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蒙瀟等被致死案看中共的黑社會特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網報導了這樣一則消息:四川金堂縣大法弟子楊貞祥撰文,《成都市「610」害死蒙瀟 圖謀殺我滅口未遂》。文中說: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四川金堂縣淮口派出所警察把我從家中綁架到金堂縣看守所迫害,在同一監室中,還關押了一位年輕女大法弟子蒙瀟。聽她講:她是城廂鋼鐵廠的中層幹部,大學畢業,人很消瘦,因迫害自己流離失所,在租住的房子被綁架到看守所已有一個月左右了,老家是南充市人,她媽媽瘋了,父親腳是跛的,還有個弟弟。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蒙瀟每天早上七點左右被帶出去了,要晚上十一、十二點鐘才被送回監室,身體看著迫害的很嚴重。一次,我問她:天天把你帶到哪裏去,去做甚麼?她悄悄的告訴我:「他們給我打毒針、灌食(她一直絕食反迫害),有時把我送在金堂縣清江鎮的四川省勞改局醫院迫害,有時送到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迫害。」

因所長我認識,是淮口家鄉人。有一天,我向他請求說:「蒙瀟都被關押了一兩個月了,都沒吃飯,你們就做點好事,把她放了嘛。」蔣說:「上頭(成都610)說了,死都讓她死在監獄裏,不准放出去。」

我被關到第二十八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左右,這天晚上蒙瀟沒回監室。快到中午了,看守所破天荒的給我端來豐盛的飯菜,有韭黃炒肉、蒜苗鹽煎肉、豆腐、一碗白白的大米飯。警察說:「老年人,你快吃,吃了淮口派出所的車子來接你回去。」

一直等到下午四、五點過車才來,我回到淮口家中已經天黑了,派出所的人多次囑咐我丈夫:「人交給你了,人好好的喲」。我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就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整個腦袋都腫了,臉腫的很大,嘴歪斜,口水順著嘴角往外流。醫生說是「面癱」。第二天,蔣增堯一行還特來我家「看望」我,所謂的「關心」,當看到我的情形,沒有死,他的臉變的很慘白。當時我沒明白過來。

回憶在看守所全過程,後來我明白了為甚麼弄一頓豐盛的菜給我吃,吃了叫我馬上走。他們怕我把蒙瀟的事說出去,在飯菜裏投了毒,要殺人滅口。因我吃的很少,沒達到致死的程度。

十六年來,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被他們用這種卑鄙、無恥的黑社會手法迫害致死掩蓋罪惡的,綁架、暗殺、謊言、恐嚇、栽贓,無所不用其極,被冤死的學員難以計數。

陳湘睿
陳湘睿

湖南省衡陽市法輪功學員陳湘睿(男,29歲),因拒絕轉化,2003年3月11日晚上9點,時任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長雷振中帶領警察將陳湘睿綁架到市公安局大打出手。電棒、鐵錘加書本、橡膠棍……。致使頭顱骨骨折,顱內出血,五臟六腑全部打壞,肋骨、鎖骨、腳背骨被打斷,腹腔內抽出2500升血,腦中樞神經致命損壞,於次日早上在衡陽市中心醫院含冤離開人世。在第二天警察立即將陳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親戚多人挾持到市靜園賓館,逼迫其父母簽字,並派二卡車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將陳湘睿屍體押送到火葬場強行火化。因其父母不肯簽字,警察強行將其全家關押至14日才放人。

2002年10月24日,山西省朔州市懷仁縣鵝毛口七位法輪功學員到省政府張貼真相資料,上午9點被抓,下午4點楊豔英(女)、張愛花(女)、李美蘭(女)、邢引弟(女)4人在刑訊中被警察用電棍電擊毒打致死。面對警察同時將四名女性法輪功學員刑訊致死的慘案,為封鎖消息,山西省公安廳直接出面銷毀證據、威脅家屬、重判其他知情法輪功學員,將剩下沒有被打死的3人史素萍、王明霞、王英香重判15年徒刑。

陳建寧一家
陳建寧一家

2002年8月28日,江西省武寧縣公安局政保大隊、石渡鄉派出所一行六人到該鄉官田村法輪功學員陳建寧(男,31歲)家,以弄清真相光盤來源為由,強行將他抓走,當天下午將他活活打死。為了掩蓋真相,當晚派出大批警察到該鄉所有有法輪功學員的村,上門遊說造謠,說陳建寧已自殺,你們不要出去,並通宵守候在各村不准人員進出。8月29日縣委副書記、縣人大主任、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檢察院檢察長等一行人與死者家屬見面,與此同時陳的妻子唐美芬在派出所被警察拷打,以強迫家屬在賠款一萬五立即火化屍體的協議上簽字。陳建寧被火化後五小時,唐美芬才被派出所放回家。

江錫清一家
江錫清一家

重慶市法輪功學員江錫清(男,66歲)於2009年1月28日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迫害致死,家屬們用相機拍下了一些鏡頭,被發現後當場被二十幾名警察(包括火葬場的人)搶奪、毀掉。家屬打110報警,現場警察在旁邊答腔說:「公安就在這裏,110不會來」。家屬堅持要守靈,當局不准,並宣稱是家屬鬧事,隨後,幾人夾拖一個家屬把他們拖出殯儀館,然後將身體還有餘溫的江錫清強行火化。

何行宗
何行宗

湖北省麻城宋埠鎮法輪功學員何行宗(男,55歲),2001年12月8日早上,他在本村大路旁電線桿上張貼法輪功標語,被宋埠派出所警察發現,在路邊活活被打死。警察為了掩蓋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並將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張法輪功標語傳單揣到他衣袋裏,而後請來法醫進行人身鑑定,謊稱死者身上沒有傷痕,是貼傳單時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後事時,發現何行宗脖子上有兩個深凹進去用手掐出來的深印,後腦勺有重傷,下身睪丸被捏破。村裏的群眾見何行宗這樣被警察活活掐死,堅決要找派出所為何行宗討個公道,但派出所卻威脅說:這個事情你們不要找我們,我們也不找你們,他是張貼傳單而死。

十六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就是這樣一樁樁發生著。在中共獨裁暴政的體制下,其實整個國家就是一個大監獄,許多憂國憂民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律師等維權人士也都在遭受著中共的迫害,所有民眾都被中共的謊言欺騙著矇蔽著。最近發生的數百維權律師及人權活動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中共公安部還通過喉舌人民網和央視對維權律師王宇等及其所在的鋒銳律師事務所進行抹黑、打擊,採用的實際就是黑社會組織的手法。

據明慧網消息,從5月底到8月27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超過十六萬的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訴訟狀副本。在大紀元聲明退黨(含團、隊)的民眾已逾兩億一千萬人。習陣營打虎進度已逼近江、曾等巨虎,逮捕江澤民、曾慶紅近在咫尺。

奉勸那些仍然被中共謊言矇蔽欺騙的人,不明真相追隨中共惡黨的或還認為中共好的人,對中共仍然抱有幻想的人,在這亂世之秋,千萬別再犯傻。今天我們再次把這些迫害真相曝光出來,就是讓人對中共的邪惡本質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中共已淪為徹頭徹尾的黑社會組織,它只要存在一天,它的邪惡本質就不會改變,它就會繼續做惡。只有解體滅亡中共,這些邪惡的迫害才會結束,中華民族才會長治久安,人民才會安居樂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