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親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父親八十二歲了,家住四川省遂寧市,十一年前隨弟妹們去雲南安度晚年。

父親幾年回老家一次,我卻不敢去見他老人家一面。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七年為躲避中共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前年冬月初,大概連續有六個夜晚夢見我父親。我想師父在點化我甚麼呢,父親是不是有甚麼大難呀?

文化大革命初期,那年我才十三歲。父親因為是當權派,就被抓去批判過。只看到羅益中(前年八月二日已死在他自家廁裏)大吼道:「把羅順生押上來!」兩個紅衛兵把父親押上批鬥台。我看見羅益中對著我父親的頭打了一下說:「把頭低下去!」我看見父親老老實實地站在台上,我含著淚跑回了家。家裏六姊妹,我是最大的,我記得最清楚。

我煉法輪功。九九年法輪功被江澤民迫害。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父親把我的寶書燒了十多本,多次罵過我。他被共產邪黨整怕了。燒大法經書,那犯了多大的罪呀!

冬月初八晚上,父親去廁所在門口重重地摔了一跤,這一跤把他摔得快沒氣了。媽媽把父親的假牙都取下來扔了,鞋也燒了。送到醫院醫生不醫了,讓快拉回老家。兩輛車輪換開,十幾個人連夜把父親送回老家。初十到家了,但還沒斷氣,就又去求醫。醫生看後說:十天之內埋了(即只能活十天)。

我冒著被抓的危險,於十二日晚十一點鐘,步行回到老家。所有的人都睡著了,經過長途開車、坐車他們太累了,只有父親睡在臨時搭的床上,母親守在床邊。

母親對我說:這幾天他們太累了,讓他們睡一覺。我看著父親緊閉雙眼,嘴唇都縮了,要不是在家裏我可能認不出他來了,真是皮包骨呀!

我對著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三遍,看他動了一下,我趕緊喊了聲:「滿滿(滿滿是地方土語,爸爸的意思),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裝有師父講法的mp3塞到他耳朵裏。五分鐘後,看到他嘴在動,好像在說甚麼。我仔細聽,他說:「不行了,要死了。」我忙說:「你不會死,師父在等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大師救你。」他點了點頭。

我又說:「滿滿,你二零零零燒了我的大法書,你跟師父認個錯,我幫你寫個聲明發到師父面前,師父是大慈大悲的,一定會救你的。你如果同意認錯,你就點個頭。」父親點了點頭說:「李大師,我錯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對我說:「你快走,不然他們(指當地專管迫害法輪功的人)要找我要人。」

看來父親頭腦還是清醒的,就這樣,多年沒有見面的父親,我只陪伴了不到半小時就離開了。可惜的是,弟弟妹妹們都在樓上睡覺了,我一個也沒見到,這麼多年也不知他們是否安康?

我離開了家,在漆黑的夜裏走呀走呀,好不容易走到住處,立即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說:「師父呀,我父親能活上十一天都是師父的慈悲啊,是大法的神跡!」我馬上打開電腦,替父親寫了鄭重聲明發到明慧網。

冬月初十,十幾個人開了兩輛車懷著悲痛的心情回來埋老父親,十八天後,還是這兩輛車和這十幾個人載著父親又浩浩蕩蕩地回雲南了。現在一年過去了,我父親不但沒有死,現在自己還能自由的走動了。

我父親能活到今天,是師父救了他──大法顯神威。我們全家人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法輪大法救了我父親!父親在老家那十八天,很多人都來看望他,都為他歎惜落淚;而後凡是認識父親、看望過他的、聽過他的故事的世人,無不為他的重生而驚訝。在此希望他們都能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度過大劫難,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