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冤獄 正信彌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二日】「三年的冤獄生活,那種精神上的折磨、人格的莫大侮辱,如果不能百分百的信師信法,沒有「真、善、忍」指導自己,那種人間地獄般的地方,是很難走過來的,恐怕連肉身也帶不回來。在那裏雖然我的年齡最大,可是我的身體最好,從來沒有病。足以證實法輪功的超常、美好。」──宗會卿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現年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宗會卿結束三年冤獄回家。三年間,她,一個年過古稀的老人,受到了種種讓人難以忍受的人格侮辱與肉體折磨。

發一張傳單,被冤判三年

宗會卿女士是山東省青島平度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她在平度市婦幼保健醫院門前送給一個男人一張傳單,上面是講述法輪功好的真相內容。善良的她竟因此被泰山路派出所非法抓捕,後被戴上手銬和腳鐐非法關押在即墨普東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宗會卿遭非法庭審。平度法院無視宗會卿做的無罪自我辯護,其中一個人(好像是審判長)說:「國家(中共)怎麼說怎麼來,反正我就這樣了。」對其他幾位工作人員說:「她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沒甚麼文化,發資料發到公安局人手裏了,沒甚麼人命案子。判她三年吧。」就這樣,十分鐘後,宗會卿被非法判三年,僅僅因為一張講真相的傳單!整個過程給人的感覺是:中共法院斷案不是依據甚麼法律而是隨心所欲,一拍腦門:好,就三年吧。

宗會卿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被送往山東省女子監獄進行迫害。

以下為宗會卿老人自述:

拒絕轉化,被關禁閉近兩個月:不給水洗澡,不給手紙上廁所,不給吃飯用具;侮辱謾罵、暴力轉化……

在山東省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因為我拒絕轉化,不寫五書,警察就把我關進禁閉室近兩個月。當時正值七月酷暑,苦難中的精神折磨再加上天熱所造成的身體不適,真有百苦一齊降的感覺。而且還不給水洗澡,不給手紙上廁所,不給吃飯用具,近兩個月我被迫用手抓菜,抓飯吃。

那裏的幫教人員(其中一個是滕州的閆燕),每天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四個人形影不離的圍著我,逼迫我寫辱罵師父和大法的惡毒語言,我不寫,她們就幾個人一起硬把筆塞進我的拇指與食指之間,把我的手掌都撮破了,拽著我的手在紙上機械地划動。她們還用毛巾勒我的口,使我的頭不能動,當時毛巾正好勒在我的牙齒上,使我的牙齒疼了好幾天(以後那三顆牙掉了與這次迫害有直接關係)……

我每天都在遭受著精神與身體上的折磨,在關禁閉期間上廁所不給手紙。有一次我上廁所用手紙,一女警看見了,逼問是誰給我的,並下令不允許任何人給我手紙,晚上也沒給我飯吃。(其實家裏給我卡上打了不少錢,因為我不轉化,被關禁閉室期間警察不准我花一分錢)。因為我一直不轉化,她們就譏笑我、耍笑我、欺侮我,有一女警呲牙瞪眼的侮辱我說:「從搬進新監獄,還沒碰上像你這樣的,沒人睬你、碰你!」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拽著牆上電風扇的開關拉繩,「就你這樣的還想風涼?!」惡狠狠地把電風扇的拉繩都拽斷了。另一幫教人員跺著我的腳,用芭蕉扇的把敲打我的頭嘲笑說:「你怎麼還不轉化?你拖著我們這麼多人圍著你轉,浪費我們的時間,你是做好人嗎?這是你老師教的?一個月了還沒混上個飯碗(吃飯只能用手抓)!你怎麼這麼傻,腦子一轉彎不就不用受苦了?」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每天都受著她們對我人格的污辱,精神的摧殘。

我被關禁閉四十五天,她們沒達到目的就讓我撒謊說轉化了,被我拒絕。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她們不得不讓我回到監舍。

大監舍裏:軟硬兼施、侮辱、羞辱、嘲笑,強行洗腦

回到監舍後她們讓我在《關於遵守監獄紀律》表上的「罪犯欄裏」簽字,我說我不是罪犯我不簽。

到了大監舍(晚上十點了),監舍長問我轉化了沒有?我說沒有。監舍長就連甩帶拎,借教我整理床鋪的機會把我的襪子、衣服扔的滿床都是。上鋪一個人以我晃動了她的床鋪為由就對我開口罵了起來。

二零一三年十月我過生日那天,監獄管理人員送去一個蛋糕,監舍長說:「還不快說謝謝?連點禮貌也不懂。」我說謝誰?監舍長說謝共產黨、謝政府。我說我誰也不謝,我也沒跟它要。我只謝師父。我深知她們的偽善,為了達到她們的轉化目的,為了讓我放棄信仰,她們對我軟硬兼施:侮辱、羞辱、嘲笑、甚至戴手銬腳鐐……一切都是徒勞,我怎麼能謝謝參與迫害我的人呢?

