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副處級幹部講真相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現在,我每天是半天學法半天面對面講真相,做三件事,像每天吃飯睡覺,上班下班一樣都成習慣了,年年如此,天天如此,我每天的生活內容就是做好三件事,其它的甚麼都不去想了。

近來,又增加了一部語音電話,在講真相同時打語音電話,兩不耽誤,提高了救人的效率。

下面就說說我講真相過程中遇到過的幾件事。

一、在單位黨員、群眾大會上講真相

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九八年退休。我是市政府機關唯一修煉大法的副處級幹部,我們單位也只有我一個人修煉。因大家看到我修煉後的身心變化,所以在非法打壓的日子裏,單位自始至終沒有為難我。為了應付上面的指令,單位開了兩次黨員大會,一次全局職工大會,讓我所謂提高認識,轉變態度。我將計就計,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洪揚大法。

在兩次黨員大會上,我從不同角度,重點從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講起,大家很接受。

在會上,我心平氣和、實實在在的說:「退休了,我要找一找退休後的幸福在哪裏。我認為健康是每個人的幸福,一是給國家節省醫藥費,二是不給子女找麻煩,三是,最主要的那就是自己不遭罪。大家知道我身體一直多病,最重的是心臟病;萎縮性胃炎後期,再發展下去就是胃癌;還有失眠、風濕等其它的病,煉了不長時間,大家也看到了我現在的身體。心臟病好了,胃好了,涼的熱的都能吃了,覺也睡得香了,這些都是真實不虛的。就拿我的心臟來說,剛煉功時感覺有一個大燈泡烤著,烤了二十多天,之後就感到好像心臟不在了,原來有石頭壓的沉重感沒有了。為甚麼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如此的奇效?因為他是性命雙修功法,要求每個煉功者,必須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修心性,做到真修,加上五套功法。我現在是無病一身輕,走路輕飄飄。」

就這樣,兩次黨員大會我都跟大家嘮家常一樣,由淺入深的,把大法的美好講給每個參加會的人。兩次會上,無一人說過大法的壞話,也無一人勸我:「上面不讓煉就別煉了。」一個大學生黨員說:這都是個人信仰。

在兩次黨員大會後,不長時間,又開了一次全局職工大會,意思是讓我「走走形式」,他們好向上面彙報。在這次大會上,我講了五十多分鐘的大法真相。

開始講真相前,我長出了一口氣,靜靜的面帶笑容的看著大家,大家都很緊張的看著我,稍停片刻,我心情沉重地說:從上學起,就參加各種運動,甚麼大躍進,大煉鋼鐵,人民公社,反右鬥爭;參加工作後,又是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今天整黨,明天整風,甚麼思想改造、大大小小的各種運動就沒斷過,雖然對每次運動心生反感,還是必須認認真真的走過場。好不容易盼到退休了,這回終於不參加各種運動了,該徹底的放鬆了。可沒想到,現在又「運動」上了,而且我還成了我們單位的唯一的一個「運動員」。大家都笑了。

接著我就藉機向大家講: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的好功法。大法書《轉法輪》中說:「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書中還教導我們遇到矛盾找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個比好人還好的人。又談了這功法,對強身健體有奇效,在我身上,和別的煉功人身上都發生過很多奇蹟。

我在煉功初期,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我的左腳後跟長了一個像小米粒那麼大的一個小洞,不停的流血,老百姓說那是個「漏」,是治不好的,一直把身上的血流乾為止。也真是這樣的,血越流越多,白天晚上都得穿一隻厚襪子,上面套個塑料袋。有一次我到浴池洗澡,血流不止,無法穿襪子,把浴池老闆嚇壞了,催我去醫院。還有一次,大白天我一人在家,血流的太猛,我乾脆坐在床邊兒,地下放個盒子,隨它流吧。就這樣好像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覺,醒來一看,還真是沒少淌,從那以後再也不淌了,半個月後,這個小洞長上了,人反而更精神了,嘴唇也不紫了。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流出的都是髒東西,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我在上面講,大家在下面聚精會神的聽,像被大法慈悲的能量場包容、抑制住了,無一人說話,無一人走動。我明白今天是師父加持了我,要不說話怎麼這麼流暢?有理有據的,那些例子是怎麼想起來的呢?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我覺得該說的也都說了,這時一把手宣布:「會就開到這吧!」散會時不少人前來與我握手告別,後來有人告訴我:你那天說的真好,大家都在私下議論這事。

看到我昔日的同事們明白了真相,我真的很感動,是師父幫助了我,給了我智慧,給了我勇氣,給了我正念。我從心裏謝謝師父!

