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大連市王金花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大連市七十一歲的老太太王金花二零一一年九月在八一路派出所被五、六個惡警毒打後,胳膊布滿黑手印,手一直握不上拳頭,腰、尾椎骨、腿劇痛,走路緩慢、容易摔跤,二零一六年八月初胸以下浮腫、肚子腫得像孕婦很硬,舌頭兩側裂兩個口子,喝水都痛的打顫,一躺下睡一會就喘不上氣,於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離世,是笑著走的。

王金花女士,一九四五年五月十八日生,大連市儀表元件廠退休工人,家居大連市西崗區八一路六十號。在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一身病痛,是個藥簍子,身體瘦弱,有嚴重甲亢,膽囊炎(疼起來需上醫院打針止痛),憂鬱症,晚上睡不著覺,愁眉不展;修煉大法後一切病痛消失,容光煥發,白白胖胖,真是無病一身輕,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整天樂呵呵的。親朋好友都看到她的變化。她喜歡請大法書送給有緣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挑起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造謠、誣蔑、誹謗,王金花就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去北京中南海信訪辦上訪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功是好的,在信訪辦門口向警察遞上訪信。警察沒接,讓她拿身份證給他看,然後讓她把信打開給他看,這樣她舉著信讓警察看。警察看完後對她說,信我已看過你走吧。她說你不接信我不走,這樣被開來的警車綁架。

王金花是有意拿著身份證去北京的,她想用沒修煉以前身份證上的照片證實大法好,她對綁架她的警察說你看我身份證上的照片甚麼樣,我修煉法輪功後是甚麼精神狀態。警察看過後說你以前瘦的脫相了。她用自己親身經歷證實大法是好的。後被劫持回大連戒毒所關押十天左右強制洗腦迫害,勒索罰款三千元、不給收據。二零零零年五月身份證被八一路派出所沒收至作廢沒還。

王金花第二次被非法關押,是有人舉報發真相資料,被西崗分局、八一路派出所沒出示任何證件非法抄家,搶劫走師父法像、大法書,關押兩天不讓睡覺、罰站一晚,讓她簽保證,她不簽,警察說不簽就勞教,她說勞教也不簽,後來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江蘇省海安縣發真相資料,王金花全家被綁架,家中無人被非法抄家,抄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真相資料和許多私人物品,家中一片狼藉。女兒王織霞被送入海安縣看守所被刑訊逼供,被非法勞教兩年,關在江蘇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制度被廢除後,是最後一個走出江蘇省女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

王金花和需要看護的兒子(沒有修煉)當時被關在八一路派出所,被銬上背銬逼供,問她資料來源,她說是我師父給的,其它一概不說。聽看她兒子的女巡防說把她兒子關禁閉的小黑屋潮濕沒窗,被關兩天一夜才放出,受到很大的驚嚇和傷害。王金花被打耳光,因不配合照像、按手印,被其中一個頭頭(估計是國保或610人員、穿便衣)說他負責,意思是對一個近七十歲的老太太動手打她負責,這樣五、六個如狼似虎的便衣下狠手抓頭髮、扳頭、架胳膊強制照像,五、六個惡警把她按在桌子前,按胳膊、抓頭髮、掰手指後面人用膝蓋頂全是要害部位,狠踹腰、脊椎骨、頸椎骨。

王金花被毒打後,胳膊布滿黑手印,很長時間才消退,手一直握不上拳頭,腰、尾椎骨、腿劇痛,走路緩慢、容易摔跤。

王金花一家人二零一五年依法訴江後,多次被警察敲門騷擾,一直被非法監視居住。

那次毒打造成的身體傷害一直沒有恢復。二零一六年八月初,王金花出現嚴重症狀:眼睛腫、胸以下浮腫、肚子腫得像孕婦很硬,舌頭兩側裂兩個口子,喝水都痛的打顫、只能忍痛吃幾口飯,不能躺著睡,一躺下睡一會就喘不上氣就得坐起來,坐著打盹,坐的屁股都難忍疼痛,頭暈坐在床上感覺床在搖晃,不能自理。王金花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