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家屬:感恩大法的慈悲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家屬,我的婆婆是一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我很愛她、敬重她,這裏我習慣的稱呼她媽媽。記得媽媽最初問我:「相不相信神的存在?」那時的我說:「我要親眼見到才會相信!」後來一次接一次的神奇發生在我身上,讓眼見為實的我深深體會到:這個世界真的有來自高境界的神奇力量,這力量能改變我們的命運。

我在第一次懷孕九週的時候,產檢是胎停孕了。所以在準備再要寶寶前,我做了產前檢查,結果查出有子宮縱膈(子宮縱隔是子宮畸形的一種類型,其存在可致不孕,難孕等)。但我們夫妻還是試著想要寶寶。幸運的是很快就又懷孕了。可是好景不長,在懷孕兩個月時出現了先兆性流產,家人馬上送我去醫院掛急診。大夫診斷的結果是:先兆流產,不建議保留。如果非要生,那麼很有可能是個不健康的孩子。當時幸好媽媽在身邊,我們才心裏有底,我們堅持要這個寶寶。大夫給開了好多的保胎藥。

回家後媽媽跟我說:你想要這個寶寶,就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按媽媽說的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月後,我們的寶寶健康地出世了。

法輪大法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卻遭到江澤民集團的造謠、迫害。在這樣的環境中還能明辨善惡,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得到上天的護佑。我的親身實踐證明了善待大法真的有福報。

在懷孕中期,我經常看到一些奇異的現象。我看到周圍好多白色透明的泡泡圍在身邊,好像把我包起的感覺,那些泡泡很輕盈,我走到哪兒她們就跟到哪兒。在我懷孕三十二週左右,一天我看到一團亮亮的似流星般的球狀物直接砸到我的枕邊。另外,我肚子上的妊娠紋特別像一個萬字符。

終於等到寶寶要出世了。因為我整個孕期都過的比較愉快,所以子宮縱膈的事情早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了。就在生產的前一天我都沒有想起來。我是剖腹產,主刀的是產科一把手,學習了最新的子宮B-Lynch縫合技術,麻醉師也是全院最好的。整個手術過程我很清醒,能清楚的聽到醫生的對話。當孩子取出來的時候,我能聽到寶寶哭聲洪亮,護士把她抱到我的跟前跟我交代一番。

可是隨後卻聽到主刀大夫讓護士去取血,護士前前後後的忙碌著,當時整個產室的氛圍一下變得很緊張。我猜測肯定出問題了,那時的我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心裏求大法師父:「師父,這個時候就只有您能救我了,請您幫幫我,求求您了!」我被順利的推出了手術室,回到產房後,就聽到主刀大夫過來責備我媽說:「產婦子宮縱膈,為甚麼術前不告知?產間出現了子宮大出血,使用子宮B-Lynch縫合(子宮背帶式縫合)但仍然止不住血,當時要準備摘除子宮了,可是忽然血就止住了,保住了產婦的子宮。」我明白了,是關鍵時刻我想起了大法師父,師父慈悲得保護了我,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這些神跡在我身上一次次的發生著,使我堅信神的存在,堅定的相信大法師父、相信大法。於是正式的請了一本《轉法輪》,在照看孩子期間也會抽出時間學習大法,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我家寶寶出生後經常聽奶奶讀大法著作,剛會說話時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還會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曲,在兩歲的時候會背《勸善歌》。現在寶貝三歲半了,她經常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總是要求給師父上香。

我家的寶寶身體非常棒,智商也高。發生在她身上的神跡更多,我就不一一列舉了,就說最近發生的一件事兒:前兩天爺爺帶寶寶去肯德基吃冰激凌,爺爺在後,寶寶在前走,可是寶寶的右手扶著門,爺爺沒注意把門關上了,結果寶寶的手就被夾進去了。肯德基的門大家都知道很重的,但是寶寶的手沒有腫、沒有骨折,只在手心處留下一釐米的瘀血,當時讓寶寶握手也能做到,所以就沒去醫院。第二天再問寶寶,已經好了,沒有任何問題。

媽媽經常跟我說:一個人要知道感恩。大法使我受益良多,出自於做人的本份,我理應要維護大法,雖然做不到去弘揚,但是如果身邊有人污衊、誹謗大法,我就從心裏不舒服,就會發自內心的去維護大法,去為大法辯駁。

作為一個生活在法輪功學員身邊的人,我感受到的是大法的慈悲呵護和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和寬闊的胸懷,這裏我要向人們說句心裏話:大法是值得去弘揚的,大法弟子是值得人們尊敬的。我們應該善待大法,善待所有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