從迫害開始至今,我們單位所有領導,從未找我談法輪功的事,單位也無一人看不起我,見面都很熱情,勸她們三退也很痛快,特別一把手對大法很有正念,在兩次黨員大會和群眾大會上,他說的話,就是:「現在開會,會議到這兒,散會,」會上對大法從未說過一個「不」字。一次,一個工作人員給我打電話,填一個表,我急了:「我煉法輪功,還要給誰填甚麼表?」「啪」就把電話摔了。這個工作人員,向一把手彙報,一把手也火了:「誰讓你去找她了,那破表你給她隨便填上不就行了。」從那以後再無一人找過我。

我們單位從領導到群眾對大法都很有正念,所以大法也福報於她們,一把手很快提升為副市長,原來在職的科級幹部,一個不落的全提升為副處、正處,又提了一批科級幹部,這對政府機關其他單位震動很大。都議論紛紛:一個無權無錢的單位,竟然有這麼多人升遷。他(她)們哪裏知道,是他(她)們對大法有善念,保護大法弟子得福報了。

二、給政府高官講真相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一位副市級女領導設宴請在政府機關退休的副處級以上的女幹部,我想這絕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安排這些該救之人聽真相。但我顧慮心很重,擔心講不好完不成任務。

臨行前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師父啊,今天聽真相的人非同一般,都是有權單位的主要領導,有副市級的、人大的、政府的,有副秘書長、檢察院副檢察長,有稅務局、工商局、文化局等十幾個單位的一、二把手,她們的職務都比我高,請師父幫幫我吧!在我講真相時讓她們閉嘴不說話,只能靜靜的聽。請師父開啟我的智慧,把大法真相講到位。我又找了幾位同修為我發正念加持我的正念正行。我也暗下決心,我是大法徒,今天,我是主角,我是主講,我是在救她們,沒甚麼可怕的!有師父在法在,我一定能講好!於是穿上了自己認為很得體的服裝,滿懷信心的去參加宴會。

見到我的那一刻,她們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發出驚訝的聲音,都說:「幾年沒見面,大姐怎麼變得這麼年輕漂亮了,這皮膚又白又細,白裏透紅。」在酒桌上,她們互相祝福我,我也不吱聲,最後她們都說完了,都要求我說兩句,我說:「你們都說了那麼多,我也不會說甚麼客套話,乾脆我就回答你們心中的那個疑問,『我是怎麼變的年輕漂亮的』,那就是因為我這幾年一直在煉法輪功。」她們聽了都睜大了眼睛,又發出了驚異的聲音,一起問:「真的嗎?」我說:「那還能假?」

我就開始講:「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他是佛家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上乘功法,要求人人都要修心性,在自己心性上下功夫,遇事找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態,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真修,師父就幫你調理身體,從裏往外,像樹的年輪一樣一層層向外推,推到表面,你會顯得年輕,也就沒病了。你看你們,一見面就問『你吃甚麼藥?她吃甚麼藥呀?』我原來的心臟病、肝病、胃痛、失眠等多種疾病都好了,現在是無病一身輕,能不年輕嗎?」其間,還談了不少發生在其他功友、和我自己身上的神奇事,她們聽得入了神。中間有人插話,其他人馬上制止,說:你別說,聽大姐說。還有維持秩序的,多有意思。

最後我告訴她們,我都來例假了,她們更驚呆了,那麼神啊!我說:「我當時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中寫道:『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但不會多,在現階段那麼一點,夠用就可以了,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不然的話,你缺少它怎麼去修命?』當時看了我也不相信,我例假走了二十多年了,怎麼會再來?可我煉了一年多真的來了,就一點,直到現在每年都來兩、三次。」她們都覺得不可思議,真神了。

就這樣,講了近五十分鐘,她們又提了些問題,我一一給她們解答,她們異口同聲說,這功法這麼好,今天大姐不說我們還蒙在鼓裏,臨分別時,有的跟我要書看,我給她們每個人一份資料,回到家中已晚上十點多了,還有一人給我打電話說:「你給的東西我看完了,謝謝大姐。」眾生啊,哪裏知道這都是師父讓我救你們啊,沒有師父的加持我怎麼能完成今天的這個任務?在這裏,我再次感謝師父,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也謝謝為我發正念的同修們!後來我就挨家挨戶登門給她們做了「三退」。

三、回老家講真相

我看到《明慧週刊》上有同修回故鄉講真相的情況,我也心生一念,我住的城市離老家有四百多里地,我也該回老家給鄉親們講真相救他們。

我和老伴(當時還未修煉法輪功)第二天就回到老家,住了一週。把大法的福音真相細細的講給了家鄉的親人,她們也從我的身體狀況、精神面貌,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都說:「原來電視裏說的都是假的呀?那些殺人的放火的原來不是法輪功啊?共產黨總是騙人!」最後有兩人要跟我學功,一個是本村的支部書記,已經退休了;一個是本家姪兒媳婦,我把他們帶回我家,用了一週多的時間,聽了一遍師父在大連講法錄音,教會她們五套功法,給每人準備了一本《轉法輪》,一盒錄音帶及必備的學習資料,讓她們帶回去。

後來開始「三退」,我和孩子(同修)回老家給聽過真相的家鄉人做了「三退」,對落下的人,我後來又回去了兩次,把能救的都救了,該做的都做了,我心中沒有了遺憾。這次回故鄉,讓鄉親們知道了法輪功的美好,明白了電視上的宣傳都是騙人的,還有倆人得了法,為將來大法洪傳埋下了種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