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棚內外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由於工作環境的關係,我講真相的面較窄。下面把自己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的一些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請慈悲指正。

一、修好自己開創講真相的環境

二零零九年,為了生計,丈夫在社區承租了一個車棚。誰知幾個月後丈夫突然去世,我只好辭掉了工作,回家接手車棚的事情。

小區車棚的工作,只有上班沒有下班,每天人來人往,既辛苦,又繁瑣。在新的工作環境中如何做好三件事,對我來說是個考驗。因過去怕鄰居們知道我煉法輪功,講真相都躲著鄰居,怕他們去舉報我。現在我所在車棚的車主們可都是鄰居,就無法迴避了。

在法中我們知道,在證實法的這條路上,每個大法弟子的工作和個人生活都有修煉的因素,都體現著自己的修煉狀態。怎麼辦呢?

我反覆思考:要想講好真相,首先就必須去掉怕心;要開創一個好的講真相環境,那首先必須先修好自己。

於是我每天都提醒自己以真、善、忍的標準歸正自身的言行,證實大法的美好。我開始和車主與鄰居們善意的溝通,有困難找到我的,我都熱情的幫助,做事時先考慮別人,先他後我。漸漸的和車主的關係融洽了,鄰里關係融洽了,逐漸的鄰居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非常尊重我。不少人願意來和我聊聊天、嘮嘮家常,車主們存車取車有時間的話,都喜歡和我嘮上幾句再走。有的鄰居家的丈夫跟自己的妻子說:「上車棚找煉法輪功的去,學學人家。」

尤其是車棚附近住的鄰居們,自從和我熟悉以來,知道我沒時間做飯,還經常給我送飯來,這家送包子,那家送餃子的。有些熱心的車主從市場剛買來了菜和水果之類的,還都想給我留一些,我就都想辦法謝絕,有些實在推不掉的,只好留一點,這她們才高興。每天都有人幫我買菜,幫我看車棚,這樣我就可以抽空回家忙忙家務或做做飯。

還有夫妻之間鬧意見找我訴苦的。一對中年夫妻兩口子吵架了,早上五點多鐘,女的背著大包來找我,哭著說沒法過了,要離家出走;母女倆生氣吵架,四十多歲的女兒在我這裏哭的大淚小淚的;還有鄰里之間鬧矛盾的,也都願意跟我來訴說。每到這時,我都是用真善忍的法理來開導、勸解她們。漸漸的,這些鬧意見、吵架、離家出走的、鬧矛盾的,遇事也知道用真善忍來約束自己的行為了。我便開始利用這個時機講真相勸「三退」。

講真相勸三退

在面對面的講真相中得真正的實修自己,這做起來真的很難。講完真相後,心裏有時出現怕心,就會想:他們回家後會不會去舉報我?這種想法隨時都會出現。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不在法上。這時我參加了學法小組,和小組同修交流後,同修建議我學學師父在「七﹒二零」以後的各地講法。尤其是師父講的關於「相由心生」的法。

師父說:「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1]師父開示:「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1]

那些天,我每天都在思索著「相由心生」的法,當有一天我靜下心來時,悟到了「相由心生」的更深涵義。我就向內找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私心:作為大法弟子,我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讓眾生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正確的選擇。而我為了自己的安全,卻不敢承擔自己的責任。我發正念排除干擾,解體它們。學法給我增加了正念,我感覺自己高大起來了。法理清晰了,怕心就沒了,再跟車主們講真相時講的也就順暢流利了。

我這個車棚的客戶很多是臨時來存車的。他們都是有緣人,我也不放棄。有機會講真相我就講,沒有機會的話,是年輕人或學生我就送翻牆軟件;是成年人,就送他們神韻晚會光碟和真相小冊子。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這個車棚裏百分之九十的車主都退出了邪黨和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僅舉幾例。有一位新來的車主是位七十多歲的老頭。一次他在車棚擦車子,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講法輪功,講中共的邪惡本質,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我覺的他明白了真相,就問他:你入過黨嗎?退了吧。他說:入過黨也不退。這老頭被邪黨迷的太深了,我對他很失望,就不想再理他。這個老人走後,我想可能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夠,說話的語氣可能讓老人聽著不善,讓他不願意接受。我想自己哪裏做的不對就改,你再頑固,我也要救了你。因為在歷史上你曾經是師父的親人。以後只要他從車棚路過,我就發正念清他的空間場,有機會講話時就繼續講真相,講天象的變化,講入黨時發的毒誓不解除的話是要兌現的。

一次他又來取車子,我說:「大哥,還不退黨啊?快退了吧!」我看了他一眼,發現他在聽,我很誠懇的接著說:「大哥你說,現在這個中共的體制你不是不知道,一黨專制,黑的要命。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的,無官不貪。你入黨這麼多年了,你享受過嗎?你貪過污、受過賄嗎?還是和高官們一樣有特供,不會吃毒米、毒面、地溝油?在這個體制下你受益了嗎?你得過好處嗎?那你為甚麼還那麼維護這麼個腐敗透頂的邪黨?快退出來吧,要不天滅中共時,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就是一個陪葬的,你說你不冤嗎?我為啥一直勸你退黨啊,不就是為了將來天滅中共是你有個美好的未來嗎?不都是為了你好嗎?」聽我說完後,他終於明白了,沉吟了一下說:「那就退了吧!」

我送給他一本小冊子:《為甚麼勸你退黨》。

有一個鄰居大姐,我跟她講了大法真相、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藏字石」蘊藏的天機,大法在世界的洪傳、「三退」保平安,還有中共活體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聽我講完,她說:明白了,太邪惡了,退了!我對那個黨一點好感都沒有,給我退了!我兒子、兒媳婦都給退了,我們都是黨員,我小孫女是隊員,也給她退了!我告訴她:必須本人同意才能有效。等你問過他們,都同意我再給他們退。

我真的為鄰居大姐的覺醒而高興!

鄰居們明白了真相後,有的在心裏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有的隨時找我要真相資料看的,有的說非常喜歡看神韻晚會。還有個鄰居見到跟自己關係不錯的,就告訴她們「三退」保命的真相,勸她們「三退」。我覺得明白了真相的鄰居們真的很了不起。

三、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過去我利用工作的便利條件,把真相資料放在車筐中。現在都是面對面的講真相或發資料。因為我沒有時間像別的同修那樣,每天走出去救人。只有在車棚的門裏門外講和發。

隨著學法的深入,智慧也在增長,有時三言兩語就能說到他們的心裏,就能勸退。可是也有怎麼說也不退的,我覺的他們被邪黨矇騙的很可憐。對不願「三退」的世人,我的做法是不急不躁,根據具體情況講,用法中修出的慈悲,把真相講清楚就可以,至於退還是不退,就由對方自己去決定。

我體會到,給常人講真相要經常講,有機會就講一講,因為他們對邪黨的認識是不穩定的。在面對常人的各種觀念、各種執著和剜心透骨的割捨中,我深深的體會到用心學好法的重要性,因為一切不好的物質因素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都會全部解體。

回想這幾年在大法的修煉中,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自己做的離師父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在這回家的路上,不管路途還有多遠,我都要演好自己的角色,憑著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走下去,不讓慈悲的師父和期盼我的眾生失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