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的談話技巧探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本文總結了個人的一點經驗,結合一些實例,與同修們探討智慧講真相過程中的一些話語技巧,希望與諸位同修共同勉勵,精進不怠,更多更好的完成救人使命。

1. 用類比/比喻的方式,恰當的比喻效果好。

這個是很常用的技巧。比如談到「加入過團隊為何也需要表態退出的行為」時,之前有同修寫文章交流過,她用的是「以前退隱江湖還要金盆洗手呢」,我覺得很形像;現在我還會再多加一句:「辭職也要打個報告,對不對?」

2. 轉換數字的表達方式,增強效果,使對方更易引起共鳴和被觸動。

單純羅列一個數字,很多時候,聽眾可能沒感覺,這時候需要我們把這個數字轉換成一種可以使他震撼的表達方式。

比如講到歷史上被中共邪黨害死的民眾,我們之前看到最常見的表述就是「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這其實就是轉換了一種表達方式,更容易觸動對方;就此,我有的時候會說「如果說日本南京大屠殺害死三十萬人的話,那麼被共產黨害死的中國人可超過二百個南京大屠殺」,效果還不錯,有時感覺到對方聽完身體一震。

再如提到被江鬼出賣的東北領土,說完出賣一百多萬平方公里之後,再加一句「相當於四十多個台灣那麼大」,更容易激發對方的共鳴。

3. 站在對方角度思考,用對方可以理解的方式來描述現象

比如講到「藏字石」,如果簡單描述,有頭腦的人很容易產生疑問:既然這樣,為何當地政府還會開發旅遊風景區,允許大家參觀呢?所以很多時候我會主動先講:央視都自欺欺人,只報導前五個字。貴州當地政府一看,那我們也來開發紅色旅遊賺錢,景區用防彈玻璃把石頭隔開,六個字看得到,摸不著,門票上卻只印了五個半字,真是「皇帝的新衣」。這樣一講,對方就能理解了。

4. 落到實處,以實擊虛

中共宣傳就是「假大空」,很多口號非常空泛。因此針對有些易迷惑人的問題,只要落到實處、小處,就容易講清楚。比如,中共總是宣傳「國家利益如何如何」,但是國家是誰?是由若干個體組成的啊,不談個人利益的保障,何來國家利益呢?網上也有很多類似的辛辣評論「自己的房子被強拆還保護不了,還談甚麼保衛釣魚島」。

5. 用詞要當心,不要說「常人」,可以說「老百姓」。

關於這個問題,同修前不久有篇文章已經談到了,我自己也有切身體會。幾年前,我跟一個同事講真相時,我說:「我們這一法門不進山進廟,是在常人中修煉。」對方一開始沒聽懂「常人」這個詞。等追問清楚以後,他馬上臉色就變的不太好,氣氛也不太融洽了。畢竟現在的人自尊心都很強,我們要多理解包容他們,不要讓他們感覺我們是凌駕於他們之上。從那以後,我再講到這個問題時,就改成「我們這一法門是在老百姓當中修煉」,再沒遇到過問題。

6. 準備一些能啟發人思考的小故事。

明慧的真相小冊子裏面有挺多小故事,建議心裏面可以準備幾個,比如《隋唐演義》裏面「秦叔寶和羅成發誓應驗的故事」,有時候一句話就起作用,時間充裕的時候,就更能講透,正統的傳統文化也是為了今天救人早早就鋪墊好了的。

7. 避免極端化的描述

我個人體會,「極端化的描述」是黨文化的一種突出表現,而這種表現在大陸極為普遍。《轉法輪》中講到「甚麼東西太絕對了就不對了」,講法中很多地方,師父都提到「也許」,「可能」,在個人目前層次我體會到其中有一層涵義就是:在有些無法百分之一百確定的問題上,用「也許」,「可能」,「基本上」,「大致」,「很多」,「個別」來進行緩和化的描述,其實並不影響對方接受真相,很多時候效果會更好。就像說邪黨「無官不貪」基本上每個人都能接受;但是真遇到頂真的,改成「除了個別的,基本上無官不貪」,他馬上也能接受。

