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判刑 遼寧鐵嶺劉春鐵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遼寧省鐵嶺縣法輪功學員劉春鐵,於2015年7月26日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他及家人遭受嚴重迫害。他要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劉春鐵敘述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與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一、生活的不幸引發病痛的折磨

我叫劉春鐵,1969年出生,家住鐵嶺縣大甸子鎮,是一個地地道道農村長大的孩子,經歷過生產隊、分組、單幹,歷經整個經濟貧困時代,家庭經濟條件較差,母親體弱多病,常年吃藥維持。當時哥哥和兩個姐姐都已成家,但經濟條件也都不算太好,在這樣背景下,父親供我上學也很費勁,所以1987年秋末,我初三還沒念完,就當兵入伍去了。當時,父親在鎮集體單位做木匠,屬於吃供應糧,城鎮戶口,我隨父親,這樣退伍以後,就可以安排一個正式的國家工作了。

轉眼三年過去了,我轉業回家,被分配在鐵嶺縣公路段上班,工作在農村修路,收入雖然不算太高,當時在農村也算一個不錯的工作了。

到了1992年冬天,母親的病情加重了,為了讓母親能夠看到我結婚的那一天,我匆匆忙忙的結婚了,母親帶著久病的身體,接下了金盆,完成了她老人家的心願,轉年的四月份,母親去世了。

母親的離世,給我的精神打擊很大,因為母親在世時,特別關心我們,甚麼事都替我們著想,並且,母親在當地人緣特別好,辦事能力也特別強,家裏的大事小情都由母親說了算,母親這一走,我將面臨獨立生活的困境。雖然當時我已經25歲了,在部隊也生活鍛煉了三年,可是我性格內向,對社會和人事關係承受力很差。於是在母親離世悲痛和生活責任雙重壓力下,我不知不覺得了一種怪病,一會兒就胸悶氣短,昏厥過去,一會兒又好了,身體極不舒服。在縣醫院住了一星期的院,也沒能查出甚麼病,只好出院回家,繼續尋醫問藥,也沒有治好病。當時我的妻子有了孩子,我剛剛獨立成家過日子,家裏沒有錢,給我母親辦喪事的錢都是借來的,我也只好帶著有病的身體,強忍病痛,勉強工作,掙錢養家。

當時,我的精神都崩潰了,不知該怎麼面臨以後的生活,身體的病痛折磨,自己孩子還小,生活的路還有很長要走,這種生活責任的精神壓力,我不知哭了多少回,害怕妻子看見傷心,影響孩子。當時生活都絕望了,這樣的病痛生活整整苦熬了三個年頭,真是度日如年!現在想想還不寒而慄,我的身體和精神已經到了底線的承受力,在這三年中,不論是妻子和我們的家人,都跟著著急上火的,也都受到不同成度的傷害。

二、喜得大法,從此生活有了希望

在這苦不堪言的三年裏,醫院治不了我的病,我也只好去求神請佛,到龍首山,請了一尊觀世音,我的病也沒好轉,那我還是練練氣功吧,看能不能治了我的病,我就這麼一打算,機會來了。

1996年秋天,我聽別人說我們家附近有練氣功的,學的人不少,我也想看一看,結果,第二天,我在工作的時候,正好碰上煉法輪功的人,我問他,你們煉的甚麼功?他說:法輪功。我說:我也去煉行嗎?他說:誰煉都可以,師父都管。

第二天晚上,我準時到了他家,他把我帶到了煉功點上。當時我一去,就感覺這個煉功點的場非常好,身體也感覺舒服多了,學法的人都非常有禮貌。當時叫我坐在前面,聽李老師的氣功講座。我當時對氣功修煉一竅不通,就知道氣功可以治病,我就是抱著能治病的目地來的。當時,煉功點放的是李洪志老師講法錄像帶,李老師的講法的洪亮聲音,當時在場的大人小孩一個說話的也沒有,全被李老師的聲音所覆蓋。我也被這裏祥和的場帶入其中,聚精會神地聽著,第一講下來,我全明白了,病的來源都是自己以前幹的不好事造下的罪業,自己在償還,要想好病祛難,必須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才能消病,祛難。

