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曹劌論戰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左傳•莊公十年》中記載了「曹劌論戰」這樣一個典故:魯莊公和曹劌同坐一輛戰車,在長勺和齊軍作戰。魯莊公將要下令擊鼓進軍。曹劌說:「現在不行。」等到齊軍三次擊鼓之後。曹劌說:「可以擊鼓進軍了。」齊軍大敗。魯莊公又要下令駕車馬追逐齊軍。曹劌說:「還不行。」說完就下了戰車,察看齊軍車輪碾出的痕跡,又登上戰車,扶著車前橫木遠望齊軍的隊形,這才說:「可以追擊了。」於是追擊齊軍。

打了勝仗後,魯莊公問他取勝的原因。曹劌回答說:「作戰,靠的是士氣。第一次擊鼓能夠振作士兵們的士氣。第二次擊鼓士兵們的士氣就開始低落了,第三次擊鼓士兵們的士氣就耗盡了。他們的士氣已經消失而我軍的士氣正旺盛,所以才戰勝了他們。我看到他們車輪的痕跡混亂了,望見他們的旗幟倒下了,所以下令追擊他們。」

由此,我想到眼下法輪功學員的訴江大潮。現在就是邪惡集團士氣耗盡的時候,大法弟子應像曹劌論戰中的魯軍士兵那樣,乘勝追擊,盡除邪惡,把迫害元凶送上法庭。

迫害初期,邪惡十分囂張,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弟子實行「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和「活摘器官」等滅絕人性的迫害。隨著大法弟子放下生死、慈悲講真相救度世人,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不再配合邪惡的迫害行動,就如同 「曹劌論戰」中二次擊鼓一樣,邪惡的士氣開始低落了。體現在人間,就是邪黨一些職能部門的幹部不再執行邪惡的迫害政策了。

而現在,隨著參與迫害的邪黨官員,一個個被以腐敗的名義判刑,和越來越多的現世報應的出現,當年參與迫害的邪黨幹部個個心驚膽戰,邪惡連老巢也保不住了、舊勢力安排迫害的邪黨幹部,一部份因明白真相而不再參與迫害、一部份也急於「棄暗投明」拋出迫害元凶。從明慧網報導的一些事例就可以看出現在的形勢:

事例一:六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審判庭一庭對法輪功學員王秀香非法開庭。開庭的陣容倒是蠻大的,法官的位置上坐著四個法官,參加審判的中共人員共有八人,可這些人都著便裝。王秀香嚴正告訴在座的人:法輪功不是×教!師父叫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們說哪裏邪?……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大法師父是在救度眾生。法院要求在非法判決書上簽字時,老人寫了:作廢。 一個女法官說:走吧,走吧,快走吧!你老伴兒早在大廳裏等著你呢,趕快回家吧!

事例二:五月二十五日河南淮陽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憲淮二審開庭,十多分鐘就結束了,開完庭王憲淮在上車時還高喊:「法輪大法好!」體檢時,王憲淮血壓一百八十,還有幾樣病,看守所不收。一審的審判長馬駿說:是送你回家還是叫你家裏來人接你?王憲淮說:我自己打車回家。最後家裏來人把他接了回去。

事例三: 七月十一日下午,河北兩名法輪功學員在市區講真相,被綁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警察告訴「你們坐凳子歇著吧」,就沒人管了,也沒人訊問做筆錄。直到有警察暗示說快到外面去吧,將人釋放。

事例四:河南省某市一法輪功學員發放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到某派出所。法輪功學員告訴在場的警察:法輪功是佛法。歷史上迫害佛法的都沒有好下場,我是不想把你們推到不好的那一邊去。有的警察點頭,誰也不問了。然後,警察很和氣地讓法輪功學員「上街吃飯」,學員上街吃飯的時候,沒有一個警察跟著。學員吃完飯,又回到派出所坐著。警察又過來說:「你上街吃飯去吧!」又低聲說:「別回來了!」

這些事例在邪惡迫害高峰時是沒有的。當時,江澤民集團用官位和金錢綁架各職能部門的幹部集體參與迫害,在「殺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輪功不能不抓」、「各地有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的,黨政一把手就地免職」的邪惡政策下,即使是有良知的警察也不敢私放法輪功學員。隨著大法弟子在魔難中用大善大忍之心救度著世人,隨著三退人員突破兩億,隨著中國大陸各階層民眾的覺醒,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終於走向了沒落。

明慧網報導,從五月底到八月十三日,已有超過十四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訴江狀副本。歷史正在展開新的一頁,我們每個人如何擺放在其中的位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