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四口之家剩兩人 金潤芳母子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明慧通訊員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上海嘉定區金潤芳、馬國彪母子向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投遞了控告書,要求對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犯罪行為予以立案偵查,追究其刑事責任,並予以法律制裁。

母親金潤芳,六十八歲,上海色織機械塑料配件廠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不長時間,原來的十多種疾病,包括美尼爾氏綜合症、偏頭痛、肩周炎、頸椎炎、坐骨神經痛、貧血、嚴重失眠、關節炎、胃炎、網球症、抑鬱症等都好了。金潤芳的兒子馬國彪,四十四歲,從一九九九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金潤芳的丈夫、婆婆也修煉法輪功,全家三代四口人一同修煉,家庭和睦,幸福美滿。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之後,全家人陷入了無盡的苦難中,精神和肉體都受到巨大傷害。金潤芳五次被非法綁架、拘押、抄家,被非法勞教二年,判冤獄四年。馬國彪五次被非法綁架、關看守所、洗腦班,並被非法勞教二年,判冤獄六年。金潤芳的婆婆和丈夫不堪壓力,於二零零五年和二零一三年相繼離世,一個美好的四口之家只剩下兩人。

以下分別為金潤芳和馬國彪自述控告事實。

金潤芳自述

一九九六年三月四日早上,我去中山公園散步。因長期病假,十多種病折磨得我憔悴不堪,婆媳又不和,心中憂鬱,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法輪功煉功場地,被他們的寧靜祥和所感染,免費教功還借我書看。通過看書和煉功,十多種慢性病,美尼爾氏綜合症、偏頭痛、肩周炎、頸椎炎、坐骨神經痛、貧血、嚴重失眠、關節炎、胃炎、網球症、抑鬱症等等,煉了法輪功後不長時間相繼都好了,近二十年沒進醫院看病吃藥,給國家單位節約不知多少醫藥費。原本生活危機,經常以淚洗面,想不到學法煉功後使我非但無病一身輕,還懂得了真正的做人道理,婆媳關係相處好了,能忍讓、寬容,處處事事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別人,家庭和睦,幸福美滿。

可江澤民犯罪集團濫用職權和國家資源,投入巨額資金,動用公、檢、法、武警、軍隊,區、街道、居委會,跟蹤、盯梢、監控、竊聽,對待一民間信仰團體迫害長達十六年。因身心受益我不放棄信仰修煉,就依法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多次遭到非法綁架、抄家,兒子、丈夫、婆婆都受到非法判刑、勞教、綁架洗腦、上門恐嚇。由於江澤民犯罪集團滅絕人性的迫害、污衊誹謗法輪功信仰團體,煽動驅使不明真相的人仇視法輪功,使我和兒子幾次被抓被判。丈夫在二零零八年非法關押期間出現腦梗症狀,但仍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被當地「610」、街道居委會監控,孤身一人,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二零一一年春丈夫又遭車禍(腿部骨折上鋼板)送進孤老院,我和兒子在獄中更是心急如焚,可想而知他的處境也是備受煎熬。在經歷了長期迫害之後,我丈夫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離世。

我於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拘留在長寧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收到行政警告處罰決定書;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被非法拘留在閔行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非法拘留後勞教兩年。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被當地警察上門非法綁架抄家,非法判刑四年,兒子也被非法判刑六年。每天這樣提心吊膽的生活,婆婆不堪壓力於二零零五年正月離世。

由於江澤民結黨營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實施了對法輪功信仰團體滅絕人性的迫害政策,使無數的黨政官員為其獨斷專行的妒忌而荒唐的賣命效力,製造了成百上千萬的冤假錯案。我在二零零零年四月僅在公園煉功就被公安非法抓進看守所關押,因遭到不公對待,我就講真相,又被非法關押兩次,我就上訪討回公道,卻被遣返送女子勞教所勞教兩年。整個一年都在騷擾、威逼、恐嚇中度過,兒子也因此工作受到牽連,不能正常上班。就為了講真話,也被非法關押多次。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們在家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直播的新年晚會,被當地「610」非法闖入抄家,掠奪財物,連收藏在儲蓄罐的硬分幣都一掃而空,事後再問無人承認。在被非法關押入獄期間,隊長為了政績,犯人為了減刑,層層施壓,做些傷天害理的事,教唆那些刑期長,能說會道的犯人直接參與迫害,經常對我踢打、謾罵,稍有不爽就用較厚的書豎著敲打我頭和背部;睡覺時抽枕頭不給睡;罰坐小圓盤,屁股坐爛了不許動;一天只能洗一次臉、手和腳;大熱天在禁閉室不讓吹風扇;知道我不浪費糧食,就多打飯讓你硬吃,吃了難受嘔吐她們高興好逼你吃藥。

種種不擇手段的行徑就是為了轉化,若不是信仰真、善、忍,四年刑期早被逼瘋致殘。

馬國彪自述

我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四日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海澱看守所九天,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關押在長寧看守所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綁架至青浦法制學校洗腦班三個月,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關押在長寧看守所三十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被非法關押長寧看守所轉上海第三男子勞教所兩年,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關押嘉定看守所冤判六年提籃橋監獄。迄今為止已造成家庭親人奶奶和父親二人離世,母親也被關監獄遭受精神與肉體雙重迫害,至今未能恢復。