聽完第一講,當天我回家就睡了一個好覺,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還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夢見一群穿著非常漂亮衣服的仙女,拉著我在天空中飛,看見下面一群人在地裏除草幹農活,拉著我飛到了一個山腰,讓我往山上上,可我怎麼也上不去,一著急,醒了,我一生中從來沒有做過像這樣真實、祥雲繚繞、光彩奪目的夢,我想一定是李老師讓我好好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上到山上去,今後的生活就一定會幸福美好,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按照真善忍做,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三、思想境界昇華,疾病不翼而飛

聽完老師的全部講法,思想境界得到了巨大的昇華,身體都淨化了,病也好了,下面就是我煉功得法後的消業體悟,消業是修煉界的名詞,就是還以前幹了不好事的業債。煉功第二天,我去煉功點後回家睡覺,當時我妻子不在家,只有我一個人,剛躺下我感覺小腹右下角疼痛,當時的感覺就是闌尾炎的狀態。當時,我就心想,我煉功了,不是病,是消業。就這麼一想,又跑到左邊疼去了,我一下全明白了,是師父給淨化了。當時也是非常的疼,我全身冒汗,從炕頭滾到炕尾,我也咬牙挺著,劇痛不一會兒,我就感覺不太疼了,迷迷糊糊,感覺有一個高大的人從我身上往下抓黑糊糊的東西,一層一層的往下抓,不知不覺天亮了,身體任何感覺也沒有了,好像昨天晚上甚麼也沒發生一樣,身體不但不疼了,還輕鬆了不少,哎呀!真是消業,大法太神奇了,李老師太偉大了,我以後要好好修煉。

師父給淨化身體也是我修煉中的一次神奇經歷。學法第六天,我當時正在路上作業,幹活,忽然感覺肚子疼,要去廁所。當時在晚秋時節,天氣已經很涼了,也不會發生壞肚子的毛病,於是我找個僻靜的地方去方便,當一便出來,我一下傻了,全是血和便,我一想自己的腸胃一向健康,沒有過毛病,便出這麼多的血是怎麼回事呢?噢、我明白了,是老師給我淨化身體,我想沒事的!緊接著這幾天裏,我就感覺小肚子總是熱乎乎的,是老師給下法輪了。

煉功兩個月,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李老師第二講開天目,我的天目開了。煉靜功時,我閉著眼睛時,眼前出現象彩電一樣的屏幕,但比電視清楚,是李老師穿著教功帶上的衣服,在一個茅草房裏,坐著打手印呢,清清楚楚的。師父說每個煉功人都有老師看護,看來這都是真實的。我還陸陸續續看到有高大的仙人,像八仙中的鐵拐李拄著拐杖向我走來;我還看到一條翠綠色的天龍,在我身邊臥著,這就是師父說的護法神吧!我還看到像水晶一樣的五色法輪在天空中旋轉,真是美麗極了。李老師講法中的事都是真實的,都是我親眼所見,原來師父說的佛法修煉,這都是真的呀!今後,我一定要好好修煉,做一個同化真善忍的修煉人。

在我身上發生了這麼多超常神奇的事,也促使我堅定了修煉道路,下決心一定要照師父教的去做,所以不論是在工作中,和日常生活中,我都按照李老師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標準去做,所以我工作都是認認真真的完成。大家知道,養路段作業,工作在街處,清理邊溝,打草,完成工作的五成也可以,完成工作的十成那更好,所以,每次我的邊溝都清理的光溜溜的,每次都受到領導的表揚。有些工人對我說:你幹那麼好幹啥?挨不少累的,我們的活都沒法幹了?我說:師父讓我們幹工作一定要把它幹好,要對得起這份工資。工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在我帶動下,他們也把自己的工作質量提高了一步。

