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還自由煉功環境 河北王紅梅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河北省文安縣新鎮鹿町村村民王紅梅,現年四十二歲,二零一零年為給兒子治病,母子倆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七歲兒子罕見的癔症好了,王紅梅自己的身心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身上的各種毛病不翼而飛,放下了對公婆的怨恨,內心充實,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但是,深受中共謊言宣傳毒害的家人由於害怕,卻處處限制王紅梅煉功。王紅梅說:「沒有自由的煉功環境,我心裏非常著急,想不通做好人為甚麼還要偷偷摸摸,而且親身在大法中受益卻不敢公開,在家庭中、社會上都受到限制,打壓,大街上明搶明奪猖獗,警察不積極抓捕,反而卻積極抓這些一心只想做好人的善良群體,這是甚麼世道啊?這些還不都是江澤民造成的嗎?」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王紅梅向最高檢察院、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並已被簽收。王紅梅在控告書中陳述:在被告人江澤民當政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發起了血腥鎮壓,它指使「六一零」在其「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滅絕人性的指令下,控告人王紅梅失去了自由煉功環境,丈夫受謊言毒害,由支持變為反對。根據刑法規定江澤民犯下了侮辱罪、誹謗罪、濫用職權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控告人申請最高人民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要求檢察機關對本案立案偵查。

以下是王紅梅陳述的控告事實與理由:

我從二零一零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這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和丈夫經營一個小工廠,日子過的還可以,雖然在人們眼中我的生活比較優越,但是我並不快樂。這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互不信任,我總覺得很累,活的不踏實。雖然甚麼也不缺,但心靈上很空虛,脾氣也不好,身體也很差,總之,大毛病沒有小毛病不斷,每年花很多錢去醫院檢查。我丈夫哥仨,早已分家很多年,公公婆婆看我們日子過得不錯沒經過我們同意就把我家的地轉給了大兒子,還把我家一半住房分給二兒子,我知道後很生氣,後來又聽香門裏說這是破了我家風水,就更生氣,更怨恨公公婆婆。

正在這時我碰到了一件塌天大事:二零一零年剛放暑假,我那活潑可愛的兒子突然得了一種怪病,變得脾氣暴躁,飯量大增,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睡不醒,把他叫醒,他也是眼睛望著一個地方發呆,嘴裏一直嚷著痛苦、難受、心情不好等等,有時還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根本不像六、七歲孩子會說出的話,去縣醫院、省醫院也查不出毛病。最讓我受不了的是他渾身發軟,有時軟的像麵條一樣,走路總是摔跤,晚上睡覺做噩夢,常常被嚇醒。為了讓他高興,我和丈夫把他的同學找來一大群,只要能讓我兒子高興,那些小朋友們怎麼玩都可以。兒子看到這麼多小朋友確實高興,就一起玩。但是只要和小朋友們跑跑跳跳他就會跌跤,便開始大哭,感覺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就不再和他們玩了,變得自卑。我們想了很多辦法都不管用。

看著孩子受苦,想到他今後的人生,我的精神都要崩潰了,不願出門、不願見人、不願說話,白天吃不下飯、晚上睡不著覺,整天以淚洗面,真是生不如死,感到未來毫無希望。我和丈夫跑遍全國各大醫院,所有檢查都正常,最後醫院判定為「癔症」,一萬個孩子中才有三個孩子得這種病,根本沒治,而且終身離不開藥。我們還跑遍全國各地香門,山裏、廟裏,只要知道的地方就去,把家裏的事業也擱置了。錢沒少花,可是沒有效果,兒子還是每天睡覺,醒了就不停地吃東西,全身無力,吃完藥後精神異常興奮,藥勁一過馬上又打蔫了。眼看快開學了,兒子不見一點起色,我心灰意冷有時還會冒出和兒子一起自殺的念頭。

