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酷刑 河北辛集市韓成栓控告惡首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韓成栓,男,六十二歲,家住河北省辛集市位伯鎮,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中,曾被非法抄家三次,關押洗腦班二次、鄉派出所二次、辛集看守所二次,石家莊勞教所一年。老伴、女兒也多次被關押,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給韓成栓全家造成了重大損失、痛苦和傷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韓成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惡首江澤民,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

韓成栓在他的控告書中說:我從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修煉之前的一九九二年,患有腦血管神經偏頭痛、第五個頸椎骨骨質增生、肩周炎,還有最痛苦的三叉神經疼。本市幾個醫院治療無望,石家莊二院掛專家門診檢查則說,幾種病同時存在,你是最痛苦的。說神經疼特別不好治,吃止疼片維持吧。並讓我從精神上緩解任何壓力和苦惱,怎麼省心、高興、怎麼安靜怎麼來,否則隨時都有危險。

修煉大法後,師父的《轉法輪》這本書看的不到一半時,有一天突然頭劇烈的疼痛,淚流滿面,並感覺再疼一點,我就要死了的感覺。「快給我念書」,我聽著講法睡著了。第二天醒來,身體好輕鬆啊。多年來的疼痛,所有的病一掃而光,太神奇了。這本大法書《轉法輪》太神奇了,從此有了堅定地信念,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善待他人,以前打過架的主動認錯和解。

我是木工,打家具的,結賬時,三百、五百、十塊、二十塊多給的,還有連買木材時的回扣都不要,自認為是不義之財,要了缺德。二零零五年兒子結婚,去批發部買煙二十條,卻要了二條煙錢。婚後還錢,老闆查賬,但對不上,村名對不上,老伴說只要日期對,那就是俺,就這樣,老闆如實的要了二十條煙的錢。修煉真善忍,這不正是對社會對國家做了百利、千利、萬利而無一害的事嗎?

多次被綁架酷刑迫害的事實

1、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由鄉派出所所長趙根堂帶領幾個惡警,深夜把我強行抓進派出所,趙說,你是重點打擊對像,並對我大打出手,我的牙被打掉一顆,罰頭頂著牆站立數小時,非法關押二十天左右;二零零零年,因不寫「保證書」,我和哥哥被鄉所長趙根堂抓走,並被拳打腳踢,非法關押二十天左右;

2、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辛集610耿佔峰,夥同鄉派出所十幾個闖入我家非法搜查、抄家搶走大法書籍、資料、摩托車一輛,並把我非法關到辛集公安局。耿佔峰說:「煉法輪功的還有誰?材料是從哪來的?」還讓我下跪,我不從,七、八個惡警上來就是一陣亂打,瞬間全身是傷,血流滿地,頭暈倒下血流不止,叫來醫生說得縫五、六針。

後來故意對著我,把師父的法像撕成一條一條的燒掉,我怎能看下去呢?我大聲說:「住手,你們這是犯罪,會遭報應的。」後來,警察用木棍重壓,殘酷折磨。他們使我坐在地上,腿收回,把戴銬的手套在腿前的明骨上,把木棍插進腿和胳膊的拐彎處,一邊一個警察換著班的壓手,我的手腫的像饅頭,後又拿膠錘打後心,皮鞋猛踹腳面,電棍電上身,把我按倒在地上用長棍壓住腿,一邊一個人使勁壓,連續三天三夜的殘害,致使我全身傷痕,血肉交織在一起,我的精神承受已達到極限。

這還不算完,還要強行輸液,耿佔峰、耿超父子倆等幾個惡警扯著我(因我不能站立)塞進警車去醫院。他們把我銬在床上成「火」字形,強行輸液,還在我嘴裏灌不明藥水。這時醫生說:「你還給人輸,輸了好幾天,根本不頂事,你這煉法輪功的快說不煉了吧,不然,他就讓我把你給弄死了。」

在公安局,不給吃喝,不讓睡覺,殘害了我五、六個晝夜,在六月三十一日晚,我被關進辛集市看守所,非法超期關押十一個半月。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底,又被送進洗腦班進行迫害,二十天左右放回家。

3、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七日左右,由市610姓王的夥同鄉派出所十幾個惡警闖進我家,把我和老伴蘇藏欣(現已含冤離世)、女兒韓尚和另一法輪功學員抓走,關進辛集市派出所進行迫害,且家中二千元現金不知去向。正是過年期間,家中只剩十幾歲的孩子和我雙目失明的弟弟艱難度日,流淚過年。

4、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市610二報(小名)和國保隊長魏朝輝等十幾個惡警闖入我家,抄走大法書籍、電腦、電視、打印機、大鍋、接收器等私有財產,並將我非法關押到辛集派出所十五天,不經法律程序,非法勞教一年,送到石家莊市勞教所。

在石家莊市勞教所,我被關進小號,兩個犯人包夾,強制罰蹲罰坐小板凳,按他們要求的姿勢不能動,一動就拳打腳踢。從早六點到晚上十一點,每天十六、七個小時,蹲坐各半月左右,致使我屁股破爛、腿腳浮腫、肛門出血,疼痛難忍。之後關押到邯鄲非法迫害,到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