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女子監獄第十一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山東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裏面被關押人員分成兩部份:法輪功學員和一般的刑事犯人。監獄方讓一般刑事犯人當「管理者」,監視、看管法輪功學員。抵制洗腦、不寫所謂「思想彙報」、不接受謊言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在一個監舍裏,每天被逼迫面朝南窗坐著,不允許說話,不允許活動,每天由兩、三個一般刑事犯監督看管。

法輪功學員李麗被關小號多年,經常被打罵;楊麗娟經常被灌食,被打罵。法輪功學員陸雪琴整天被逼迫看誹謗大法的謊言錄像。陸雪琴從小因為身體原因沒上過幾天學,不會寫字,監獄方要求陸雪琴家屬到青島相關部門開證明陸雪琴不認字的證明。

十一監區大廳左邊是所謂的「嚴管區」,是對付所謂觸犯監規紀律的被關押者的,其中包括拒絕「轉化」的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發送到這裏「關禁閉」。由一般的刑事犯人晝夜值崗、看管,其中有小黑屋,大部份房間都有監控並隔音,外邊的人誰也不知道裏面每天在發生著甚麼。

大廳右邊是監舍,三層樓,一層五個監舍,一個監舍八到十二個人,上下鋪。內分監舍長、「聯號」是所謂的「思想改造積極分子」(就是被徹底洗腦,積極配合邪惡的猶大)、「被聯號」是「思想改造」不積極的人(就是不願放棄良知,不願違心說謊的法輪功學員)。「積極分子」減刑分數高於「改造不積極的」,可以多減刑早回家。

剛進去的人員一進入監區,就被隔離在「嚴管區」,每天由四個猶大給強制洗腦,上午兩個、下午兩個進行所謂的「幫教轉化」,從清晨五、六點鐘開始,一直到晚上十一、二點左右,直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寫了放棄信仰的「決裂書」和「思想彙報」,然後學員被發配到「監舍」,開始「日常生活改造」,天天被強迫洗腦。

不寫「決裂書」的,一直被關禁閉,前期不給手紙、不讓洗澡、不讓會見家人、不讓購物,減少睡眠時間,有的一天只允許睡一、兩個小時,有的被逼迫一天到晚在大廳裏坐著。監區培養了幾個刑事犯打手,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惡毒人身攻擊、打罵。

寫了所謂的「決裂書」和「思想彙報」的學員被發配到監舍。監舍內一切按軍事化管理,被強迫「思想改造」、洗腦。主要內容每天上午被逼迫看攻擊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片,以中央電視台製作的焦點訪談編造的謊言為主,下午和晚上在室內被逼迫看充斥著謊言的書、學習討論、寫攻擊謾罵大法的所謂「思想彙報」。監舍長和「聯號」被要求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言語行動和思想動態,要經常給警察打小報告。

各個監舍都是封閉式的,走廊上由一般刑事犯晝夜二十四小時值班,監督安排法輪功學員的日常事務,各監舍的門也只能她們開關,監舍門只能在晚上睡覺到早上起床之前才能由值崗員打開。每天中午在樓下院內集體活動二十分鐘,其它時間都被封閉在監舍內被逼迫「改造思想」,常年如此,日日如此。如果不積極配合邪惡的洗腦,在監舍內就受排擠和欺壓,並由監舍長彙報上去,少給分少減刑。

每逢集體所謂「學習」或活動,人員之間不允許彼此打招呼、打手勢或微笑。有親戚關係的,母女或姐妹或其他血緣關係的,都被分開在不同的監舍,不允許見面。二零一四年之前,母女倆、姐妹倆約有十幾對被同時判刑關押在濟南省監獄的。

負責監視看管法輪功學員員的有兩個大組長,付桂英和林國玲,兩人積極配合警察,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兩人費盡心機、使盡招數;對「轉化」不徹底的加大力度洗腦,採取各種措施懲罰,使不堅定者被拖入深淵,使堅定者被加重迫害,犯下了難以逃脫的罪行。現在,此惡人已遭惡報,林國玲因子宮肌瘤大出血,子宮被合併切除,身體虛弱。

另有三個因積極參與強制洗腦的人遭惡報,兩個因心臟病嚴重休克,一個經常心慌難受喘不動氣。

監區區長李慧菊
副區長徐玉美,因積極參與迫害,被提為副區長
教導員鄧濟霞,多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監區培養了幾個刑事犯打手:龐春梅,楚雪、王育紅、廖顯慧、江萍、王淑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