每天接送兒子上下學,我都會向班主任劉老師詢問兒子的情況,劉老師說他就是愛睡覺,沒精神聽課。聽完這話我心如刀絞,眼淚止不住湧出來,看到別的孩子歡蹦亂跳而自己的孩子趴在桌上,心裏很不是滋味,覺得生活走到了盡頭。劉老師問我兒子為甚麼這樣?我就一五一十全告訴了她,我真的走投無路了。她看我很苦惱就真誠的對我說:「我給你指條道,你煉法輪功吧,大家都說好,可以試試看。」開始我不敢相信,因為受電視毒害,所以也沒在意。可是後來,兒子每天放學回到家都很開心,還總說:「在學校很開心很喜歡劉老師,因為劉老師很善良,又教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還說同學之間要互相幫助,存善心做善事,在家聽爸爸媽媽的話,兄弟姐妹間也要寬容忍讓。」聽後我心裏一震,電視上把法輪功說的那麼可怕,可是她教兒子的東西卻這麼好,兒子之前沒有一點正面情緒,自從跟著劉老師後他很少有負面情緒了,還每天都很開心。當初和兒子一起看病的有一個和他一樣大的小男孩,聽他家長說,在學校受老師和同學們排擠,笑話,以至於孩子心裏難過,病情加重,不願上學,討厭同學討厭老師。而我兒子不但沒有被大家看不起,還有同學陪他玩,尤其是老師對他特別關心,所以病情就好轉了。我回想起劉老師說過的話可能是真的,所以一有機會就和她聊天。我發現她是一個真誠、善良、會替別人著想的好人,和她在一起很祥和平靜,沒有世俗人的虛偽,她說是法輪功讓她變成這樣的。我心裏突然覺得法輪功很好,突然有了一絲想了解法輪功的想法,就找村裏煉法輪功的人要來一本《轉法輪》開始讀。

看完書我才發現,不但沒有人們傳說的那麼恐怖,而且還教人處處做好人,事事為別人著想,不自私自利,一點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感覺這才是真正的一片淨土。我試著按書上說的「真、善、忍」標準去做好人,五套功法動作緩、慢、圓,做完以後很舒服。幾天下來,我覺得像換了一個人,心裏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踏實,對未來又有了希望,身體的那些小毛病也消失了,睡覺也香甜了,更重要的是這幾天我自己學法煉功,並沒有過多的關心兒子,他不但沒有發脾氣,心情還很好,而且這幾天也沒做噩夢,法輪功太神奇了。我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功。

每天學法煉功,我知道了很多道理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內心不再覺得空虛了,對生活也充滿希望,還放下了對公婆的怨恨,對他們就像對自己親生父母一樣,對大伯哥也不計較了,房子和地就當是送給他們了。把這些都放下後,自己感覺無比的輕鬆,身上的病都沒有了,人也精神起來了。更令我開心的是兒子在學校只是偶爾睡覺,不用吃藥也能正常上學了,性格有很大變化,真誠、善良、樂觀,跑起來也有勁了,和正常孩子差不多,也知道替別人著想了。我以前的擔心無奈全都消失了,丈夫臉上也有了笑容,也不用每天熬中藥了。後來我又碰到了一起看病的那個小男孩,看他的樣子沒甚麼好轉,甚至比以前更嚴重了,精神恍惚,自言自語,不跟人交流,愛吃東西愛睡覺,還很胖。他爸爸媽媽說我兒子很好,很有精神,聽到這我才感覺到自己有多麼的幸運,是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和孩子,救了我們這個家。我就把法輪大法介紹給他們,可是他們卻受電視毒害不相信。

通過修煉和我家裏發生的這些變化,這時我深深的知道為甚麼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頂著這麼大的壓力,冒著失去工作,失去財產,甚至失去生命都不放棄自己信仰的原因了。

可這時由於受電視上謊言毒害,公婆、哥嫂開始反對,街坊鄰居有勸我放棄的,也有譏諷嘲笑的。本來丈夫看著我和孩子的變化沒有反對,但後來受周圍人的影響,就開始限制我,在家煉行,但不許出去和其他煉功人接觸。我經常和他講法輪功有多好,但他根本聽不進去,只相信電視上說的。我們之間有時關係搞得很緊張,他說讓我去跳舞、打麻將都行,就是不能煉法輪功,可我就不明白他們明明看到了我們這麼大的變化,為甚麼還是這麼不理解,學「真、善、忍」做好人不行,吃喝玩樂倒隨便。

我沒有自由的煉功環境,心裏非常著急,想不通做好人為甚麼還要偷偷摸摸,而且親身在大法中受益卻不敢公開,在家庭中、社會上都受到限制,打壓,大街上明搶明奪猖獗,警察不積極抓捕,反而卻積極抓這些一心只想做好人的善良群體,這是甚麼世道啊?這些還不都是江澤民造成的嗎?

被告人江澤民無視《憲法》規定公民所享有的政治權利,執意鎮壓法輪功,犯下了侮辱罪、誹謗罪,濫用職權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因此控告人王紅梅申請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被控告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必須受到應有法律制裁,承擔刑事責任,並要求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全部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師父清白,還我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立即結束長達十六年之久的對法輪功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