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綁架野蠻灌食 趙忠麗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安達市趙忠麗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屢遭綁架、非法抄家和關押,多次被野蠻灌食,她年老的父母整日生活在恐懼中,最後含冤離世。趙忠麗今年六月把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寄到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並已收到檢察院的收據。

以下是趙忠麗在控告書中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情況以及遭受迫害的具體事實。

我是一九九八年末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煉功前體質弱,關節炎、腦神經、婦科病都比較重。脾氣暴躁,婆媳之間關係緊張。我看到姐姐修煉法輪功後心臟病好了,我也走入了修煉。隨著不斷看書,學法煉功,遇事多找自己 ,按《轉法輪》書上說的為別人著想,不說假話,對誰都好,夫妻和睦,婆媳關係也融洽了。在善待他人的過程中,我身體上的病全好了。

江澤民發起迫害法輪功後,被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對我們家騷擾不斷。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當地派出所警察孫克明、魏濤、陳旋等人經常敲窗砸門,逼迫我交出身份證。孫克明恐嚇我未成年的兒子,使孩子不敢回家。電視裏播放的捏造、誣陷、誹謗法輪功的謊言,使我父母、公婆、丈夫等非常害怕。警察還要綁架我,我無奈離家。那時,我的姐姐、嫂子因為修煉法輪功都被抓。

過了一段時間,我剛回到家,派出所所長李繼安、警察孫克明、陳旋等人闖入我家,非法抄家並綁架了我。到了派出所,李繼安帶頭用手銬反銬並打我,我的手被手銬勒得變了色。警察連夜把我送進看守所,國保大隊王佔林、林水對我進行非法審訊,王佔林打了我。

我絕食抗議,看守所讓不明真相的刑事犯給我灌食,他們把我拖到灌食床,用管子從鼻子插進去再拔出來,並轉來轉去。我痛苦地掙扎並高喊,呂秀雲被你們灌死才幾個月,你們還想灌死我嗎?她的胃被灌食時弄破造成死亡。犯人們聽了才住手。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第五天,我又被灌食昏死過去,醫院診斷為冠心病非常嚴重。因為呂秀雲剛被迫害死,我又出現這種情況,他們怕我也死在裏面,又關了一天,孫克明讓我在釋放書上簽字。

回家剛十幾天,派出所指導員林水帶人又一次綁架了我,關進拘留所,當時綁架了三名法輪功學員。我們再次絕食抗議,警察魏保中、魏濤、孫中信、李長治等給我灌食時,我的牙被撬鬆。非法關押十三天後,直到我出現生命危險才放了我,那時我瘦的嚇人。

二零一三年,我又一次被警察綁架,羅福帶張曉東等把我家翻了個遍。那時孩子要高考,我被關了十五天後,在親人的營救下獲得自由。

之前,因為我屢遭迫害,父親害怕要與我斷絕關係。後來父親生病治不了,也治不起,他看我和姐姐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脾氣也好了,老父親也走進了修煉,他的病也好了。但是,由於我經常被綁架,沒時間陪父親學法煉功,他總怕我出事,老父親和老母親長期生活在恐懼中,最後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