在農村,在水田地,剛剛插完苗,需要看水,水不能少了,也不能多了,也不能常流水,所以每天我都很早去放水,但也有別人去,我都先讓別人放完,我再放。還有一件事情,小隊裏有一塊機動地,去年別人種香瓜了,地裏有一層浮草,不太好收拾,所以沒人承包,我一看價很低,我就把它包下來,我們手續都辦完了,但是去年種香瓜那個人還想包,他認為別人不會包,拿價再低一點,沒想到讓我包下來,他又找生產小組長,想把地要回來,當時我妻子,把地都收拾一些了,鄰居說:這件事不能讓,得自己種。但我想到我是一個煉功人,師父要求我們做事情要先想到別人,把方便留給別人,最後我把地又讓給那個人種了。

隨著境界的提高,我的病也沒有了,身體比以前還好,不但沒有了債務,還攢了些錢。父親喜歡過清靜的日子,所以我主動出去自己蓋房。雖然我的錢還不夠,但是我現在健壯,借錢還債不是問題。在這裏我都特別感激師父和大法,給我帶來美好和幸福的日子,在以前有病的時候,別說蓋房子,生活都生活不下去了,哪有今天的奢望,真得謝謝師父啊。

為了蓋房子節省資金,去搞房子基石,在農村大河邊上有最好的基石,我們叫滑石,於是我找一個以前廢棄的石坎,那裏有不少滑石,第一可以摳出滑石後,就可以變成一塊水田地了,是一個一舉兩得的事。但是摳出滑石特別費力氣,因為滑石上面有很厚一層河淤土,摳出來非常費勁,不是一般體力人幹得了的活。要不是學法輪功,我的身體哪能幹了這個活。當年秋天動手摳石頭,一直到來年春天,我一共摳出有三十多粒的滑石,還開出一個大約半畝地的水田。

秋天扣的石頭,得等到冬天地上凍了才能運回家,因為河邊的地裏條件差,誤車,只能冬天運,要不就得用人力用土籃子挑出來,才能運走。秋天扣了來的石頭我都運回家去了,春天扣的石頭,都整齊的放在我開的水田地旁邊了,大約有七、八粒,等冬天再運。可事情發生了,就在我水田的秧苗快長大的時候,不知是誰,把石頭給取走了,而且是從我的水田埂上走過去的,水田埂只能堵水或光一個人在上面走,如果挑扁擔再加上石頭的重量,那水田埂會踩跨了,苗也踩壞了不少,當時就有鄰居告訴我,是誰拿走你扣的石頭了,回家砌豬圈了。當時農村以種地為主,家家幾乎都養豬,搞一些經濟來源,來補充生活的不足。當時我剛想生氣,但是我一想到師父的話(不是原話)做甚麼事也要處處想到別人,要多為別人著想!我想也是,我不是一個平常人了,我是一個煉功人,在利益面前我們要看淡一些,不與別人計較,也許拿石頭的人認為我不要了,因為石頭在野外,也許他著急建豬圈,但不管怎麼說,我也得跟他說一聲,因為我學大法了才能這樣對待這件事情的。於是我找到了他,跟他說:「我是學了法輪功,我就不跟你計較這事了,但是你以後做事不要這樣做了,拿了石頭不打招呼不說,還破壞人家的苗,換了別人,一定不會答應你的,一定會讓你賠錢的」。他說:「是的,真是遇到了好人了,謝謝你了」。我說:「不用謝我,要謝你就謝謝李洪志老師吧,是師父讓我們這麼做的」。

在這期間還有許多心性提高的事。煉功以來,我的身體好了,再也不用看病花錢了,也給我的單位和國家節省不少醫藥費用,我想如果全國人都來煉法輪功那該有多好哇!人們身體的素質都會提高,思想境界也會昇華,人與人之間更和諧,人們都會認認真真的幹好工作,都能搞好各項科研成果,那中國將來一定會富強,昌盛。想到這些,我心裏對大法升起了無限敬仰之心,以後我一定要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別人,自己也一定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人。修煉人在這裏,我和我的家人及親人,都非常感謝我的師父李洪志老師,是他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給了我,給我的生活帶來了新生,給我的家庭帶來了美好,從今以後,我要好好煉功學法,我一定會用一切去回報師父和大法。

