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大法弟子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九歲,二零零四年有幸得法。在這十來年的修煉歷程中,我被大法溶煉著,我幸福,我感動。不管在任何艱難困苦的環境條件下,我時刻不忘自己是全宇宙中最幸運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並嚴格按照師尊的要求做著三件事,一直堅定的走在師父安排的救度世人的路上。

一、大法善解深怨

我從小就是那種被人稱之為特聽話、孝順、善良的乖乖女的那種人,一直以來被家人及親友讚揚和喜愛。可是長大成家後,因生一女孩,被婆家強行要丈夫娶另一未婚年青女子為妻,為其家族續接香火。二十多年來我一直獨自養育女兒,並把孩子培養成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的優秀人才。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知道,對婆家及前夫的恨真是深之又深,怨結的大之又大。

二十多年過去了,前夫也未能如願為其家族生出男孩接上香火。反而把自己身體搞的頭髮掉光,滿口的牙也已掉完了,皮包骨頭,乾瘦如柴,並得了不治之症肺癌。我得到消息時他已病入膏肓,當時我心裏一震,馬上常人心上來了,第一念就是:報應,人做惡必遭天譴,就應該是這個結局。但隨之頭腦中反應出:我是煉功人,怎麼表現出常人的心理狀態來了?這不是師父教我的呀。師父教導我們說:「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1] 師父還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1]師父開示:「因為修煉人要慈悲。慈悲也就是把常人一切恩恩怨怨都放下了」[2]。師尊的法使我認識到:對呀,我們修煉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怎麼能與世上的常人去計較恩怨得失呢?天大的事已過去幾十年了,再說,神能與人計較甚麼呢?隨之慈悲心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憐憫和同情。他也是可憐的人,也是應該被大法救度的眾生啊。我悟到,我應放下一切人的恩怨,放下人的一切觀念,用慈悲的心,用大法弟子的容量主動去對待,給他講真相,只有師父、大法能救度罪惡深重的他。

於是,我買了MP5裝上大法的內容,帶上《轉法輪》及其他大法書,還有真相光盤等資料和電腦上路去看望他,見面後他很自責。一切我都不動心,只是安慰他。在心中時時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來救度他的。我給他講大法真相,我說是我師父讓我來救你的,他明白真相後,他內心很震撼,激動的不斷的說: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了我。他主動的做了「三退」,並認可、接受了大法。

當時他病的很重,只能躺在床上聽師父在廣州講法,後來精神稍好點就坐起來看《轉法輪》。他當時就認識到《轉法輪》是經書,是大佛說的話,是真理。能起床時就學煉動功,無法起床就在床上打坐煉靜功。現在已快一年了,學法煉功使他的病有非常大的好轉。和他同一病室的病友都一個個離世走了,只有他現在仍還在人世上活著,沐浴在佛光中,被大法洗滌著。感謝大法,感謝大法師父!是慈悲的師尊,偉大的大法善解了我在人世中的恩怨。

二、剜心透骨中放下對世間利益執著

我在人世間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名人字畫。幾十年來收藏不少,拿常人的話講字畫就是金錢,人的財富,特別是名人字畫更是無限的財富收藏。可這半輩子的心血收藏的無價之寶,我自己親手給燒毀了。

修大法十來年,特別是近幾年,我心中一直在惦記著要將共產邪靈的一切東西徹底全部清除滅掉。但每次想到我這字畫中毛的詩詞,有不少被現代書法家給寫成了不同格式的書法作品,我就捨不得了。多次都下不了決心毀掉,燒了可惜啊,多少錢一幅呢,燒毀的都不是金錢財富嗎?於是,一直拖到二零一四年四月份,我下決心堅決與紅魔決裂,在我家堅決不要邪魔的任何東西,要燒毀它,讓其邪惡沒有任何空子可鑽。於是,我就下功夫在眾多的作品中挑選著:邪的一大包,認為無邪的又是幾大包,各放一邊,準備抽時間找地方燒掉。忙完證實大法的事幾天後的一天,我給師父敬上香,請師父加持弟子,讓我能找個沒人注意沒人看見的地方,將這些常人認為是寶貝的東西順利燒掉,千萬別出任何意外。然後我就用車馱上幾大包上路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找到一個無常人過往的河邊,用火機點燃了我認為辛苦收集一生的財富。熊熊的火苗竄的老高,我正念很強的一邊燒著,一邊不停的念著發正念口訣。看著在火中被燒字畫中的發出啪啪的叫聲,我說看你邪靈往哪裏藏?燒啊燒,足足燒了有一個多小時,總算都燒成灰了,我拍拍手感到如解重負、滿身輕快。回家往那兒一坐才發現,怎麼全燒了?連那些我認為無邪靈的字畫也全都燒了?我傻眼了,腦子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呢?那可是我一生的勞苦心血,真的付之東流了?我發著暈,自責著自己,不解的是自己怎麼就這樣糊塗呢?慢慢的我想起師父說的話:「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3]哦,原來這東西它不應該屬於我這個修煉人的,所以我才這樣稀裏糊塗的把不該屬於我而本該屬於常人的東西給丟掉了。就算是名人字畫,它散發的是黑色物質呀。不應該存在在我的空間裏。我也理解師父的法理,就是心仍然放不下。暈了好幾天了,這已影響到了我做三件事了,我也知道不該這樣心裏很著急,但就是自己跳不出這個「難過傷心」。

