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現在感到很難精進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在這裏是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最近的學法體會,希望能給同修們尤其是對「修煉如初」[1]感到困難、很難精進的同修一些啟發。

得益於大法,我曾經在修煉中有過一段突破,我發現自己逐漸能夠對很多問題一目了然,很多問題可以一針見血的看清,覺得自己變得很有智慧,也自信滿滿。在人中的專業上也有不少突破。當然通過法理打開專業的水平,我還領悟過更多,也讓我堅信大法幫助神韻很多孩子們在短時間內達到世界水平,是絕對有可能的。

當然,這並不是我這篇文章想交流的主要話題。我想交流的是,我在這個過程中,在和同修做項目當中,媒體也好、其它環境也好,我覺得很多問題好像都能看的挺清楚,比如這個學員是甚麼狀態、那個學員誤在哪裏了,項目要怎麼做怎麼做才行,為甚麼他們不這麼做呢?從而會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自己在修煉中呢,也逐漸形成了一些對修煉的「經驗」,比如碰到問題,我覺得用自己從大法中得到的智慧就可以化解,我自己覺得好像懂得大法修煉怎麼修了。

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我開始經營自己覺得對的事情。有時學法、煉功放鬆,也覺得沒事,自己有正念,不怕。但是我發現不知不覺中,越來越不對勁,想問題越來越常人化,碰到干擾,自己還覺得用自己的修煉經驗就可以解決,但是逐漸思維上就解決不了了,很多問題窮盡了自己的智慧也做不了了,這時候還想不起來學法。而且這時候的狀態也已經是學法不怎麼多,也不愛煉功。有時也覺得內心總在矛盾中,大法那面要堅持,人中這面受不了;人這面要堅持,就好像常人了。

我碰到了魔難,自己執意要按自己想的辦法解決,但在同修努力的勸說下,我才勉強去學法,準備學完法後再按自己想的去做。但是我只學了十五分鐘左右,解決不了的問題和干擾一下子解開了,我原本的想法已經被證明錯誤了。我才意識到該學法了。

我第二天翻開《轉法輪》,新的《論語》當中開篇第一句:「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2]將我點醒:你再覺得你看的對,你的智慧大,比起大法來說,啥也不是。你的一切都是大法造的。我又悟到,我以為自己看的對,我分析的透徹,很多時候,是我拿自己人中的觀念來認識法的,潛意識中有顯示自己、標新立異、看不起別人的東西在,保護著對名利情的執著,慢慢覺得自己的認識對,別人都不對,而且越來越不想約束自己。師父的話對我來說,點透了我在人中形成的思維繫統,包括我對名利情的各種執著心,都是在「排神」的社會中形成的,和真正大法要求的信神的社會中的觀念完全不融合的,逐漸會變的自大而狂妄,因為那裏面只有「自我」的意識,思考問題中,是不會考慮到比自己境界更高的生命的,沒有高於自己境界的一切考慮的。

因此我一下子明白,無論我認為自己看的多麼對、多麼準,我統統要放下,從此,倒空我一切之前的觀念,包括對大法修煉認識的所謂「經驗」的觀念。那只是那一個時期那一個層次中的認識,也不應該長期執著。從此我只把自己的容器倒空,只裝大法,要求自己儘量同化大法。真的在法上,你還有甚麼問題呢?就沒有了。有了這種認識的時候,我發現我連以前不知道該怎麼放下的那些執著好像都容易放下了,因為不放掉這些,我就無法將大法裝入到我這個容器當中,舊的觀念、執著佔地方。就好比一個宮殿,裏面都是舊貨,裝的很滿,舊貨不搬出去,新的寶藏就無法裝進去。

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很多知識分子,不要把自己在人中形成的科學社會中造就的分析事物的學術觀念看重,那個都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在「排神」基礎上的觀念。我們有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用了理論學習的思維學法,就可能會出現法理說的很溜,但並不一定我們真的認同或去實踐,只是學理論而已。