四、遭殘酷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以後的日子,天像塌了一樣,我們地區不斷的遭到鎮上、村裏及派出所人員的騷擾,強制我們不許煉和不讓隨便外出,早晚要上大隊簽字,扣押所有學員的身份證,限制人身自由。他們還勒索我們錢財,大隊讓我們每人交800元保證金,派出所讓我們每人拿200元治安費,他們這樣做全都是違法行為,直到今天,他們也沒把錢還給我們。這件事發生在1999年7月20日──2000年之間。

圖謀綁架

我的單位以申錢軍為首的保衛科時常到我家來騷擾,企圖「轉化」,我始終也不搭理他們,他們一看軟的不行要來硬的。大約在2002年3月的一天,他們想綁架我到縣局,我掙脫了他們跑了出來,他們氣急敗壞的到處翻東西,把我師父的法像給拿走了,還有其它東西,真象一幫土匪,這些都是違法行為,私闖民宅搶劫。

2002年4月,我們當地同修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我們明白了,不能讓他們不斷迫害我們,我們應該去證實大法,把迫害的真相告訴世人,於是我們寫了大量的條幅和宣傳品,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們連夜行,從白旗寨到大甸子鎮,整個兒公路沿線及村莊,都掛滿了大量的法輪功宣傳品,金光閃閃哪!

2002年4月的一天晚上,以縣局為首的政保科主任雲平闖到我家,像土匪一樣,也不出示任何搜查證,到處翻東西,並惡狠狠逼問我妻子我的去向,一看也問不出來,只好氣沖沖地走了。

開除工職

沒過幾天,我的單位也下達了如果誰繼續煉法輪功,就開除公職,讓我第二天答覆。在這個時候,妻子站在我的這一邊,這樣對我的鼓勵很大,給我增加了不少信心。可我妻子娘家人可不幹,一直想說服我放棄修煉,保住工作,於是讓我大舅哥出頭跟他們周旋,認為我一定會放棄修煉保工作。實際只要說一句假話,可是我是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不能說假話,也決不能背棄師父。我怎麼能忘記,是師父和大法給我帶來美好生活,於是我就放棄工作跟師父走。

2002年4月13日,鐵嶺縣公路段以申鐵軍為首的保衛科沒能達到讓我「轉化」的目地,於2002年4月14日起大早到我家裏,想將我綁架,我看情況不好,我從後窗戶跑了出去,他們氣急敗壞地留下一個不合法的公職開除單就走了。信仰沒有罪,我沒有犯罪,他們沒有權力開除我,我的這份工作是我服兵役三年,按照國家法律法規光明正大換來的,他們公路段沒有任何權力開除我,他們是在違反法律,濫用職權,將來我一定要控告他。

流離失所

我一看這個家也呆不了了,只好流離在外。在外邊的這些日子裏,也有不少大量外地的同修,他們遭遇同我一樣,看到他們對我證實法有了更大信心。在外邊這些日子裏,我很惦記家裏,因為單位給我開除公職後,還把我本月的工資給扣押,當時我剛建完房子,手裏還沒有錢,還欠別人不少錢,妻子和孩子的日子一定不好過,房子的院牆還沒有砌完,當時基礎都完工了,就等著碼基石砌磚牆了,由於不斷的騷擾,一直沒砌上。當時正值春末了,快要種菜了,我決定回家一趟,把石頭碼上,省得佔別人家的地方,影響人家種菜。

親人被抓

大約是2002年4月末的一天,鐵嶺縣保衛科和大甸子派出所的人,在我離家的這些日子,他們一直派人在我家蹲坑,監控我,這是我家鄰居告訴我的,他經常看見我家屋後晚上有生人,他都不認識,大約監控我有二年的時間,我剛到家,警察就到了我家綁架我,正趕上岳父到我家說:你趕緊走。因為他在外邊看見一個生人,在農村互相都認識。我剛要走出屋,監視我的那個人就來抓我,我岳父一看不好,上前去拉那個人,我趁機跑出屋外,跑到道下一個柴禾垛裏,當時天剛黑,他們沒發現。不一會來五六個人,到處找我沒找到,氣急敗壞的把我老岳父帶到了派出所恐嚇。

