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輟學 一位大法小弟子的痛苦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我叫劉陽,於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和媽媽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候我十三歲。我小時候體弱,幾乎月月都要感冒,一感冒就要紮吊瓶才能好。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以後,我的身體素質明顯變好。

那時候,我和媽媽一起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去修煉,感覺自己心態平和,做事不會急躁,在學校裏別人欺負我,我也不會和人家一般見識,處處為別人著想。

上小學時候,男生們都愛看《古惑仔》我也愛看,我們班男生有的還模仿,上學書包裏背把西瓜刀,有的就帶把小匕首,還有拿雙截棍的。我雖然不帶「武器」上學,在那種氛圍下也學得愛說些髒話,經常幻想「古惑仔」電影裏面打打殺殺的場面,感覺那真是太酷了,心裏還挺崇拜的呢。學了《轉法輪》以後,我知道了,那是違背「真善忍」大法法理的,是不好的,再也不覺得那些電影裏面打打殺殺的場面炫酷拉風了,更不模仿說髒話了。

因為我在日記裏寫過和媽媽一起煉法輪功的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班主任經常找我談話,那時壓力好大,感覺在老師和同學們面前都抬不起頭來。學校搞污衊大法的活動,讓同學們在污衊大法的橫幅上簽字,老師還特意把我叫到前面逼我簽字,要給我拍特寫。在全校師生面前,我實在是頂不住壓力,簽了字。簽字後我心裏非常的難受,因為那是違背了我的本心。在那種高壓的環境下,我都不想上學了。壓力太大了,心靈上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終於熬到小學畢業,上了初中,誰也不知道我的情況,心理壓力沒有那麼大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晚,我和媽媽去鴨綠江邊貼法輪功真相不乾膠,貼到鴨綠江斷橋附近,突然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停在我和媽媽面前,把我和媽媽強行拉到二街派出所,我很害怕。

他們把我和媽媽分別關押在兩個審訊室裏,還羞辱恐嚇我,讓我帶他們去貼過真相貼的地方取證,我不答應,一警察就狠狠的把我從凳子上提起來,用拳頭使勁戳我胸口,還說要把我送進少管所裏關起來。我好害怕,想起小學時候的遭遇,我不想遭遇比小學時候還痛苦的環境,我只能配合他們了。去取證之後他們就不管我了,把我一直關押在審訊室長達十六個小時,不給吃喝,審訊室裏一直開著燈,沒有躺的地方,我害怕得一個晚上也沒有睡覺。

到第二天中午,他們把我一個人放出來,我走回家,一邊走一邊哭,我想我再也見不到媽媽了,越想心裏越難受。回到家,爸爸甚麼也沒說,給我弄了點飯吃,我看見爸爸一臉疲倦,眼睛紅紅的,我就更想哭,躲在屋裏哭了一天。

警察通知了學校,星期一去上學的時候,我被班主任叫出教室批評,之後教導主任又叫我去談話,威脅要開除我,把我送到少管所。後來家裏找人說情,學校強迫我寫悔過書才不開除我。我在學校又回到那種高壓痛苦的環境中去了。後來我忍受不了,就輟學了。

我的這些痛苦經歷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在這裏我強烈要求法辦江澤民,還大法師父清白,還全世界一個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