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蚌埠市洗腦班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安徽省蚌埠市洗腦班是蚌埠市政法委、市610特務組織用來迫害蚌埠市以及周邊郊縣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2000年和2001年洗腦班辦在看守所內,或分批把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送到省女子勞教所辦的洗腦班洗腦;2001年洗腦班辦在市區東部的一家偏僻的小旅館內;2002年在蚌埠市工人療養院內辦過洗腦班,2002、2003、2004、2005年在蚌埠市黨校辦了幾期,之後的十多年,基本上都是在駐蚌埠市各種軍事院校內辦洗腦班,如:解放軍汽車管理學院、海軍士官軍事院校以及214軍事研究所(簡稱214所,實質是炮兵部隊研究所)。洗腦班在蚌埠市年年辦,從未間斷,甚至有時一年辦兩次。

目前,在214所仍有被非法關押的數十名郊縣農村的法輪功學員。那裏的不法分子強迫他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寫了才可放人。

蚌埠市洗腦班跟全國各地洗腦班相似,是由蚌埠市政法委、市610頭目親自操縱,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徐金標、市610辦公室主任王善國帶頭到洗腦班指導部署,各區分局的610頭目,如龍湖區鐘永祥、禹會區歐明貴、韋遙、蚌山區張培傑等到洗腦班配合,從各街道、社區抽調人員,監控、包夾法輪功學員。

採取手段:營造全天24小時思想轟炸的環境,用高分貝的喇叭不停的廣播、誹謗法輪功的言論,每個法輪功學員單獨一個房間,兩個包夾時時監控,強迫看各種誹謗法輪功的電視錄像、灌輸污衊法輪功的材料,強迫寫思想彙報。

更惡毒的是徐金標、王善國、鐘永祥等惡棍將法輪大法師父的法像鋪在地上強迫法輪功學員用腳踩、或者將法輪功學員抬起來將其腳往下按在法像上;或者將學員整個身體抬起來再將其放在法像上、或他們親自用手按住學員的腳踩在法像上(以此來鑑別學員真轉化或假轉化),法輪功學員抗爭不願踩,並向王善國他們講:「善惡有報」時,他們卻哈哈一樂,說:「報應在哪?我們不是很好嗎?」610他們趁學員不注意,或故意叫其出去,偷偷在學員睡的床單下鋪上大法師父的法像,學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坐、睡在上面,等學員發現後各個都痛悔不已。

他們還用恐嚇手段威逼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或哄騙在他們印好的「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名就可以回家了,或者恐嚇他們不轉化以最少判三年刑、開除工作、影響孩子前程等等。

每到政治敏感日,市610、區610、派出所警察,由街道、社區配合闖入法輪功學員家綁架、恐嚇、欺騙等手段帶走學員,或從單位上、或從半路上劫持押進洗腦班,有的法輪功學員還被灌食,或者惡徒在飯裏下破壞神經的藥,就有一位學員在洗腦班吃了被下過藥的飯,幾年來頭部、面部神經常無緣無故顫抖,記憶力衰退。

市610還採用親情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讓其家人(丈夫或子女)到洗腦班陪吃陪住,親人哭哭啼啼,或者用溫情或者用威逼等等,迫使學員違心寫下「不煉功」的保證書。

蚌埠市洗腦班還將鄰縣或農村法輪功學員抓來關在洗腦班,強迫寫下不煉功的保證書,如:2014年2月27日,懷遠縣就被抓來31個學員,關在洗腦班。

許多學員被迫寫下不煉功的保證書,回家後又從新修煉,並嚴正聲明保證書是在610的威逼下寫的,宣布作廢。市610徐金標、王善國、鐘永祥在2014年7月3日---5日到懷遠縣回訪。對那些寫過保證書的學員又恐嚇一遍,以此「鞏固」他們所謂的「轉化」成果。

在如今全國起訴江澤民大潮已來臨之際,蚌埠市洗腦班在市政法委、610的操控下仍在蚌埠市214所(蚌埠龍湖小區)辦洗腦班,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請蚌埠市市區及郊縣的法輪功學員,共同發正念,鏟除洗腦班黑窩,解體蚌埠市610。

勸告蚌埠市610徐金標、王善國、鐘永祥、韋遙等,法輪功是對國家、對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正法修煉,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對基本人權的嚴重踐踏。

目前全國法輪功及其親屬起訴江澤民已達12萬多人,起訴江澤民大潮正在風起雲湧。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眾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禍首。你們也是這次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希望你們能停止迫害法輪功,將功補過,立即解體蚌埠市洗腦班,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