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成長的大法小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來自廣東的大法弟子,自小跟著家人修大法,一轉眼就快二十個年頭了。從懵懂的孩子到亭亭玉立的少女,從幼兒園小朋友到大學生,從學生到老師,這就是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在法輪佛法中成長的小弟子。

迷失再得法

小的時候,爺爺奶奶常常帶我一起去煉功點,我跟著他們學法、煉功、看師父講法錄像,甚至還參加了當地的小弟子學習班。那是一段幸福的日子,自由而快樂。

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邪黨就開始了對法輪大法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與殘酷迫害。我的父母十分害怕,將我和信仰大法的爺爺奶奶分開了,於是我中斷了學法。在離開法的日子裏,從小學六年級到初中一年級,是我最孤獨的日子,我沒有太多的朋友,開始沉浸在小說、電視劇、流行音樂裏,開始模仿著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進行寫作,筆下幻想的世界裏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情感糾葛,像大多數少年一樣,為賦新詞強說愁。現實中,我也開始早戀,學習成績急速下滑。

這時,我在奶奶家看了真相光盤《偽火》。我非常震驚,天安門自焚事件原來是假的,那些莫須有的污水居然潑在手無寸鐵、善良淳樸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奶奶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告訴我,小的時候我常常和她一起讀法,希望我再讀一遍。我如飢似渴的閱讀一遍《轉法輪》,發現自己再也放不下這本書了,我淚流滿面的對奶奶說:我明白怎麼回事了。

自此後,我清楚的明白,自己是大法弟子,要聽師父的話。在初中、高中期間,我再沒有早戀,成績也一直處於中上等,在同學們都盛行請名師家教時,我沒有請過家教,保持在重點學校的重點班級,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堅定修煉

法輪大法真的太好了,我意識到自己從中受益的太多了,不但讓我變得樂觀開朗,而且自從學大法後,我沒有吃過一粒藥,也基本沒有生過病,身邊的朋友們看到我從來不化妝、不保養,皮膚卻特別好,白裏透紅的像嬰兒的皮膚,都很驚奇。我意識到應該想辦法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我除了和身邊的同學朋友講真相,在學校的時候,我常常包裝好真相資料,穿著校服,到各個社區裏發放真相資料。後來自己還想了個辦法,手寫了很多的真相書籤,到市裏的各個書市發放。

有一次,我一邊發放真相資料,一邊在用手機跟朋友發信息,沒有重視發正念,結果被書市裏的員工看見了我發放的真相資料,將我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裏,警察逼我說出家裏地址和情況,揚言要拘留和送洗腦班。這是我第一次直面這樣恐怖的環境,我一直求師父救我,同時堅定法輪大法沒有錯,鼓勵自己信師信法。後來母親來了,幾個小時後她把我接了回家。

可是回家後,恐怖氣氛延伸到了家中,母親沒收了我幾乎所有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籍,每天監視我的一舉一動。之後不久將我送回了家鄉,家鄉的所有親戚都以各種理由「關心」我,逼我放棄修大法。此時堅定修大法的奶奶也出了事,她從床上摔下來,去了醫院之後頭腦就開始不太清醒了,糊塗中她還打電話告訴我她不修了,要我也放棄的話。聽到這我撂了電話,不讓她說下去。我依然清楚的記得,漫漫長夜中,我流著淚向師父保證,雖然不知道身邊的人都怎麼了,但是法輪大法我修定了。那時孤立無援,面對最親的人、最好的同修說了這樣的話,我真切的意識到,修大法真的不是跟風,不是兒戲,沒有參照,是真的要有堅如磐石的意志與正念,才能夠穩穩的走到底,真理是不能被任何人改變的。

當我發出這強大的一念後,慢慢的環境又寬鬆起來了,家裏的人像忘了發生過此事一樣,再也不提那些不好的話,奶奶的身體也恢復了,又走回了修煉。

名利的考驗

轉眼我就是一名大學生了。在大學裏,我常常參加各類的社團活動,非常努力,想了很多點子,做了很多的策劃,主動擔當起很多的責任。但是名利的考驗也來了,在競選社長時,我覺得自己理所當然的會成為社長,可是當時在競選中並沒有我,甚至當屆入選的社長都不想讓我繼續留下來。我那時感到特別委屈,覺得自己為這個社團付出了那麼多,居然沒有人能看到,甚至同學還說我的付出是一廂情願,對這個社團的發展並沒有起甚麼作用。

我開始反思自己,思考自己進入這個社團的初衷,我知道自己當時根本不是為了「社長」這個頭銜進來的,而是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平台,為我講清大法真相開路。在這裏,我的確發揮了一些作用,可是到後期我的名利心就膨脹了起來,做的事情就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了,而沒有從救人、讓同學們明白法輪大法真相的角度出發了。

我想清楚了這些,不再和同學爭奪社團裏的頭銜了,而是默默的工作,默默付出,也不再計較任何回報。事態馬上就變了,獲選的社長主動邀請我作為副社長繼續留任社團工作,同時他在大會上特別對我表示感激,說我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而此時我已經心淡如水了。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修煉人要真正的修心,要在內心深處將名利看得淡之又淡。

救度眾生是使命

大學畢業後,和所有年輕人一樣,我開始投遞簡歷找工作,工作很快就找到了,那是一份成人教育培訓機構老師的工作。我很喜歡這份與人溝通的工作,但是因為顧慮,覺得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很珍惜,想和同事、學生關係搞好後再講真相,不敢馬上給學生講法輪大法真相。結果在工作中屢屢碰壁,不是學生投訴我沒經驗就是學生不喜歡我的上課風格。公司主管甚至找到我告訴我不適合這份工作,也遲遲拖著不和我簽合同。

當時我非常沮喪,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是我真的不適合這份工作嗎?還是有甚麼別的原因?我靜下心來學法,意識到不受學生歡迎是因為我把自己的工作本身看的太重要了,我太自私了,只想自己賺取經驗和工資,沒有把他們當成我的眾生給他們傳播真相。有幸聽到我的課的學生也都是為法來的,他們在這裏短暫的停留中,就是來聽真相的。

我開始從學生的角度考慮,從他們學習需求考慮,同時根據上課內容適當穿插大法真相,讓每一個聽過我的課的學生都能從正面了解大法。我從新唐人電視台裏摘錄一些視頻播放給學生看,學生也通過新唐人了解了更多的真相,從而支持大法。

說也神奇,自從我邁出了第一步給學生講清真相後,學生對我的態度完全變了,我帶的班沒有一個學生對我有負面的評價,學校也很欣然的跟我簽了合約,而且和同一時期進公司的同事相比,我拿到的工資常常是他們的一倍。這是我完全沒有期待過的事情,即使在公司業績最蕭條的時候,我手頭上的學生一個也沒有流失,工資也從來沒有少過,公司領導也因此對我刮目相看。我意識到這根本不是我自己有多能幹,而是明白真相後生命的選擇,都是法輪大法的法理讓我開智開慧,給予世人正確的選擇的同時也給我帶來了福份。

在大法中成長的這些年中,我也走過很多彎路,但是每一次都在師尊的呵護下走了回來,選擇了正道。現在回頭看看,非常感慨,我們的路真的太窄,只有符合「真、善、忍」宇宙法理,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帶給我們的美好,才是我們來世上的目地。

謝謝師父再一次給了我參加法會的機會,前些年的錯過真的非常遺憾。願更多的年輕同修拿起筆來,書寫我們的故事,願更多的昔日大法小弟子回歸大法,不要再迷失紅塵。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