舉個印象比較深刻的教訓吧,幾年前,我在跟一個邪黨幹部談到大面積腐敗時,正好說到儲備糧的問題,我隨口就是一句「那些糧倉都是空的」,結果你猜他甚麼反應?他馬上就說:「你們法輪功就是喜歡這麼誇張,糧倉怎麼可能都是空的?」之後我再講的話,他就聽不進去了。其實我的表述就是極端化思維的一種下意識反應。

8. 講述中舉些例子

因為本文也舉了一些例子,這裏就不具體列舉了。

9. 講天意和徵兆

大陸雖說盛行無神論,但是說到天,說到天意,說到老天爺(其實我個人體會,在很多人心目中,那就是個比較模糊的萬能的神的形像),很多人還是相信的。

比如說到:人不可能跟天鬥,毛澤東破四舊,自己卻找道士算命,得到「八三四一」四個數字,不知道啥意思,把中央警衛團叫「八三四一」部隊,結果活了八十三歲,從一九三五年遵義會議到一九七六年死,掌權四十一年,他自己的命老早就被定下了,多活一年也活不了。這些老百姓聽了以後都會點點頭;特別現在天災人禍很多,很多人都會說「人是鬥不過天的」。再繼續說「藏字石是天意,三退是順天意而行」,很多人都能接受。

再比如說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天安門廣場上一顆古樹倒下,官方照片顯示倒下的樹,根都已經爛掉了。「早不倒,晚不倒,偏偏選在所謂的『國慶日』倒了」,很多人聽了以後都會心一笑,說這不就是個徵兆嗎。

10. 「我告訴你一件好事」,而不單是說「我告訴你一件事」。

此處一字之差,差別很大。這方面我母親有非常深刻的體會,她跟別人說「我告訴你一件事」時,現在的人戒備心理都很強,對方馬上表現的很緊張,臉都繃緊了;我母親接著說:「你不要緊張啊,我是告訴你一件好事」,對方的臉色馬上舒緩下來了。

11. 強調緣份

師父在法中多次講到緣份。我個人也多次體會到,講偶遇的緣份很容易喚醒對方,打開塵封的心門。

12. 如果談到一個理,對方接受不了,此時不妨談一個派生出來的理(如其在低層面的展現);或是試著從「時間、空間、人」的角度來展開分析,更貼近他的認知底線和理解能力,對方可能更容易接受。

比如談「善惡有報」,對方如果不接受,那就談派生出來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對方往往就能接受。

學法中我還體會到從「時間、空間、人」這三個方面也能說清楚「報應」這個問題。

從偏重時間和人的角度講,父母對上一代的態度,其子女看在眼中,自然影響著其子女對父母是否孝順,這些不就是現世報應嗎?古人留下的優美文字與精深哲理,即優秀傳統文化對現代人的言行起著指導作用,這不就是跨越時間的影響嗎?從偏重空間與人的角度講,正因為現在很多人都不相信報應,做哪行都只管掙錢,不考慮別人,從而造成了身在這個環境中的人都成了受害者,恰恰成了報應。比如北方生產的毒牛奶可以運到南方來害人;南方的有毒食品也會運到北方。

