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澳洲小弟子:參加香港遊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十五歲,出生在一個修煉人的家庭。當我還在娘胎裏的時候,媽媽和姥姥學法、煉功、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媽媽說每次學法的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會變的很安靜,好似睡著了一樣;有時還會用小手指戳媽媽的肚皮,好像是告訴她我聽懂了師父的講法。在尊敬的師父慈悲呵護下,我從小就身強體壯。在兩、三歲的時候,我坐在手推車裏就開始和姥姥一起郵寄真相信和張貼真相標語了。

二零一一年,我來到澳洲悉尼,在這裏,我可以自由地走到街上拉橫幅、講真相。我可以直接把大法真相資料傳遞給渴望被救度的人。講真相的自由環境和國內邪黨的打壓、迫害相比是天壤之別。我感到從未有過的高興和激動。這是師父賦予我的珍貴機會,我一定要盡我最大的努力去講真相,多救人。

我每週都參加大組和小組的學法。每次參加遊行的時候,我都會被天國樂團雄壯、震撼的音樂所吸引,夢想著有一天我也可以成為其中的一員,吹奏出大法的音樂去消滅邪惡,助師正法。

師父看到了弟子的願望,不久我就有機會在一位同修叔叔的指導下吹奏長號。因為我沒有基礎,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很不容易。在學習的過程中,每當我想偷懶和懈怠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對師父發的願望,深感羞愧,仍然堅持苦練。

在師父的加持和叔叔的幫助下,大約過了半年的時間,我就如願成為了天國樂團的一員。我要和我的法器──長號一起努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到二零一五年,我參加悉尼天國樂團已有兩年的時間了。過去的兩年,悉尼天國樂團都有同修參加每年的香港遊行,回來後分享他(她)們的心得。我很感動,也想和叔叔阿姨同修一樣,參加七一香港遊行,走到鏟除邪惡的第一線。

我知道香港路途遙遠,來回的飛機票也很貴。於是我萌生了一個想法,我要自己打工掙錢買去香港的機票。我於去年聖誕節期間在大型購物中心門前或是在海灘等地演奏長號。除了跟隨天國樂團演出之外,這是我頭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吹奏,心裏不免緊張,滿身冒汗。但是想到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勞動掙錢買機票去香港,心裏又是無比的激動。我還利用暑假期間到麵包房打工。就這樣,一點一點,我攢足了去香港的機票錢。

香港遊行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具挑戰的遊行。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在攝氏四十度的高溫下遊行四個小時,這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年七月一日香港遊行當天,我跟同修們早上九點就到集合點煉功、發正念。我在那裏見到了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大法弟子。當時的氣溫是在三十度以上。我在煉功之前就滿身大汗,衣服早已濕透。我看到周圍的大法弟子跟我的情況一樣,但是他們都精神抖擻,筆直站著。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我就不停在心裏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克服一切干擾。並請求師父加持。不一會兒,我的心就慢慢靜了下來,就不感覺那麼熱了。煉功、發正念之後,我們一起背師父的《論語》。我感受到一個非常祥和,強大的場。

到了下午一點,氣溫越來越高。指揮讓我們取出各自的法器,排好表演方陣。當我把長號取出來時,發現它已經被太陽烤的滾燙。天國樂團一開始的三十分鐘音階練習就已經吸引了很多常人來觀看。當指揮帶領大家吹奏《神聖的歌》時,觀眾們立刻拿出手機,照相機在拍照、視頻。

下午兩點,我們在大小鼓鼓點的指引下來到了遊行出發的位置。太陽曬的我渾身難受。指揮讓我們放下樂器,去上廁所。我利用上廁所的時間在陰涼的地方站著休息。十五分鐘過後,我回到隊伍當中。我驚訝的看到很多同修沒有休息,而是站在烈日下煉功。他們的神情是那樣的慈悲、祥和。我打心眼兒裏對他們肅然起敬,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在修煉上的差距。

我再沒離開隊伍一步,在太陽暴曬下一直等到下午三點鐘,天國樂團終於可以出發了。我走在隊伍中,心情無比自豪和榮耀。但是,炎熱的天氣對我是巨大的考驗。走了不長時間,我就感到疲憊,體力下降。我的腳步越來越沉重,步子也跨的越來越大。我旁邊是一位台灣同修,他邁著矯健的步伐,全神貫注的吹奏,絲毫看不出他有一絲疲勞。看到自己與同修的差距如此懸殊,我很慚愧。旁邊的同修看到了我的狀態,笑著鼓勵我說:「小伙子,加油啊,我們還沒走完一半的路啊。」我振作了起來,但是走著走著,突然我的眼前一黑,接著身體開始打晃。我意識到這是邪惡舊勢力的干擾,我絕不承認它!我立即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邪惡舊勢力,並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堅定的發出一念,我一定要堅持到遊行結束!這時,在我們遊行隊伍旁邊突然有一群常人揮舞著旗子,不停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加油!」這聲音深深震撼到我疲憊的心,我的眼前瞬間清亮起來,身體也不晃了。在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正如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的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謝謝師父!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堅持走完了遊行全程。在最後半個小時的站地演奏時,我感覺我的身體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舒服極了。我順利地吹奏完所有的曲子。

香港七一遊行,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與同修在修煉上的差距。我非常珍惜這次難忘的經歷。我發了一個願望,我要參加每一年的香港七一遊行!

就在我寫稿的過程中,有一天清晨,我清清楚楚地做了一個夢。夢境中,我被一輛疾馳的火車狠狠撞飛出去,就在我將要落地的一霎那,一個大大圓圓的法輪從我的背部把我輕輕托起,放到了地上。我深知,是師父又一次替弟子消去了業債,給了弟子新的生命!弟子叩謝師恩!弟子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來報答慈悲偉大的師父!

說來很慚愧,我仍有很多不足,離師父的要求距離太遠。例如,我喜歡睡懶覺,不能夠保證每天學法、煉功。還有我至今剛剛做到單盤。就連這次法會投稿,我也是猶豫再三。一是覺的沒甚麼可寫,二是擔心自己寫的不好,不發表怎麼辦?從中暴露了自己的怕心,虛榮心和愛面子的自私心理。謝謝鼓勵和支持我第一次投稿的同修。

最後,我想以師父寫的詩與同修們共勉:「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二零一五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