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山東龍口曲紹增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龍口市石良鎮曲家溝法輪功修煉者田香翠,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依法去北京上訪,被暴力截回,被當時的豐儀鎮中共政府人員曹承緒(現為龍口市610辦公室頭目)等人毒打謾罵,電棍電擊、烈日暴曬,七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田香翠
田香翠

近期,田香翠的丈夫曲紹增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他在控告書中說:「我的老伴田香翠,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的病全都好了,家裏、地裏的活全靠她。法輪功講「真、善、忍」,重德向善,提高心性,對家庭、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我非常支持我老伴修煉法輪功。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只要求自己做好人的老太太,卻在江澤民一手發動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被石良鎮政府人員曹承緒給活活打死,十六年來,沒有給我們家屬一個說法,殺人兇手依然逍遙法外,甚至升遷至龍口市610辦公室主任。十六年的冤案不昭雪,天理何在?法律何在?」

依法上訪 被綁架摧殘

二零零零年七月,龍口市豐儀鎮(現合併為石良鎮)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先後進京上訪,被遣送回豐儀。此前,已有曲沛詩、刁忠興、於水等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拘禁,隨意謾罵毆打。七月十二日進京上訪的田香翠等學員,十三日被綁架回豐儀鎮,十三~十七日在非法拘禁期間,他們每天早晨至晚上十~十二點被強制在屋外罰站、日間曝曬,不給水喝,晚上在屋外地上睡幾個小時,白天繼續罰站,還要被逐個叫去污言穢語的謾罵,拳打腳踢。有時五、六個人毒打一個人,不問死活。有的學員挨過五、六次打,有的被強制坐在椅子上,腳擱在另一個椅子上,懸空的腿坐上人,酷刑迫害花樣翻新,這些學員被折磨得個個鼻青臉腫,遍體鱗傷。七月十三日當天不給飯吃,以後開始給午飯、晚飯,每頓飯乾啃半個饅頭,只有十七日早上給了點飯,中午破例給了一點菜,不給筷子,只能用手抓,這是他們的真實情況,毫不誇張。豐儀鎮書記曹承緒對來看學員的家屬說:來領人先拿一萬二千元錢(勒索錢財),但這些清貧的學員當然拿不起這麼多錢。十七日下午,這些學員被綁架到龍口市拘留所。

田香翠被迫害致死

當時六十一歲的田香翠,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進京上訪之前身體狀況很好,十三日被綁架回豐儀鎮後,被曹承緒打罵過一次; 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又被曹承緒、趙金田、柳延波等人無人性地毆打,在氣溫高達三十五度的情況下對她用電棍毒打。後又被罰站,在烈日下曝曬,後來實在堅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過去,此後經常頭昏、噁心、嘔吐,不能吃飯,還不停地咳嗽,吐出的痰中發出腥臭的氣味。

田香翠十七日被綁架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飯。拘留所警察見田香翠實在是身體太弱,昏迷不醒,不能進食,沒敢體罰毆打她,但伙食仍然是老規矩:一天兩頓,每頓一個小窩窩頭。田香翠健康狀況日趨惡化, 二十一日下午,拘留所警察見勢不妙,通知豐儀鎮政府,豐儀政府推卸責任、不作為,卻通知其家屬領人。

田香翠被家屬送至龍口市北海醫院搶救。此時的田香翠渾身是傷,面無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經搶救無效,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八點死亡。家屬合理向北海醫院要病歷,醫院拒絕交出。這明顯違反了住院常規,此中緣由不得而知。

龍口市拘留所警察怕承擔責任,讓田香翠同拘室的人(曲洪蓮、刁海蓮、慕福芸、韓貴珍)寫證明,證明龍口市拘留的未打田香翠,是豐儀鎮政府打的,並按手印。

此前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禁期間,拘留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體罰、謾罵、毆打都是常有的事,到期後,豐儀鎮政府來人接回豐儀,軟硬兼施,採用敲詐勒索、虐待式體罰、非法拘禁二十~三十天不放等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這次田香翠死後,出人意料,其他法輪功學員到期後,直接回家,政府無人露面。

豐儀鎮政府人員曹承緒、趙金田、柳延波等人,作為政府官員,置國法於不顧,濫施淫威,他們無法無天、囂張跋扈的嘴臉都是在江澤民要求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實施的,曲紹增老人今天控告元凶江澤民,把他繩之以法,押上審判台,以還法律的尊嚴,還死者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