我想到「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2]就覺得任何其它的思維觀念、還有人中執著的東西,都無法比擬,非常快就感到求法心切和大法的威力把很多常人心都抑制住了,主觀強烈的願望要學「創世主的智慧」[2],體會到真正學大法的感受。以前覺得自己還是有所保留,有常人心不願意放下,所以空間場也不清。這段時間每天一講、兩講的學法,都覺得不夠,而且感到能量特別大。自己抑制常人心的能量也變強了,由此也悟到,如果通過學法我們能抑制住自己的常人心,這個能量打到體外來,就能對常人不好的思想起到抑制作用,對救人的效果是很有好處的。萌生了為了救好眾生,我得有更強的抑制常人心的能力,將自己純淨下來。短短兩、三天,我就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師父說過:「人家也跟我說:你叫他們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3]我悟到,如果我們覺得自己不是太精進,但是好像精進起來又特別的掙扎,就要看看根子上的問題,是不是還有甚麼東西沒放下,或者還沒有真的意識到大法是甚麼。

學法中,我看到師父說:「我發出的能量場分布均勻,能量有針對性。」[4],我明確主動願意接受這種能量的心願,由此我發現以前開始不好好學法、不愛煉功的我,也願意學法煉功了,根本沒甚麼掙扎或過度,是求法心切帶動著我,覺得要快點裝入創世主的智慧到生命中來,把人這面很多糾結的思路給順過來了。

這時我想到了一個畫面,上面是師父,下面是我們,我們每個人都是容器,師父想把他的智慧給我們。如果我們每個人在不同層次上,都能把自己原來的一切思維方式倒空,師父給的智慧和威力才能裝進來,然後我們才能真正成為大法粒子,和師父才能配合起來,才能符合標準的助師正法。如果我們抱著舊的或人的觀念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或者自己以前覺得聰明的思維方式,就可能不自覺起到抵觸大法的作用。同時也包括我們大家對修煉本身的認識,比如「大家只要都動起來,就能怎麼怎麼樣(好像人多力量大)」,我理解是需要我們大家在修煉上提高、互相配合好、走出來證實法,而不是變成甚麼公式性的東西。

說到思維方式,我舉個例子,過去修道的人好像做事情要觀天象,天象到了他動,天象不到他不動。但是在不信神的社會裏,我們在為私的本性下,又灌輸了「排神」的一切觀念,我們做事是不管有沒有天象的,做事都容易自己覺得怎麼做好就怎麼做,總是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問題,也想不起來這個到底是不是符合師父要的,所以就看似在助師正法,但其實可能碰的頭破血流。

我就由此想到媒體、各種項目碰到的困難。當然我看得也許不準確,但大體上我經常看到的就是我們同修都辛苦的在嘗試用不同手法去解決,向外去找,這個辦法、那個辦法,怎麼能把錢多賺來,一味的不知不覺鑽到錢眼裏去了。有的同修在項目中追求名、有的看不起別人、有的覺得自己想法對、有的生起對權力的執著、還很多人盯著負責人、人與人之間不信任。我體會到,其實我們就都是在用「排神」社會中形成的觀念在行事,總在想自己有大本事、自己的想法對。當然問題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我們在碰到這些的時候,都能自己無條件同化法。試想你裝入的是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你自然知道怎麼做、怎麼幫學員、怎麼幫這個項目。很多事情是我們和另外空間的配合帶來的,但我們要太看重自己的認識,就沒法圓容師父要的了。威德修上來,錢的問題自然也會越來越好,否則用盡辦法反而適得其反。因為那是在利益的執著中向外找。

我想到了師父的詩句:

「覺者

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慾中無我
百年後獨我」[5]

師父說「利慾中無我」[5]。我有了對這句話新的認識:如果我們在利益慾望的執著中求師父,是沒有用的,因為師父根本不在那裏。要不停的同化法,我們思維中同化法的部份和師父才真正能形成配合的關係。否則的話,你覺得甚麼想法好,可不一定是師父要的。

帶著這樣的願望學法,我就真的開始有看書看一遍一個樣的感覺。第一遍帶著虔誠的想學創世主智慧的心去學法,就覺得能量特別大,常人心都被抑制住了。每當有解不開的問題、讓自己心煩意亂的時候,我就打開書,我就看,並沒有去想這些問題能不能解決,只是有個基本的願望想把這些心煩啊、想東想西的思路都趕快倒出去,騰出空來裝法的願望。真的不知道師父講的哪句話就解決了我的問題,而且立竿見影。

交流這個是希望大家都注重學法,破除無神論、科學給我們形成的觀念,不要抱著人中形成的觀念和思維來學。舊勢力就藏在我們原來的思維方式裏,因為那一切本來就是它們這麼安排來的。我們倒空自己,裝入大法,那些不好的觀念就結束了,舊勢力可以藏身的地方就沒了,救人的威力就會增強,邪惡就能盡除。

以上是個人層次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覺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