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一再被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

一、第一次被騷擾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開始實施司法新政「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於是我向中共最高檢實名遞交了「訴江狀」,控告江澤民利用中共權利及國家機器實施的對法輪功十幾年的殘酷迫害,要求高檢立案調查並做出處理。

但是在去年十月底,我卻被當地國保、610、派出所的人叫到我單位辦公室詢問、筆錄,要我承認「訴江」是誣告,並要我簽字表態,我嚴詞拒絕簽字,期間他們還說了一些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話,威脅我如不簽字表態就要把我弄到看守所。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最後由於時間晚了,他們走了,我也回家了。其實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次魔難。

作為修煉人,我知道出現問題應該向內找。這次我回家後仔細回憶這次騷擾,並查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一找發現了好幾個執著心:(一)去年寫訴江狀的時候有完成任務的心,不是特別主動,看別人都投遞了,自己也應該投遞,不做的話也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證實法、救人是本份。訴江是為了制止迫害,也是證實法、救人嘛。我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不去做又怕自己的修煉跟不上、被落下,去做的話又擔心被迫害,而不是主動、純淨的去,這不是私心嗎?大法弟子應該是無私、無我的。我帶著這麼不純的心去訴江,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不被邪惡騷擾嗎?當然了,舊勢力是應該被否定的,有漏也不許舊勢力鑽空子迫害,自己應該在法中歸正。(二)這次騷擾把自己的很多人心帶出來了,怕失去工作的心、怕被迫害的心、面子心、利益心、執著親情的心等等。(三)在幾年的修煉中,三件事雖然都在做,也還算精進,但是也有漏啊。特別是講真相救人這件事,我有時就把它當作不是特別情願的事,有時也有完成任務的心存在,不願意吃那麼多苦,有求安逸的心。還有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不想被人說的心、色慾心等。

在被騷擾後的幾天中,心裏總還是有點膽膽突突的、不穩。師父說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學了師父的法,心裏踏實了,相信邪惡會被解體,我不會再被騷擾了。接著還是大量的學法,時時對照向內找歸正自己;加大發正念的強度和時間,救人的事也盡力的做好。這其中也離不開同修的配合、正念加持。

二、第二次被騷擾

漸漸的,好像一切都平靜了,慢慢的思想上有所放鬆了,轉眼到了今年六月。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被單位領導叫到辦公室。進辦公室一看,兩個領導在那裏,說「就是你訴江的事。610和國保要求我們找你談,要你必須在六月底前表態、錄表態的光盤、簽『三書』、轉化,承認訴江是誣告」等等。我心裏還是有點膽突,但是我知道,既然來了就只有講真相,絕不能向邪惡妥協。我馬上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賜予我講真相的智慧。我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是佛法」,「天安門自焚偽案」、大法洪傳盛況、善惡必報是天理、最近許多中共高官落馬都是因為迫害佛法迫害大法弟子遭了報應等。其中一個領導說:「原來這樣?我還不知道。」另一個說:你考慮幾天,我們也沒有辦法,過幾天還要找你。我就離開了他們的辦公室。

回家向內找、大量學法、發正念。一找,發現自己從今年五月讀了師父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後,一方面感到時間緊、救人難度大,怕自己做不好掉下來而不敢鬆懈,另一方面卻對師父講法中的一些問題認識不好、不理解、產生一些疑惑,甚至產生一些排斥(完全錯了)而在修煉上有所放鬆,在一定成度上動搖了自己的正信、正念,沒有意識到那些負面情緒不是真我,是舊勢力在搗亂而加以排除;同時,還發現在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內學法時,也都存在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的情況;再深挖下去,發現在九九年迫害開始後,由於那時剛得法不久,學法不深,沒有較好的修煉基礎,也主要是因為對大法認識不好、理解不深、迫害又嚴重而脫離了大法十二年,這也是根子的問題,這是修煉中的大漏啊!師父說:「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2]找到了就趕緊對照法歸正自己。

今年五月後,自從對師父今年的講法產生疑惑後,我救人效果也不好,學法、發正念有時也犯睏,出現很多的干擾。找到了主要執著,沒有別的辦法,唯有繼續大量學法、發正念,用法來衡量自己、歸正自己,在正信動搖、正念不堅定時,讀到師父的法:「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3]心中的怕心在解體,正念在加強,對法也越來越堅定,三件事一件也不耽誤。到六月底,單位領導也沒再找我。實際還是師父幫我承受了,把魔難再一次給化解了。在此,弟子叩謝師父!

三、第三次騷擾

原以為邪惡再也不會來騷擾,可前兩天當地「安穩辦」一個負責人又打電話說為訴江的事要找我,他說610的要求他找我談,並且說610的也要找我等等。我一下子就五味翻騰了,心裏開始煩躁起來,對他們的怨恨心也起來了。心裏說,我按法律行使我的公民權利,訴江是合法的,我是在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做一個修煉人,我沒有錯,為甚麼一而再、再而三的騷擾我?弄的我不得安寧?人心出來,爭鬥心也起來了。

還是向內找。為甚麼這麼久沒有把邪惡的干擾解體乾淨?真得深挖根子上的執著了。這裏除了舊勢力的干擾、破壞外,主要還是自身的問題,如果自己修煉的好,沒有漏洞,舊勢力是不敢干擾、迫害的,它也沒有空子可鑽。以為沒有問題了,這是僥倖心;持續三、四十度的高溫,光站著立刻就要大汗淋漓,顧不上吃、顧不上休息還要出去講真相救人,而且效果還不太好,還要挨不明真相人的罵,心裏起了抱怨心、求數量的心、幹事心等等。邪惡一打電話威脅,就起了怕心,怕失去工作、怕被抓被判刑、怕親人擔憂、怕親戚朋友異議等等。

歸結起來,我一再受到騷擾,其原因主要的是三點:(一)仍然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用人心在衡量法。師父說:「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4](二)有怕心,怕這怕那的心。雖然每一次都在向內找,也都在儘量去掉執著、歸正自己,也確實去掉了不少人心執著,但每一次都沒有去乾淨、去徹底,有時還表現出無可奈何。師父說了:「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4]只有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才能起到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三)沒有注重心性的提高,沒有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4]沒有那麼高的心性,就沒有那麼高的功,怎麼能完全否定的了舊勢力的安排?又怎麼能不被邪惡鑽空子?怎麼能做到完全解體邪惡的迫害、干擾呢?因此才會再三的出現干擾。

在這裏我把那些執著心曝光出來,解體它們。寫出來,是希望有我類似情況的可以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時時用大法標準對照自己、歸正自己,我相信一切有師在、有法在,一定會正念堅定、走過難關 。加強學法、發正念,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文中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