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上海諸建雲女士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上海市徐匯區法輪功學員諸建雲女士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十多年來一直遭到中共人員的迫害,她被開除公職,經常遭騷擾、跟蹤、監控,被關洗腦班,遭非法勞教,被迫流離失所……

現年五十九歲的諸建雲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以下是諸建雲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修大法身心受益

我原身患多種嚴重疾病:心肌損傷、慢性腸炎、甲狀腺瘤、一個腎功能衰退,一個腎腎盂積水……一九九七年我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病全神奇般好了。

我擔任房地產公司的出納,現金進出很多。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工作認真負責。公司總經理對我說:你的工作我信任,從來不查你的帳。

在家庭中,我用善心化解和丈夫的妹妹、哥哥多年來的不理睬。一九九零年,我丈夫單位領導特批,分給我們一套八十六平米的新公房,把老房子交掉,公公婆婆也都同意跟我們一起住,丈夫哥哥和妹妹提出來要我們出錢,認為我們佔便宜了,我不同意。因為,我覺得給父母提供舒適的住房包括裝修都我們出錢,我作為媳婦是對公婆的一種孝順,但怎麼還要出錢給你們呢?我們之間的關係搞僵了,幾年不來往。修煉大法後,因為師父讓我們要為別人著想,我想到他們住的房子也確實小,難免有這樣的想法,我應理解他們。以後碰面時,我主動和他們打招呼。逢年過節時,邀請他們來我家吃飯,慢慢的我們的關係逐漸的好轉。在實踐中,我深感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歸正,是真正的一塊淨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一時間喉舌媒體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很多中國人受到欺騙。為了讓民眾明白法輪功真相,我自己出錢買複印紙,製作了真相傳單,到各個小區發放。

非法勞教受盡折磨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晚上,我被徐匯區康健派出所警察綁架,遭到五十多小時的連續逼供,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勞教所對我進行封閉式強制洗腦,讓一個吸毒犯包夾我,對我一言一行全程記錄,我是整個五大隊早上第一個起床,最晚一個睡覺。我每天被逼看十八、九個小時的誹謗法輪功的光盤,聲音開到最響,造謠的恐怖場面和尖叫的震耳欲聾。整天在這樣的氛圍中,大腦神經都要逼瘋,還有強迫寫認識和思想彙報。他們叫一幫猶大整天圍攻我,謾罵大法,令我精神上極度痛苦。

他們還每天逼我坐小凳十八、九個小時,小腿和大腿須保持垂直九十度,雙手放在大腿上,中指不能超出膝蓋,膝蓋靠緊。小凳上面有很多1釐米左右的洞和疊出來的小箭頭,這樣坐幾天屁股就爛了,整整爛了三個多月。

他們還逼我罰站,每天要站十八、九個小時,這樣的站立,只要幾個小時,腳和手都會腫起來,上廁所腿都蹲不下來。幾天下來,手上的皮膚自動裂開。

還逼迫我做奴工,幹的是髒活重活,有時幹到很晚。他們還餓我、凍我、熱我,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睡覺時,查房的人經常故意將我弄醒……總之,千方百計的逼我放棄修煉法輪功,這裏不一一列舉。

二零零六年,上海開愛佩克會議期間,警察把我綁架到旅館裏,白天輪番對我洗腦,晚上兩人坐在門口看守。

迫害中家人擔驚受怕

父親和婆婆八十多歲,一次次的為我擔驚受怕。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有關部門找我丈夫談話,因為我有新浪微博和新浪博客,他們查到了我的IP地址,準備材料抓我,在他們的恐嚇下,丈夫回家逼我離婚和趕我離開家,在萬般無奈下,我離家在外三個多月。

申請護照、通行證三遭拒絕

二零一三年,我申請護照、香港通行證、台灣通行證,被徐匯區出入境管理處拒絕簽發。二零一四年我再次申請香港通行證,出入境管理處要我寫保證書不參加法輪功活動,我拒絕後又拒絕簽發。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再一次申請護照,一月三十日接到居委會書記打來電話要我寫甚麼東西。就因為我信仰「真善忍」,三次拒絕我申請護照和通行證。

在此我申請最高檢察院對迫害元凶江澤民依法提起公訴,要求對江澤民依法懲處,同時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還法輪功師父的清白;立即全部釋放非法被關、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經濟賠償責任及其它相關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