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樹市法輪功學員董立榮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來,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董立榮數次遭到榆樹市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員不分黑天白日的突然闖入家中騷擾、威脅,不出示任何證件搜查,亂翻,實施綁架、搶劫。

董立榮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喜得大法的。修煉前患有多種疾病;神經衰弱、肝病、腎病、胃脹、風濕、類風濕、乳腺炎、等疾病;修煉後幾天肚子裏的硬塊就不見了,各種病全好了,全家人充滿了歡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從此董立榮一家人陷入了恐懼與痛苦之中,失去了往日的溫馨與快樂。

下面是董立榮自述遭受迫害的經過:

非法拘留六十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公園煉功,被警察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六十天。在拘留期間警察逼迫我們幹各種活;種地、修魚塘、給警察洗衣服、打掃室內外衛生。還折磨我,早春時節東北的天氣仍然十分寒冷,把我們推到室外冷凍,直到警察認為凍得滿意為止。吃的是玉米麵發糕,喝的是凍白菜湯,每天都在挨餓。六十天後逼家人交三千元錢,才放我回家。

非法搜查、損壞物品

二零零二年榆樹市國保警察齊力、石海林等人在大街上跟蹤到我家,逼問我姐倆還煉不煉功了,到處翻大法書,他們走後發現倉房裏的煤氣盤倒在地上已摔壞,不能用了。

光天化日之下綁架

二零零四年,我姐倆去郵局儲蓄所取錢,片警楊顏紅跟蹤到儲蓄所,取完錢,其中一個便衣上來搶走我的包,連拖帶拽到屋外。很多人圍觀,警察怕說出真相,蜂擁而上,板著我的脖子,捂著我的嘴,強行拽進警車裏,威脅我:說話就揍你!

我被他們拖得筋疲力盡,拉我姐倆到公安局國保大隊,逼問我錢是哪來的?為甚麼有錢?逼我姐倆在空白紙上寫一百個字,我姐倆拒絕。警察石海林等人逼我照相,石海林用拳頭狠勁杵我的前胸,拽著到我家非法搜查,又回到公安局,晚上天黑後才放我回家。

六一零頭目叫囂:「死幾個又能咋地」

二零零五年秋季,十多個警察闖入我家,欲綁架我到洗腦班,我給他們講真相,片警楊顏紅給榆樹市六一零主任李奉林打電話,李奉林氣勢洶洶的闖進我家,進屋舉手就要打我,當時我虛脫的不能動,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擋在我的身前,李奉林聲嘶力竭的大叫:「你不就是法輪功嘛,法輪功死幾個又能咋的!」逼我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字,他們才揚長而去。而我的身心卻受到極大的傷害。

二零一四年夏季,我想陪我外甥去北京檢查身體,在網上用我的身份證訂購火車票,電腦顯示「違法」不賣給我車票,結果我沒去成。

私闖民宅 、搶劫騷擾

我家住市郊,是平房。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榆樹市六一、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員我都記不清有多少次黑天白日的到我家綁架,威脅和騷擾,不出示任何證件搜查,亂翻,搶走大法書籍,不給開門踹門,大喊大叫,砸門,從大門上跳進院裏,有時從鄰居家跳牆進入我家,實施綁架、搶劫。我姐倆經常不敢回家住,只留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一人在家。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和中共惡黨相互勾結,迫害按真、善、忍標準修煉的好人,對我及家人在身心和經濟上造成極大的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