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百般凌辱摧殘 吉林市雷秀香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五十四歲的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雷秀香,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中,遭受非人折磨,她曾被非法勞教過三次,被灌過藥、打過毒針、用手銬銬在暖氣上、上抻床、被毒打、電棍電、被扒光衣服,被迫害昏死過一次,遭受百般凌辱折磨……

近日,雷秀香向北京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雷秀香敘述遭迫害事實如下:

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這麼好的功法,可是怎麼也想不到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瘋狂迫害。他們不叫人學好,難道叫人學壞嗎?

從那時起我家再也不安寧了,街道、派出所經常來我家騷擾。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只好去北京上訪,可沒想到的是,政府不但不解決問題,還將我綁架到吉林市駐北京辦事處。幾天後我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又一次被綁架,那時小女兒才六歲。警察把我和別的學員一起抓到派出所,又把我拉到豐滿分局照相按手印,我不配合照相,他們就強行按著,後來連夜將我送進看守所,因我絕食他們就強行灌食,一日兩次。有一次,從嘴裏插管子,我閉嘴,他們就竹板子硬撬開往裏倒,特別咸,我就往出吐。後來就插鼻管,半個月後送長春,因檢查身體不合格,才放我回家。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大約六月份一天,我去趕集回來,在集市的路口,大長屯派出所所長方斌領著兩個便衣,非法逼我去我家,要綁架我,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當日將我綁架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我被下到四大隊。剛到那,我喊讓她們放我,有個姓楊的獄警拿電棍電我。大隊長姓關,很邪惡。我不聽他們的,就絕食抗議(因為我修大法做好人,沒有觸犯法律。)他們給我強迫灌食我不配合,他們就把我按到地上,上來很多人按著你,有按手的、有按腿的、有騎在身上壓的、有按腦袋的,剛開始插管,插的不是醫用的食管,是那種硬的黃膠皮管子(就像煤氣罐用的那種),他們不顧你的死活,硬往裏插,尤其從鼻孔插特別疼,上不來氣,差不點沒憋回去。那真是撕心裂肺、說不出啥滋味,把人折騰個半死,就是往死裏禍害你,他們將我的食道和胃裏邊都插壞了,胃裏翻江倒海火辣辣的疼,往出反胃酸、嘔吐、噁心,吐了很長時間的血沫子,再用手銬銬到床上強行打點滴(也不知道是甚麼藥),一天打四~五瓶,真不是人遭的罪。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每天在那被欺凌,就像在地獄裏被小鬼折磨著一樣(真是連想都不願想)。有一次關大隊領人來灌食,我不從,他就使勁打我,揪著我的頭髮將我的頭使勁往地上磕,磕得我頭暈目眩,差一點失去知覺,後又強行灌食,我覺得承受到了極限,大夫怕出事,才制止她。我絕食大約一週。後來我又一次絕食,我被他們弄到獄警室,用手銬將兩手銬在床上,大隊長李曉華出的主意把腳用皮帶綁在床兩邊。她非常陰險、狠毒。從那以後每天都綁。兩隻胳膊疼痛難忍,那時天還很熱,小便不放下來,大便時銬住一直守在床邊上上,把床墊子都弄濕了,尿把屁股漚爛了,特別疼,看著我的人跟醫生說了,晚上才把腳鬆開,白天還是照常捆上,就這樣大約三十天。每天把我銬在床上強迫灌食。有一次灌食還給打了一針,也不知是兌了甚麼藥,打完後一夜不困,肚子往起脹,我難受的大聲叫喊:你們給我打了甚麼藥,我為甚麼這麼精神,還脹肚。他們聽到後過來了,值夜班的獄警王靜過來踢床,氣勢洶洶的吼我,同修聽到後過來關心我,可能他們怕影響不好,以後就沒有這種情況了。七天一檢查身體,他們把我拉到醫院,我在那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封曉春(音)將我衣服掀起來蒙住頭使勁打,打完往醫院拽,過路的人看到嚇得說:他們真打呀!出來之後我又喊,在外邊他們害怕世人看見,上車後又瘋狂的打我,左右開弓打嘴巴,把我打的腦袋嗡嗡響,躺那不動彈了,他們才住手。有一次檢查身體回來時她們把我帶到獄警室,因為我在路上喊,開始打我,我想和他們以死相拼,張桂梅用腳踢我,惡警封曉春(音)、王珠峰用電棍電我,張桂梅還用剪刀強行將我的頭髮剪掉。又強行將我拖回去。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有次讓我去食堂吃飯,我在那喊「法輪大法好」,封曉春把我拖回去後,把我一頓暴打。後來我又絕食抗議,惡警封曉春穿著大皮鞋,在走廊把我從後面一腳踹倒在地一陣猛打,把我打昏死過去,醒來幾分鐘後才知道自己在勞教所裏。在那裏被打罵是司空見慣的。主要是暴打、電棍電、把你銬到床上,讓你連最起碼的生理機能不能自主,拉尿都靠人接,讓人光著身子,顧不得羞恥,踐踏人的尊嚴,這是最折磨人的。從二零零六年三月一直關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才放回。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一幫不明身份的人先把我家的一條大狗給抓走了。第二天,當時我正和兩個孩子在家,大長屯派出所到我家進屋就翻,把大法書給搶走了,我女兒嚇的直哭,兒子求警察:叔叔別把我媽帶走。可是警察根本不聽,強行把我拽到車上,活生生的把我抓走,幼小的孩子不能照看,還有比這種撕心裂肺的場面更殘忍的嗎?