13. 談吃苦和付出之後的回報

講真相中我發現,有時談到修大法祛病健身時,對方接受不了,感覺似乎是迷信;後來我舉了幾個名人的例子,說服力大了些;再後來我又多展開一步,情況就大變了,就是講「修大法需要吃苦」。我雙臂交叉比劃雙盤打坐的樣子,跟聽眾說:「雙盤打坐,每天一個小時,很疼啊,一般人能受得了嗎?不吃苦就想好病?你們掙錢也要辛苦付出,對不對?」這時發現聽眾臉上馬上就露出佩服和驚異的神情(這個模擬雙盤的動作真的很形像,我每次用,效果都很好,是從一個常人那裏學來的,她說佛家打坐都是這樣的);我繼續說:「還要戒煙戒酒,不能賭博,要修心向善做好人,不能做損人利己的事,你以為煉法輪功這麼容易啊,要求很嚴格的。」很多人馬上對大法生出敬意,就會說:「哦,原來是這樣,看來是不簡單啊。」當然之後視情況,還可以補充「而且不是練體操那麼簡單,如果不向善,天天勾心鬥角,就想著自己那點利益,覺都睡不好,就別談好病了」。

14. 從言行不一來剖析,從側面或反向來啟發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有些是假氣功師,從他的言行完全可以辨別出來,他講的是甚麼,他追求的是甚麼,凡是有這種言論的氣功師往往都是附體。」還講到:「天目開了以後,在一個面上可以同時看到人身體的四個面,從前面可以看到後面、左面、右面;還可以一層一層切片去看;還可以透過這個空間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甚麼。」

我從中悟到一層涵義,就是在啟發對方真覺的時候,談論問題可以從邪黨的言行不一致來談;或者不一定非要正面闡述,有時從側面或反面來談效果更好。

比如有人喜歡談論「中國有很多不好,但美國也有不好的地方」,其實這個本來就是類似於「七十分和三十分都不是一百分,但是及格和不及格是有差異的」,屬於混淆了「多和少,有和無」的問題。為避免糾纏,有時候直接從側面和言行不一的角度談就解決了:美國好不好,看那些嗅覺靈敏的官員就好了,為甚麼中共那些官員嘴上總是說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加拿大不好,自己的老婆孩子卻往那裏送,怎麼不往朝鮮、越南這些共產主義國家送呢?他們自己喊愛國,怎麼把我們老百姓拋下在這裏呼吸霧霾?

比如,對於這種論調:「你們拿著共產黨發的錢還反黨?」就可以反向啟發他,「那共產黨的錢又是哪裏來的呢?政府的錢都是從納稅人手裏收來的,社會福利哪個國家沒有?多數國家比我們好。況且退休工資也是我之前工作多年後的正常回報啊。」

再如:「你們是反動言論!」「共產黨搞運動,搞革命是殺人,那反動就是反向運動,反革命就是反對革命,就是讓共產黨不要殺人啊,難道不好嗎?」

再如對於這種論調「忍這我可做不到,那多委屈啊」,也可以反向啟發他:「那麼如果你有過失了,或者跟別人有矛盾糾紛了,別人用寬容忍讓的態度對待你,你覺的好不好呢?」

15. 認清邪黨自說自話劃定的範疇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過「範疇」。「自我定義範圍,劃定範疇」是邪黨很喜歡用的一招,比如:「人民矛盾要內部協商,內部解決,但是反對者不是人民」,再如「對法輪功修煉者不用講法律」。這些都是屬於隨意解釋、劃定範疇,肆意為其而用,邪黨慣用此伎倆,認清它才好擊破這種虛偽。

16. 有人攻擊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為比較奇葩,如何啟悟對方

網上或現實中有些人攻擊部份大法弟子的行為很「奇葩」,因此認為大法不好。的確有部份大法弟子的不正確和偏激行為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部份人得救造成了心理障礙。

針對這些,如何打開他們的心結?比如可以跟他講:「這位兄台的話仔細琢磨有些偏頗。再好的老師也會遇到不聽話的學生;哪個正法門也都有不遵師囑、辱沒師門的徒弟。耶穌的十二門徒,還出了一個貪財變節的猶大呢,但不代表主流。再說有些在你看來很奇葩的行為也許是有苦衷的無奈之舉,濟公當年濟世救人,有些行為在外人看來也是很奇葩的;釋迦牟尼為尋找解脫生老病死之法,連自己的美麗夫人都懷孕了,仍毅然離家,開悟後,再返回度他的夫人,這都不能用平常之理論之。」

