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中共「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獄」字從表面直觀上看是「言」被左右兩條狗包夾著。兩條狗看著不讓說話。如果說話惡狗會撕咬,甚至被活活吃掉。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吉林省四平監獄,就把這「獄」字詮釋和表演得淋淋盡致,登峰造極。

二零零六年四平監獄就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教育監區」。將法輪功學員編入連坐的勞動、生活、休息同步移動的「互包組」之中。由刑事犯「包夾」法輪功學員,不讓學員之間交談,絕對不許正面說法輪大法及其相關話題。如果不服從他們,輕則非打即罵,重則拖入廁所水房群毆或施以皮帶頭抽打或其它酷刑。當「610」組織所謂「攻堅轉化」時,他們就按住學員手腳,由「610」人員施以酷刑。

我曾兩次遭到十名左右包夾罪犯的群毆,一次被幾名罪犯用腳踩住手腳,在水房的水泥地上裸體被罪犯陳闖用腰帶鐵頭抽打背面,再翻過來抽打正面,打得的只有出氣的感覺,極其痛苦。

罪犯陳闖曾在水房公開叫囂「打死他們最多加刑五年」。長春一名法輪功學員不知姓名,被罪犯群毆,導致腦骨塌裂,七根肋骨折斷,活活被打死。為此,四平監獄向家屬賠償二十萬元,罪犯邸少權,陸小風分別被加刑十年、九年。之後不久,二零零九年入獄的通化市姓賴的法輪功學員,九個月後就被姓金的罪犯活活打死。金犯因此加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五剛過,吉林省勞改局教育處長一行到四平監獄布置所謂的「轉化攻堅」,當時的十一監區長惡警周繼佳,召集包夾罪犯開會說:這次省局給我們兩個死亡指標,你們給我往死裏整,出了事我負責。於是一場血腥鎮壓開始了,最沒人性的是:惡警周繼佳把電棍插到石國良的嘴裏電。

那是一座人間地獄,我們精神上被恐怖、謊言和暴力景象摧殘著,身體遭受酷刑折磨,生活上沒有自由,缺食、缺水、缺乏基本的生活保障。整個過程是難以表述的痛苦。用我的話說:活著都不怕,還害怕死嗎?就是生不如死,而且感受上是無限漫長的痛苦歷程。

這就是中共「獄」。是由中共及其人間幫兇製造出來的空前絕後的「獄」。雖然在監獄是由司法系統相關人員實施執行的,但是這一結果不是由社會上的常人、公安、公國、檢察院、法院相關人員舉報、參與、抓捕、起訴、審判的嗎?所以,中共獄是他們共同製造的。

他們有的人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是物理學上不是有一個「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相等」的定律嗎?就是說,你給一個物體施加了多大的力,你的身體也會得到相同的反作用力。那麼你們參與的人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精神傷害、肉體痛苦和死亡,你們也一定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你不信嗎?你看,當年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分子不正以「腐敗分子」或「貪官」的名義落入法網了嗎?周永康和薄熙來不都被判了無期徒刑投入監獄了嗎?這不就是紅色恐怖給我們製造的監獄,同時自己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嗎?

其實,這還不是結束,只是剛剛開始。他們作為宇宙垃圾在人間痛苦而死後,還要下地獄無期痛苦而死。

現在法輪功學員已經開始起訴惡首江澤民。他已罪大惡極,死有餘辜。那麼你們參與者就沒有罪嗎?不該起訴你們嗎?太應該了。不過,生命是可貴的,你們有的人或許尚有一絲人性,所以網開一面,暫時沒有起訴你們。為的是讓你們「放下屠刀,立地反正」。

要想遠離就在眼前的可怕下場,你們只有停止迫害,立即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立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勸他們三退,只有這樣你們才能立功贖罪。

對你們而言,這種選擇太難了。在光明與痛苦無期的死亡兩者之間,你們選擇甚麼呢?可想而知。你們人不是「現實」嗎?你們應該穿越假現實,選擇真正的「現實」。

只有這樣才能解體自己製造的「中共獄」。解體中共獄只有從自我做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