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起開始學煉法輪功,他深奧的法理讓我明悟人生的真諦,也為我們一家人有幸得遇佛法而自豪。正當我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崇高聲望的嫉妒,利用其擔任黨、政、軍最高職位所掌握的權力,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以來,一手發起、策劃,組織、監督和實施了全面迫害法輪功的犯罪活動,任意踐踏中國的憲法和法律,侮辱誹謗法輪功修煉群體,利用輿論工具大規模地進行挑動仇恨法輪功的煽動宣傳,驅使各級政府的官員、公檢法人員、企事業單位管理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給我個人和家庭造成了極大傷害。

想當年我父母親是多年的藥罐病號,自從學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所以習慣了每天去公園煉功,正因為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所以根本不相信政府部門會打壓法輪功,更不相信會對祛病健身的煉功人實行抓捕,然而在二零零零年四月,竟因我母親在公園煉功而非法關押,並非法抄家,我與他們論理,他們說是上面規定的。我母親本身身體就不是很好,煉功之後才好轉,被關在牢裏不要她命嗎?我心急如焚就趕往北京上訪,未料本該傾聽訪民訴苦的信訪辦卻早被「假令」操控,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了,因此我被非法遣送回上海處以治安拘留十五天,並停止了我的工作。因天天被居委派出人員騷擾,威脅,我母親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我卻被誘騙綁架到青浦法制學習班強制洗腦三個月不讓回家。這不是國家執法機關知法犯法嗎?事後還要向我討取住宿伙食費,有這樣訛人嗎?堅持信仰不聽某個領導人的話就要被這樣折磨嗎?

好不容易找個工作,就被那些騷擾人員上門攪和,威逼恐嚇,無所不用其極。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在銀星假日酒店才做了兩個月就被長寧國安非法綁架關押一個月,奶奶和父親就是在不斷騷擾,驚嚇中度日如年。又逢規劃拆遷,為了想儘快換個環境,和地產辦人員二話不說就搬了,還貼錢買了現在的住房,這都是大法教我們要處處為他人著想,遇到以前,誰不爭幾萬啊?奶奶當時也有八十六歲高齡了,不是擔驚受怕的話她老人家還能更長壽。好不容易盼回了勞教兩年的母親,也想已搬了新家,會好些。我在上班時又被長寧國安非法綁架,他們還不解的問:你以前年年是三好學生,還是區級的,現在為甚麼要反政府?我就說了是江澤民個人行為要迫害,我們只是在講清真相,沒有反政府,他們不信,要我寫保證書不練了就放我,我堅持信仰自由原則,被送勞教兩年。勞教期間親眼目睹犯人虐打法輪功學員,都是隊長指使,許諾減刑期,他們才敢肆無忌憚的往死裏暴打法輪功學員。按理監室都有監控錄音,可那些打手們用抹布捂你嘴讓你叫不出來,其餘四五人拽胳膊掰大腿,二零零三年十月,法輪功學員陸幸國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當時的組長司導龍,張鳴,董偉等十多個犯人毒打致死,而那些打手們卻個個得到減刑,至今逍遙法外。可憐奶奶就是在這無度的擔驚受怕中含恨離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家在收看新唐人電視台播出的新年晚會時,被一夥來歷不明的人員非法闖入,綁架並抄家,掠奪電腦兩台、複印機兩台、打印機一台、刻錄機、塑封機、切紙刀各一個,事後發現連我收藏的硬幣儲蓄罐也被搶走了,再問都推說不知道。我在單位上班,也被非法綁架至看守所。我父親馬冬權將近十二年沒去醫院看病吃藥了,自從被非法關押在嘉定看守所後,身體狀況每況愈下。關了近一年才枉判我六年,母親四年,父親判三年緩刑五年,也是看他身體狀況不行才讓他不進監獄的。父親一直為我擔憂,怕我被酷刑致死,我也違心的寫了五書,爭取到了接見的權利,讓他能看到我還好好的。在我和母親被非法關押期間,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我父親又被當地送去法制學習班洗腦轉化,在腦梗期間都沒放鬆轉化力度,我父親也只能委屈求全不幸的是二零一一年我父親遭遇車禍右腿骨折,雪上加霜,在孤老院又出現幾次腦梗,為了不讓我擔心一直瞞著。二零一二年我母親終於回到了家中,可父親還是在逐年累積的腦梗中倒下了,為了怕我擔心一直不敢告訴我,直到發出病危通知書才匆匆讓我見了三十分鐘。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父親怎麼會經受如此大的磨難。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我父親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好端端的四口之家在江澤民發動的慘絕人寰迫害中二人離世,家財耗盡。在這十六年的迫害中,中國大地有多少像我這樣的家庭被摧毀,多少無辜的百姓被奪走生命,江澤民這罪魁禍首能逃法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