而對於二零零一年找人冒充在天安門廣場上自焚再栽贓給法輪功的這種奇葩事,不知道您了不了解呢?對於一個手上沾了幾千萬同胞鮮血的組織,不知兄台又如何觀之?法輪功遭受天大冤屈和鎮壓,仍然沒有採取恐怖行為和暴力報復,只是要講明善惡有報的道理,何等的大善和堅忍!兼聽則明,別讓偏見誤了您自己的前程。」

17. 還有的問:「你們弟子遭受這麼大的魔難,你們師父怎麼不管?」

比如,可以回答:「看看《西遊記》,唐僧師徒去取經,還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是唐僧去取經,不是觀音菩薩去取經,但是觀音菩薩做了多少安排來解救唐僧,很多事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我們師父對弟子的看護保護,身在其中的弟子才有體會,而且很多也是用語言難以表述的,但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還可以說:「此乃俗世人間,絕非法界仙境,芸芸眾生輪迴轉世,業力滿身,豈能無難乎?修煉人亦會有難,先苦後甜,唐僧取經也有九九八十一難。但無理的迫害違背天道,善惡終有報。歷史上的佛教有兩先例:目犍連和蓮花色護法受難的故事或可參考。

釋迦牟尼佛座下有十大弟子,其中目犍連被釋迦牟尼佛稱為神通第一,目犍連在佛教法難時挺身護法,後被外道(即邪教)殺害;釋迦牟尼佛有一個女弟子名蓮花色,她也是神通第一。釋迦牟尼佛在俗世的堂弟提婆達多修煉後難抑人心,狂妄自大,欲背叛自立為佛,蓮花色勸善其守戒,卻被提婆達多一拳打死,並將蓮花色雙眼挖出。

經歷生生世世輪迴的漫長時間,很多事情的緣起、冤怨、淵源絕非一般人可想像,都很不簡單,釋迦牟尼佛是不知不管嗎?絕不是!善惡終有報,君可知提婆達多最後下場是多麼可悲!」

18. 邏輯問題

師父在《轉法輪》中兩次講到「邏輯」,一處是:「人出現氣功態以後,是非常理智的,說的話非常有哲理性的,而且邏輯性很好。」還有一處是:「可是思維邏輯不亂」。邏輯學在現代常人中被擺到比較高的地位。在日常生活和講真相時,自覺不自覺的其實我們很多時候都會運用這些東西方先哲所奠定的邏輯,我體會這其實也是大法的無量智慧在今天常人層面的一種體現。

就此我不多展開,單就學法中的一些粗淺體會稍微談一下,而且也是為了證實這些其實都是大法為常人生存而開創的文化。

常人邏輯中有種反駁的方法叫「歸謬法」,就是說先假定對方的觀點是正確的,從對方的觀點推導出非常明顯的荒謬結果,從而否定對方的觀點。

師父在《轉法輪》中談到:「說勞其筋骨就能夠提高上來,我說中國農民最苦,都應該是大氣功師了?」再如:「噢,惚兮恍兮就是氣功了?那麼我們惚兮恍兮上廁所算甚麼?那不是糟蹋氣功嗎?」再如:「噢,把氣提到哪兒就是甚麼氣功啦?那麼咱們吃飯的時候,打一會坐,拿起筷子,運氣到筷子尖上吃飯,那就叫吃飯氣功,是不是?吃的還都是能量,就說這個事兒。」

就個人層次的粗淺理解,在以上引用師父的這些講法中,我體會到其中有一層涵義就是師父已經為我們開示了這種智慧。

再比如說常人的法庭審理時常常談到多個證據間要「相互印證」,平時描述事情過程時也要前後一致,否則就對不上,不合理。就個人層次的粗淺理解,我體會師父在《轉法輪》中談到「吻合」時,其中有一層涵義就是師父也已經為我們開示了這種智慧。

限於個人層次,以上粗淺體會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