一天上午學法時,忽然一個聲音問我:某某你是世間常人嗎?你是個修煉人是出世間的呀!你把人的東西,金錢看的那麼重,你來世間幹甚麼來了?你在史前生生世世輪迴中受盡苦難是為這些金錢字畫嗎?你的誓約,你的責任都忘了嗎?你應該放棄世間一切,包括金錢地位貴重的字畫。它再值錢也是我們修煉人要放棄的,你能把它們帶回天庭你真正的家園嗎?快快放下,放下吧!這不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點化我嗎?師父看弟子老是不悟鑽牛角尖出不來,就用這方式點悟弟子。我淚流滿面,自感愧對師父,又讓師父為弟子操心了。

師父講法中說:「修煉的人是以脫離世間、成就生命圓滿為目地的,執著任何世間的得失、利益都圓滿不了,因為修煉人在世間修煉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執著的各種各樣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話,世間上的任何一顆心、任何一個牽掛的因素,都是一把鎖住人離不開的鎖。」[4]。師尊的法再次重重敲醒了我,我徹底醒悟了,修煉的路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發生,師父慈悲於弟子在用這種方式去我對金錢利益執著不放的心呢。

如今我徹底明白了:字畫金錢利益,常人都稱它們為身外之物,而我們修煉人更得把其看淡,放下。徹底放下利益之心,放棄人間的一切,包括人的任何觀念,人的一切執著和慾望,最後完全徹底放下,捨他個無一漏。

三、正念闖出黑窩

二零一四年「五一」前三天的一個下午,我和同修在街上給世人贈送神韻光盤。我們各自帶幾十張,順一個方向各走一邊,當面贈送給世人。並熱情大方的給人解說著神韻晚會的純善,純美和傳統文化。一路走一路發,走到兩個中年男子跟前,也同樣給他們送上並解說其內容,他們拿到光盤後,立馬拔掉我電動車的鑰匙,隨後就打電話要警車來拉人,原來他們是便衣公安。當時我沒一點怕心,想我是在救人,是在做全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就給他倆講真相,發神韻光盤是在救人包括你們倆,你們回去好好看看這光盤的內容,完全是洪揚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最純最善的,你們都應該好好看看。

說著警車就到了,不由我分說,就強行將我拉上了車。在車上我也沒怕心抓緊時間給幾個警察講真相,他們不但不聽,還不讓我說話。到了派出所後,把我帶到他們的審訊室,坐鐵椅,並將雙手銬在鐵椅上。我仍沒一點怕心,心裏只有堅定一念:我發神韻和《九評》光盤是在救度世人,是按照我師父的要求在做,是在救度眾生,是全宇宙最正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我想大法弟子是來世間助師正法,是來救度眾生的,這地方絕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今天必須得出去,決不能在這裏。同時我向內找著自己在修煉中的漏,我清楚的知道,修煉中就是有漏,也不許邪惡來迫害我。對不明真相的警察問甚麼我都不給予配合,不回答,只是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心裏想著:怎樣讓他們明白真相能把他們救了,他們是被共產邪靈毒害被利用的可憐生命。我在心裏發著正念,求著師父救這些可憐的生命,讓他們不要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不要為難我,有一個好的未來。

我給師父說:師父,弟子要出去,請師父救弟子。同時心裏背著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5]於是,我就對著另外空間邪惡的舊勢力和亂神強有力的說:告訴你們這些另外空間裏的壞神,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師父說:「因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誰也不配管」[6]你們都聽到了嗎?我是大法弟子你們誰都不配來管我。我在修煉的過程中就是哪裏有漏,也不允許你們來迫害我,因為你們不配。我只聽我師父的,你們的任何安排和考驗我都不承認,完全徹底否定,連你們本身的存在我都要否定都不承認。我一遍遍的背著師父的法,一遍遍請師父加持救我,清除、解體另外空間裏的舊勢力壞神和干擾因素。就這樣,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四個多小時後,邪惡甚麼也沒得到,甚麼姓名,甚麼住處,甚麼找不明真相的人來辨認等邪惡招數用盡了,結果一切全是零,邪惡敗下了陣。我走出了派出所,平安的回到了家。

以上是我近一年來經歷的幾個修煉故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