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遭迫害 山東膠州市夫婦狀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山東省膠州市膠萊鎮前韓哥莊村法輪功學員韓豐岩夫婦及四個兒女,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在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韓豐岩全家人都遭到迫害。韓豐岩認為,要解體這場非理性的迫害,就必須起訴元凶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韓豐岩、劉瑞香夫婦將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寄往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以下是韓豐岩敘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實: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們一家七口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給警察講真相被抓,在北京關了我們一天一宿,把我們銬著手坐在地上,和我們一起被關押的還有兩歲的外孫女。

第二天,膠萊鎮派出所警察把我們押回本地,拉到濟南的時候,把我們關押在一個地方,把屋子裏的暖氣搬走,不給吃喝,凍了一宿。還對民眾說我們是人販子。

拉回本地後,把我們關押在膠萊鎮派出所的後屋裏關了兩個月,屋裏的生存條件極其惡劣,沒有床,我們都在水泥地上坐著,在地上睡,水泥地滲水,牆上爬滿了蝸牛。這還不算,警察經常過來連踢帶打。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親眼目睹兩個閨女被警察強迫抱著大楊樹銬住雙手。一個閨女被解開手銬時,胳膊已經僵硬了,只能一直保持抱樹的姿勢,我的外孫女給媽媽遞衛生紙,讓媽媽擦鼻涕。親人遭受的痛苦給我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傷害。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老伴劉瑞香被楊林、寧法軍、寧相輝三個警察毒打,他們拽著她的頭髮撞暖氣片,撕掉了她的很多頭髮,記不清他們打了多久,最後我老伴昏死了過去。等醒來後才發現自己半邊臉都被打黑了。

兩個月後,「610」人員勒索我們每人三千元錢才把我們放回家。回到村裏後,村委又勒索了我們每人一千元錢,一共勒索我們全家兩萬四千元。

我兒子回家後,兒媳把親家的人都叫來,謾罵、毆打我兒子,三個小舅子中兩個是警察,毫無人性的毆打我兒子,最後把我兒子打到昏死。我兒子醒來後,眼睛淌了一天的血。

二零零零年,我和老伴又被綁架到張家屯洗腦班迫害十一天,最後我們老倆口絕食三四天,「610」人員看我們身體不行了,才把我們放回家。

我們回家後,警察天天來騷擾,把我家東西都搶光了,電視、錄音機也被搬走了,最後還給我們斷水斷電兩年,我們晚上只好點蠟燭照明。

這種被騷擾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五年的時間,我們家經常鎖門,我們老倆口整天東躲西藏,即使這樣也被抓過兩三次,每次都關押我們幾天後放回。二零零二年冬天,我們又被抓,我翻過派出所兩米多高的牆逃跑了,從此流離失所好幾年的時間。從此,家中只剩下老伴一人牽腸掛肚,艱難度日。

有一天,我村村委會人員,把我家糧食都搶走了,要餓死我們。

我兒媳由於怕受牽連,經常上門砸鍋砸碗,我兒子怕我們餓死,把一袋子面送到我家,結果被兒媳搶走,家裏的一萬多元錢也被兒媳搜走。由於糧食被搶走了,我們老倆口為了生存,只好到農田裏撿地瓜葉,回家煮了充飢。

二零零五年,膠州市政法委書記,領著七個人,開著三輛警車,來到我家威脅我們老倆口,問我們還煉不煉。我說:「你把我頭割下來,我也煉!」我老伴也正告他們,如果自己不修煉早就死了,槍斃也煉!他氣呼呼的走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我二閨女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王村女子勞教所度日如年,給我們全家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