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迫害中去世 妻子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劉繼清,女,五十一歲,家住湖北省麻城市西畈村。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中,丈夫甘運濤,麻城一小的老師,被非法關押三次,強迫放棄修煉,最終被迫害失去生命。劉繼清曾被非法抄家六次,電話長期被監控。這場迫害給她精神、肉體、經濟上帶來嚴重傷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劉繼清向最高檢察院合法提起訴狀,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江氏集團迫害中國善良民眾的事實。

修大法 丈夫肝硬化晚期三天痊癒

一九九六年七月,我丈夫二十九歲時,得了肝硬化已到晚期,醫生說:看他年輕,只能給公費治療試試,盡點道義。言外之意,丈夫的病太嚴重了,治不好了,要是年歲大的,就叫在家裏等死了。

我的丈夫聽到醫生的話,就知自己的病多嚴重了。他回家跟我商量:他的病不好治,公費只報一部份,其餘的還是要自己籌錢。我們有兩個兒子,大兒子七歲,小兒子才一週歲,我又沒工作,一家人全靠丈夫的一點工資過日子,生活本來緊巴巴,哪還有錢治病?他說反正病治不好,借了錢,你們娘仨個人將來怎麼還,他決定不治病,就在家裏等死。

就在我們一家沉浸在悲痛之中時,一位朋友向我們介紹,修煉法輪功可治好丈夫的病,不用花錢,並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疑難雜症醫院治不好的病,煉法輪功都煉好了。

丈夫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沒想到法輪功真的在他身上出現了奇蹟,通過學法、煉功,三天他就恢復了健康。第一天,我扶著他去煉功點,第二天,他扶著自行車去,第三天,他蹬著自行車去的,完全沒有一點病態。病來得突然,好的又快,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以前患有嚴重胃病、咳嗽、腰痛、腰椎盤突出等多種疾病常年折磨著我,經常吃藥、住院,夏天也不能用涼水。沒想到通過修煉,嚴格按「真善忍」標準指導自己修心向善,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足,看淡名利、得失,學煉法輪功不久,身上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一家人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操控國家機器,公開啟動迫害法輪功,全國所有媒體連續全天播放誣陷誹謗法輪功的報導,一時烏雲壓頂,對法輪功修煉者更是大打出手,我們家也一直處於派出所、公安局、「610」等機構的各種騷擾及迫害中:

丈夫遭恐嚇、非法關押 強迫放棄信仰 不幸離世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丈夫依法進京上訪,回家後,麻城公安把我丈夫非法關押在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所十五天,罰款三千元,勒索生活費五百元,單位扣押丈夫一個月工資,共計損失五千元,我被勒索二百元。

二零零二年,我丈夫去法輪功學員家,麻城公安局以「集會」為由將丈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十六天,勒索生活費五百元,才放丈夫回家,丈夫所在學校又扣了他一個月的工資。丈夫在裏面挨了打,回家後,更加害怕。

丈夫所在學校領導、校長何秋旺給他施加壓力,把他非法關在學校辦公室兩個月,不許他上課,不發工資,不許他煉功。他對校長何秋旺說:「我是得了絕症,煉法輪功好了的,如果不煉,就會死掉了。」何秋旺說:「死也是為革命而死,我們革命老先烈為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拋頭顱洒熱血,你死了算甚麼。共產黨叫你活你就活,叫你死你就得死。」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讓這些人的人性完全泯滅了,草菅人命,不管別人的死活。

在公安和學校的壓迫下丈夫害怕了,不敢煉功了。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六晚十二點多,丈夫突發病死亡。原本我幸福美滿的家庭被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得我家破人亡。

劉繼清女士多次被綁架受迫害的事實

二零零四年,我在麻城街上與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麻城龍池派出所把我綁架到龍池派出所迫害,將我經營的小生意(賣八寶粥、銀耳湯)所有物品沒收,並抄了我的家,非法抄走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就這樣,不知綁架多少次,非法抄家多少遍了。

二零零五年,我又被龍池派出所綁架,他們又非法抄了我的家,在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放回家。回家後,我清點自己的物品,發現我經營小買賣的物品被搶走,金項鏈、兩塊手錶、大法書、師父的法像都被非法抄走了。

二零零六年,我在外講法輪功真相,被麻城黃金橋鐵路派出所綁架,把我的副食店給抄了,不知道他們搶走我多少東西、多少錢。兩個警察用鐵鏈子打我,我的胸部被打傷。

二零零九年,我在閻田河講法輪功真相,被閻田河派出所綁架,他們沒收我身上現金,我被送到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我與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五天後才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全市由國安大隊丁鵬成、「610」董家鵬帶頭,各派出所出動警力,大面積綁架我們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綁架八位法輪功學員。我被南湖派出所在家裏綁架到第二看守所,我和另一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五天,麻城公安將我和一男法輪功學員送到武漢板橋洗腦班強行洗腦「轉化」。

武漢板橋洗腦班,是一所人間地獄:那裏關押了很多湖北省大法弟子,每天強迫大法弟子看污衊法輪大法、誹謗師父的碟片,每天強迫寫思想彙報,強行寫轉化的「五書」,不按照他們指令,就威脅、恐嚇、酷刑迫害。猶大、陪教,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時監管,監控大法弟子的一切行動,並且猶大、警察、陪教每天開小會,研究如何用軟硬方式來強行「轉化」大法弟子。

在洗腦班,沒有一點人身自由空間,箝制思想,強售其奸。將「法輪大法真善忍」美好理念破除,將「假、惡、鬥」邪理強行灌入大法弟子思想中,你越罵人,就說明你轉化到位。將好人轉化成壞人。在那裏,我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受盡五十一天精神折磨,才回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國安大隊丁鵬成、王玉鋒、馮向等十多人又把我從家裏綁架到麻城第二看守所,同時還綁架了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他們又抄了我的家,搶走師父法像、煉功播放器、影碟機、手機、現金不知被他們搶走多少。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六,我在街上講法輪功真相,被人舉報,麻城特警把我綁架到南湖派出所,他們非法刑訊逼供,當天將我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南湖派出所又把我從家裏綁架到麻城第二看守所迫害,我絕食抗議七天,才放我回家,勒索生活費三百元。在第二看守所迫害我的警察叫滿平,扣我的錢都是他幹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我與八位法輪功學員到木子店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們被麻城木子店派出所綁架,派出所所長劉世發沒有人性,狠狠的打大法弟子,劉世發和他請的打手、警察把我們往死裏整,並辱罵我們的師父。麻城國安大隊丁鵬成、王玉鋒等幾位把我們押到麻城第二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我們絕食抗議,十五天後,我被放回家。其中有二名法輪功學員絕食六天後,麻城公安請來法輪功學員的親人來哄騙法輪功學員吃飯,他們的陰謀得逞後將二位法輪功學員送到麻城洗腦班繼續迫害、另二位法輪功學員送到武漢獅子山洗腦班繼續迫害。

十多年來,我被多次綁架、關押,抄家、洗腦,給我帶來巨大的精神、肉體傷害,經濟損失。我家電話長期被監控,每到「四二五」、」七二零」敏感日,我家屋前屋後時有蹲坑、盯梢的,讓全家人過著忐忑不安的生活。

十六年來,江澤民威逼各級領導執行其邪惡指令,從中央到省、市、區、派出所、街道、居委會、單位等,各級「610」與公安迫害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飯碗、為了升遷或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今天,希望這些人能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真正脫離和共同制止這場給中國帶來無盡災難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