二零一三年冬天她們拿著李洪志師父的照片,對著我罵師父、侮辱師父,發洩她們因為我不配合轉化對我的極大不滿。恩師被她們侮辱,我心痛極了,我使勁抑制住不讓眼淚流出來,那時的眼淚真的在往心裏流。

我每天都是這樣苦熬著,她們不是嫌我碗洗的慢了、衣服洗的慢了,就是上廁所走的慢了,洗澡只給十分鐘。

在大監舍,每晚有犯人站崗監視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七月的一天晚上,一個青島的犯人值班,她為人很惡。我睡覺的時候把胳膊放在頭上,她就說我在煉功,把我扒拉醒了,我的腿也不能支起來睡。一連七、八天她都這樣扒拉醒我,我根本不能正常休息。

最讓我痛心的還是長期遭受著嚴重的強行洗腦和仇恨宣傳等精神折磨,天天看那些文痞、科痞、氣功痞污衊法輪功的不實宣傳。

三年的冤獄生活,那種精神上的折磨、人格的莫大侮辱,如果不能百分百的信師信法,沒有「真、善、忍」指導自己,那種人間地獄般的地方,是很難走過來的,恐怕連肉身也帶不回來。在那裏雖然我的年齡最大,可是我的身體最好,從來沒有病。足以證實法輪功的超常、美好。

修煉前患多種疾病,放棄治療;修煉法輪功後不到半年,沒花一分錢,疾病全無

修煉前我患多種疾病,如心律過速、低血壓、大腦供血不足、眩暈症、胃下垂、靜脈曲張、風濕症、肩周炎、十二指腸潰瘍、腰疼、腿疼、胳膊疼……全身沒有一點不疼的地方。我到醫院去治,幾年也沒有治好,以後我因付不起那昂貴的醫藥費,就停止治療,任憑疾病發展,我痛苦地承受著。我也曾練過多種氣功,可是都祛不了我的病。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一九九五年我遇到法輪功這高德大法。修大法不到半年,奇蹟出現了,我身上所有的病竟一掃而光,我沒有花一分錢,也沒有打針,也沒有吃藥,只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的病就全好了,從此後再不用花錢治病,這對我這個低收入的困難家庭來說,是何等程度的救助!

自從修煉了法輪功,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諦,我沒有苦惱悲傷,只有樂觀向上。如今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年了,隨著心性的提高和道德的昇華,我明顯地感覺到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無病一身輕。我現在是七十五歲的年齡,四十多歲的身體機制,法輪功性命雙修功法使人年輕化的特點在我身上明顯地體現出來。大法沒有騙我,我的師父沒有騙我,我活生生的一個人就在這擺著,我說的完全是實話,是大法給了我幸福和健康,是我的師父給了我生命的希望。

十六年來,遭受種種迫害:被監視居住、被迫報導去向、被非法抄家、被關洗腦班一個月、被敲詐勒索、被冤判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平度泰山路派出所民警就在我家樓下擺上了桌子,喝著茶水輪流看著我與老伴,不讓我們出去。

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我與老伴在家中被泰山路派出所綁架到平度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半個月。回來後被監視居住一年半。在這期間出遠門要到居委會請假,回來要銷假,就是不出遠門也要天天到居委會簽字報到,完全剝奪了我們的人身自由,而且警察頻繁地對我家進行騷擾,甚至半夜十二點鐘還以查戶口的名義到我家敲門。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與老伴被關在平度老糧食局洗腦班強制洗腦一個月。

幾年來六一零、派出所人員到我家非法抄家六次,搶走了我所有的大法書籍和音像製品及師父的法像,還搶走了我的多功能音視頻播放器。每次抄家都是對我和我家人的一次嚴重的精神摧殘,使我們惶恐不安,生活上不得安寧,陷入了長期的苦難之中。

這麼好的功法,被江澤民犯罪集團抹黑,良知使我必須走出去講真相。我在講真相中兩次遭泰山路派出所綁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我給世人講真相,遭泰山路派出所綁架。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勒索了我家人兩萬元才將我放回家(事隔兩個月,因我第二次又被綁架,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泰山路派出所所長馬國春將這兩萬元退回)。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因講真相我又被泰山路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即墨普東看守所,戴著手銬和腳鐐,人格受到侮辱。半年後平度法院冤判我三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