無家可歸

我一看這情況,這個家再也不用回來了,我新蓋的房子也不能住了。從此我將走上背井離鄉的生活,無家可歸了,但是我想到大法和師父還在被壞人攻擊,我還要走證實大法、講真相的路,一定要還大法和師父清白。

自從2002年──2004年間,我一直做著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事,在我身邊有很多同修,為講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迫害失去生命,他們的行為都非常感人,他們個個都有幸福的家庭。去北京證實大法一直是我的心願,當時北京到處都是便衣警察,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都順利撤離回來。

我和妻子被抓

在這幾年間,鐵嶺縣公安局政保科雲平,不斷去我家騷擾。大約在2003年的一天還把我妻子抓進看守所,當時把我家的孩子都給嚇著了!

我總覺得在外邊靠一些同修養我們總不太合適,我自己決定找一份工作養活自己和家人。因為孩子一天天也長大了,也需要錢,不能讓妻子掙錢養家。到了2004年春天,我找了一份工作,雖然活髒點,可還挺好幹。由於我是修大法的,所以工作總是認認真真的把它幹好,沒過多久,就被老闆相中,管理技術,做實驗工作。從此以後,我家收入也高了,直到2006年9月我家也攢了點錢,我決定把孩子接到市裏來上學,以方便照顧。

他們一直想綁架我,對我的妻子跟蹤,一直從單位跟到我家(鐵嶺市前八里村出租屋內),綁架了我和我的妻子。當時是2006年9月14日,鐵嶺市國保科長孫立忠帶領國安和610人員十多人,沒出示任何合法手續,用萬能鑰匙,打開我家的房門,闖進來綁架我和我的妻子,到處翻東西,像土匪一樣,共計拿走我價值1000多元東西,包括手機、隨身聽等物品。

逼供、勒索、判刑

綁架後,把我和我的妻子關進鐵嶺縣看守所進行迫害。在2006年9月17日,他們又把我帶到大隊一個嚴刑逼供的黑窩,帶我的人以孫立忠為首的國安人員和610人員,用吊銬吊我三天三夜,又用電棍電了三天三夜,逼我口供,還有拳打腳踢,把我的手腕都吊腫了。他們怕我手廢了,三天後把我送回看守所。當時一位好心的獄友,替我餵飯,我手腕腫的太嚴重拿不了東西,過了十多天,我的手腕才消腫。

2006年9月,鐵嶺縣公安局勒索我家人4萬多塊錢,最後我還被他們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執行。最可惡的是鐵嶺縣政保科長雲平到處網羅罪證加重迫害我,一直把我非法關押到2007年2月5日新年,才放我出來。

我家的孩子一直在我們家被迫害中長大,他的幼小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每次警察抓人,我家的孩子精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學習和大腦都受到影響,時常做噩夢,一直到今天,還揮之不去,作為家長,我們只為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我的孩子卻遭到如此不公的待遇,以後誰為他的將來負責……

自從我被關押和嚴刑逼供後,我的身體也受到嚴重傷害,現在幹點體力活都很吃力,勉強掙點錢維持家庭需要,一直持續到今天。

而我的遭遇,也只是千萬中國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致死,多少個家庭支離破碎,都無法計算。我們法輪功學員只因是為了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卻遭到如此不公迫害。這場迫害給我本人和家庭及親屬,無論從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在這裏我請現在的政府重新考慮法輪功問題,設身處地的為你的國民考慮,一定要徹查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將他們繩之以法,還法輪功修煉者清白,還李洪志師父清白,再還法律的莊嚴。

訴訟請求

請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對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和其它相關責任;並立即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停止迫害法輪功;依法取締層層「610」;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給我們合法的修煉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