當天我就被綁架到洗腦班,有個叫沈洪全的警察,還有一個猶大祝家輝(男的,原來當過警察。)領一幫人做轉化,轉化的目的就是讓我罵師父罵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做那忘恩負義的事。我不聽他們的,他們就非法打我,把我往地上按,還把大法書拿來讓我坐,我不坐,他們就拿書往我坐下塞,褻瀆大法,他們盡幹傷天害理的事,還有那個叫沈洪全的警察,非常邪惡,他把我逼退到一個牆角,我大聲喊,你幹甚麼,他拽著我的手用遙控器專門磕我的手背上的關節,疼痛難忍,我把手背到身後,他就打腳趾,後來打出一個筋包來,他才住手。我就絕食抗議,他們見硬的不行,又假裝好心來騙我,看我不聽,又送長春勞教所,還是四大隊,副大隊長叫張桂梅,我和另一位同修決定絕食,他們又要強行灌食,我們就以死相抗,就是不配合他們,就把我們用手銬銬到床腿上,天天坐在地上,四十多天,才放下來。有個看著我的人一開始非常聽他們的,我盤腿他不讓,我就對她說:你犯法了,我沒犯法,你沒理管我。」我也給他講真相,經過幾個月的相處,她變好了。她還偷偷的告訴我一件事:大約是二零零一年,在唐山她因偷錢被抓和法輪功的人關在一起,後來她在那裏做飯,認識了一個煉法輪功的同鄉,那個同鄉把住址告訴她了。後來有一天來了一輛大卡車把法輪功都拉走了,還往車上裝鎬頭和鍬,也不知拉哪去了,她回家後,就去找同修家,家人告訴一直沒回來,現在想起來很可怕……。後來他們逼迫讓我做奴工我不做,又被非法加期多關了四~五個月。直到年底才放回。

二零一一年五月末的一天,我一個人在家。突然,大長屯派出所自報是所長的人帶人闖進屋來要綁我走,我不從,所長動手打了我並非法抄家,把家翻了個底朝天。強行把我綁架到派出所,當天又將我送長春勞教所,還是四大隊。她們上來一幫人把我的衣服扒光,用手銬把手銬到床上,幾人掰著我的手,另一個用電棍電,還拽著按的甚麼手印我也不知道。把我的衣服全都拿走了,強行穿囚服。因我吃不下去飯,他們就強行灌食。有一天看著我的人告訴我他們在飯裏放了很多藥,飯都變色了,我知道後,我趁著他們不注意,用沒銬著的手把飯扣地上了,獄醫氣得大叫,叫人從地上收起來給灌進去。每天叫人給穿上囚服用手銬掛在暖氣上,要不就掛在椅子上。有一次我就不穿,只好光著,沒辦法我把被罩扯一塊圍上,當時的獄警是張曉輝,她們把我所有的被罩、床單連線衣、線褲都拿走了,光剩下褲頭了。因為天涼了,多次要也不給,連換洗的也沒有,實在沒辦法,在廁所垃圾筐撿了一條線褲穿。那天來例假,把褲子都濕透了,看著我的人跟值班的人說了,才叫人把線褲拿回來,同修知道後背地裏給我,邪惡的張曉輝告訴大家誰也不准給,把我的鞋也拿走了,只好光著腳,光了很多天,有個回家的同修給了我一雙鞋,我這才有鞋穿了。一次因要大便,那天值班的是大隊長叫李曉華,不給開手銬,沒辦法我只好抱著椅子跑到走廊,她一看沒辦法才打開。

快過年的時候,有一天,把所有的人都趕到一個大教室,說上邊來人了,過了一會兒來一幫人,我說:「我修法輪功犯啥法了,把我們關在這裏受迫害,做好人沒有錯。你們和家人團聚過年,而我們卻妻離子散的」。他們誰也沒吱聲就走了,他們走後朱丹、金立華、李曉華三個大隊長把我拉到沒監控的房間對我連踢帶打,直到我喘氣不正常才住手。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他們找來了猶大,強迫做轉化。將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上抻床抻(也叫死人床),用電棍電,不寫所謂的「五書」就別下來。所謂的「抻床」就是把人用手銬將手腳都固定在鐵床上,整個身體在空中懸著,沒有一處著床,全身的重量就靠四肢承載,所有的關節、腰椎都被抻開,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非常疼痛,那真是撕心裂肺般的劇痛,令人無法承受,一分鐘都很難忍,大小便、吃飯都不放開,有抻殘的 ,有的當時走不了路了,有的頭和手都出現不正常狀態。我在那裏還聽一個刑事犯說,一個非常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叫明豔波(六十多歲),被用電棍電嘴和陰道,還上抻床抻,被迫害的腿、手、腦袋都抖嗦,說話也不正常,自己說頭昏,她們害怕出事,就送醫院檢查,後來就回家了。還有一個叫王蘭英的,被抻後腿就瘸了,不能正常行走。我是被抻了一上午,還有一次抻了一下午。因不做奴工又加了期。我的手因上抻床迫害的不好使,手指、中指、無名指、小指沒有知覺,甚麼也幹不了,回來後,妹妹要給我買藥,我沒接受,開始學法、煉功,很快就恢復了。

這些年我沒少受到非法的迫害,只因為我不肯忘恩負義、背叛師父和大法。這本是做人的最基本準則,被非法拘留過、還進過看守所、綁架到洗腦班兩次,一關就是幾個月,還朝我家要錢。還要遭受非人的折磨。非法勞教過三次,被灌過藥、打過毒針、用手銬銬在暖氣上、上抻床、被毒打、電棍電、被扒光衣服、昏死過一次、百般凌辱折磨……。只因為我要做個好人,不放棄我的信仰。

善良的人們,睜大你們的慧眼好好看一看,想一想,可別再受中共矇蔽了,用你們的本性、天理、良知去衡定是非真偽、善惡曲直。公道自在人心。相信你們會做出明智的抉擇!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