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恆學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正式下決心修煉法輪大法的。第一次去輔導站站長家,知道了修煉要多學法,從此我把學法當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師父也在講法中多次強調學法,我在以後的十幾年修煉中幾乎從未中斷過,也深深體會到了學法的重要。

一、背法

大量的學法消去了腦中的很多思想業力和觀念。有一天想背《轉法輪》,背完第一講就停了。背法總想和常人的課文一樣記住不忘,可是,昨天背會了今天就忘了,同時覺得影響通讀,怕影響學法。後來從法中知道:已背會的被隔開了。以後就專一的背法,半年後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

九九年七﹒二零後,背法就停了,但每天學一講《轉法輪》,沒有停過。那時學法好像隔著一層東西,學法時腦子胡思亂想,根本不入心,自己很苦惱。二零零三年又開始背法,每天兩頁。背法時也走神兒的厲害,經常半天也背不了一段。為了背完兩頁,晚上吃完飯就趕緊背,就是這樣也得到十點。有時工作忙,到凌晨一點才回家,這時就特別的不想背。這時腦中就想:今天停下來,明天就更不想背了,千萬不能停,就背一段吧。背完一段後,「不想背」的這種思想業就消下去了,就又想背下去了。自己的很多觀念,在背法中逐漸的背沒了。半年之後每天就可以背一講了。以前總覺得自己十幾年來能持之以恆的學法很了不起,在寫這篇交流稿時忽然悟到那也是法中的一部份,自己只是有機緣得到了他。

我開車經常碰到堵車,等車時我就背法,一會就不堵了。開始沒注意,後來經常出現這個情況,明白是背法的原因。今年忽然悟到:自己很多的難在持之以恆的學法中都沒了。

七﹒二零後邪惡瘋狂的對大法進行造謠、污衊、詆毀,對大法弟子強制轉化。公司不讓我回家,在單位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勸我,公安局、分局、派出所輪番找我談話、威脅恐嚇。大量學法使得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堅如磐石。公司邪黨書記在公司大會上說:「我在某某面前蒼白無力」。其實不是在我面前蒼白無力,是他們在大法面前蒼白無力。

再去北京證實法,晚上被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在院裏,一位警察對我暴跳如雷,氣急敗壞的摘手槍就要砸我。我沒有一點害怕,微笑著看著他。他摘到一半扭身就走了。

從北京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不能學法,接觸不到法,常人的觀念開始往上翻。想家,想媳婦,想孩子,特別想出去。開始憑著記憶背法,回想起來的內容大概三分之一不到吧,每天一講。

看守所要求每人每天寫日記,我就把大法的真相寫進去,獄警及牢頭每天都看,他們開始了解大法。在裏面餓得夠嗆,那時給你個金磚不如給你個饅頭,饅頭我從來都不多拿。他們感覺我很不同,問我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演示五套功法。沒多久我就出去了,出去才知道很多人被勞教了,而作為「市重點」的我卻安然無恙,大概是和我在裏面一直學法有關係吧。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師父發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經文。「十一」邪惡瘋狂的抓人,我感到無形的壓力,內心很恐懼,晚上吃完飯忽然就想發正念,這也是我第一次發正念。一立掌就靜下來了,我以前從來就沒有靜過。大約發了四十多分鐘,心裏好受多了,也不害怕了。知道很多同修被關進了看守所後,明白發正念起作用了。以後每次出現這種情況都發正念,感覺效果特別好。零八年奧運會,派出所給單位施加壓力,非得要和我見面。說是見面,其實是想把我關進去。我每天下午就到派出所附近長時間發正念,並向內找,一星期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二、學會向內找

從看守所出來,公司保衛科老是帶自己去派出所,每次去都很危險。而單位同修則沒事。冷靜下來向內找:在北京與當地學員交流,知道錦州大法學員在監獄絕食很快就出來了,而且震懾了邪惡。心中羨慕的不得了,也想來那麼一把,是這顆爭勝的心招來了邪惡。去掉這顆心後,這種事就沒了。

有一段時間在街上碰到死人或瞎子,公安局那邊就找我談話。到後來一看到這些事情就害怕,認為邪惡又要怎麼了,然後就真的出現這些事。有一天又遇到這類事,馬上就緊張起來,這時腦中出現一念向內找。趕緊向內找,當明白是甚麼心後,公安局那邊就說不用去了。以後再碰到死人或瞎子就趕緊向內找,找到執著,放下後,這種假相就沒了。

有一段時間,我對電腦小遊戲很上癮,幾乎天天玩,甚麼也顧不上了,被邪惡抓到了把柄。零二年邪黨召開十六大,一天晚上派出所在單位保衛科的帶領下到我家想對我進行迫害,我機警走脫。第二天凌晨四點,妻子找到我說:派出所說回去在看守所關幾天,十六大開完會就放出來。否則,抓住就勞教。我想起師父講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就離家出走了。找到執著後,後悔不已。邪惡拼命的往腦中打我要被迫害的念頭。我趕緊分清它,知道那不是我,就背師父的法來銷毀它。十一天後,同事在單位樓道激動的鼓掌歡迎我平安歸來。

三、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體會

自己看網絡小說很上癮,其實從小一拿小說就放不下,非要看完。上大學時看武俠的小說,一口氣看了二十二個小時,然後睡了二十六個小時。從去年,看網絡小說上癮了。癮一上來,自己都好像不是自己了,用了很多方法都不管用,下決心好一段時間,不久又看起來,就像吸鴉片一樣,苦惱的很。

有一次在地鐵上又想看,這時腦中出現「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默念了幾遍就不想看了。一震,對!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講真相時經常讓常人念,自己念了嗎?

背法,現在悟到:得雙盤,心得靜,腰挺直,才能學法。說走路,開車,做事背法,那是對法非常的不敬。而「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可以隨時隨地念。有時開著車念,感覺周圍很大一片空間場就被自己制約了。前幾天找一位熟人借閱一下她的期刊,她說沒有。怨恨心馬上就起來了,認為她如何如何。這時「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在腦中閃現出來,並自動的念起來,怨恨心馬上就沒了,真的認為她沒有。再想她時是一種慈悲之念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