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老同修的離世反思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今年九月四日,突然聽到一位老同修離世的消息,心裏很沉重。

這位老同修與我在一個學法小組,生前三件事都做的很好,也願意幫助同修,為人和善、寬容,在做事上能為別人著想。他女兒、女婿不修煉,但都非常理解和支持,也幫助做發表三退名單、下載明慧文章等,給同修提供了很多的方便。

這位老同修今年七十多歲,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曾和老伴同修上天安門打橫幅為大法鳴冤,也曾遭到綁架、酷刑迫害等,二零零五年十月十日從黑龍江省安康精神病醫院回家。回家後,他加入了講真相救人的行列,無論到哪,只要碰到的人他都不錯過。

老同修在妹妹家的市郊開了一塊地種點菜,每過幾天就會去一次。我曾和他交流過,不要因為種地耽誤了寶貴的時間,他說去種地能接觸有緣人講真相,又能打真相語音電話,一舉好幾得。九月三日他又去弄地,他和妹妹一起去的,弄完後回家的路上想起了工具落在地裏了,他讓妹妹先回家,自己去取完直接回家,第二天他妹妹給他打電話沒人接,又給他女兒打電話,他女兒說沒回家以為是住在姑姑家了哪。這時妹妹趕緊去地裏找,看到哥哥已經倒在地上,手捂著胸口,鼻子流血,已經離世。

九月六日,我們一行四名同修參加了葬禮,看到老同修的遺體,心情十分沉重,很痛心。我們在殯儀館稍做休息,師父給我打開他心通的功能,這時老同修和往常一樣很謙卑的連說幾遍謝謝,又說:你和我交流我沒有重視,還找理由,現在感到很後悔,還有情也沒有放下,沒能跟師父大圓滿一起走很遺憾。還囑咐我幫助一位同修,千萬別讓她落下。

遺體火化後直接去墓地,到了墓地看到墓碑上新刻的老同修的名字。原來他老伴二零一二年離世,女兒很孝順,給母親買了墓地,現在的墓地多是雙人墓地,當時母親的名字刻在一側,另一側留給父親,他父親當時沒有參加老伴的葬禮,但後來去墓地看到給自己留的另一半,悟到是不對的,並沒有改過來。

老同修家是個學法小組,我們看到他把大法書放在櫃子的最底下,真相資料、護身符、粘貼等都放在床下,在這幾年的迫害中同修因有怕心,又怕大法書被搜走,總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哪都放。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也多次談過敬師敬法的問題,我們也和老同修交流過,但還是沒有換地方。

這件事也讓我想起來自己在敬師敬法上的不足,二零零六年冬天,我和丈夫流離失所時生活非常困難,我們夫妻倆堅持背《轉法輪》,每天背幾頁,早上三點起來,到三點五十煉功之前複習前一天背的法,租的土房沒有甚麼取暖,有時來了惰性就躺在被窩裏背。這樣背了三遍《轉法輪》,三年的時間都是這樣做的。當我意識到流離失所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時,返回家鄉,開創了修煉環境,但有時幹活累了,還會躺著背法,有時也在幹活時聽師父講法,還覺得自己做的還很好、很精進哪!

聽到老同修的遺憾使我震驚,嚇了一身冷汗,深挖自己,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看到自己過去的做法都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這麼多年才悟到,修煉太嚴肅了。這血的教訓警醒我,以後聽師父講法、背法、讀法都要雙盤腿,端端正正的以一顆虔誠感恩的心去學法。

老同修帶著遺憾、帶著對師父的愧疚走了,他本應該帶著本體和師父一起大圓滿,就因為以上的不足等被舊勢力拖走了,留下了深深的遺憾。這次參加老同修的葬禮,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並能及時醒悟,同時也能使同修引以為戒,使大法少受損失,謝謝師父的點悟。

與同修共勉師父的一段講法:「有許多大法弟子,在這些年修煉當中不斷的出現一些個問題。矛盾還好說,出現許多病業關,甚至於很多人離世。其實哪,嚴格的說,修煉人表面上看不出來是甚麼樣。當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別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實質上很多人在心裏的執著,人是看不到的。很多自己放不下的東西也埋藏的很深,也知道這些東西不好,還怕別人知道,叫人知道還不好意思,可是作為修煉人自己又不重視,又不能夠認認真真的去消除它,認識到這些問題,把它做好。也有一些個很小的事情,修煉中不當回事,結果出了大問題。」[1]

如有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