老家給老家的人。我翻出兩件丈夫不穿的運動服準備給我爸拿回去穿,因為我爸喜歡運動,玩空竹、打乒乓球等。平時穿運動服時候多一些,公公則不愛穿運動服,婆婆曾給他買了一身運動服還在那放著,一直不穿,所以我也沒考慮給公公留。我直接和丈夫說這件衣服你不穿我就給我爸拿回穿吧。在我拿出一件看上去還不錯的運動服問丈夫時他沒吱聲,我再次用懇請的語氣徵求他的同意時,他卻直接把衣服給了公公,讓公公穿(公婆和我們在一起住 )。

當時我還沒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我突然意識到他不想給我,所以就把衣服給了公公,我一下就受不了了。委屈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心想:從結婚到現在,我在公婆家受了多少委屈,多少不公的對待,我受了多少罪,別人不知道,你應該最清楚了,在對待兩家長輩上,我們對公婆的孝敬(包括物質和精神上)都遠遠超過對我父母的孝順。而我父母對我們的付出又遠遠超過公婆對我們的付出。其中在幾件大事上,在關鍵時刻都是我父母伸出援助之手幫我們,而公婆因其它原因卻沒有幫。這麼多的在常人看來太不公平的待遇上,我都忍了,都承受了。因為我是修煉人,明白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才能消業、提高心性和長功,所以我對公婆一直很孝順。可今天丈夫卻連一件不穿的運動服都不願給我爸,他的這種突如其來的表現讓我有點受不了。所以我說既然你不願給我,那其它的衣服我也不拿了,我這句話引發了丈夫的怒火,他大聲嚴厲的在公婆面前訓斥了我,說我心眼小等等。我傷心的落淚了,一肚子的委屈和不滿,心想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呢?其實已經不在法上了,心裏對丈夫有怨恨心,雖然表面上強忍,但心裏已動了氣。

雖然也知道他訓斥我的那些話有道理,但就忍不住,心裏憋的難受,緊接著我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嚴重的感冒病業狀態。在這期間,我又工作,又送孩子上學、輔導作業,洗衣服等,身心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可開始丈夫、公婆對我不理不聞不問(後來丈夫在我洗大量衣服時也問過一兩句),就像我不存在一樣,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常人所說的冷漠無情。心裏的那種痛苦真的讓我有點快撐不住,要爆發了。但我是修煉人,我要忍住,心裏一直求師父幫幫我:是我錯了,我心眼小,自私,沒考慮丈夫的感受,沒做到罵不還口,我和丈夫頂了幾句。心裏不停的念,終於還是強忍住了,心平靜了。

可好景不長,嚴重的身體消業讓我一會兒又快忍不住了,強烈的思想業弄的我精疲力竭,每次出現不好的念頭,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幫我並不停的念:師父我錯了,我自私,我沒做好。經過數次反覆消思想業和兩天的身體消業後,我心態穩定了,病業狀態也消失了。我主動和丈夫較心平氣和的交流。把我心裏的疑問和我悟到的一一和他做了交流,他也說了他的感受。交流中,我發現我和丈夫曾經歷過那麼多大事都能過關,而這麼一件小事我卻翻了跟頭。自私心肯定是我應該修去的,但這自私心的背後卻是我對丈夫的情放不下,潛意識中我覺的我和丈夫的關係不一般,他就應該對我稍微好一些,忍讓一些,這些是我以前都沒覺察到的,因此才出現他不給我衣服時,我就賭氣其它的衣服也不要了,這根本就是個常人的做法,哪是個煉功人的所作所為?因此又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試想這個人不是丈夫,而是其他人,我也許真能忍住,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心裏也不會賭氣了。

哦,我終於明白了,這是我對丈夫的情沒放下,總覺的他應該對我有一絲的忍讓是應該的,試想如果丈夫對我有一絲絲的忍讓,一絲絲的偏袒,可能就會傷害到別人呀,只是傷害的程度大小不一樣而已,這嚴重的違背宇宙真、善、忍特性呀。我們修煉人應該是先他後己,無私無我呀。

悟到這些後,我對丈夫沒有一絲的怨恨,反而更加主動的關心起他來,這種慈悲是發自內心的為他好。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純善的為他好。他對我好時,我對他更好;他對我不好時或犯了很大的錯誤時,我也只是為了修煉表面做做樣子關心他而已。

通過這件小事,我真正體驗到了慈悲的那種美好心境,而情只是暫時的、自私的。

個人層次所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