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及榆樹市泯滅良知的洗腦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2014年12月20日,歷經榆樹市洗腦班、吉林省洗腦班地獄般的洗腦迫害,厲春華女士回到家。

僅僅一個月,厲春華發現自己頭髮白了許多,失眠、胃火、便秘伴隨著她,那一幕幕的洗腦迫害是一個個深深的傷口留在她的心中,而且直到她回家前,婆婆整天哭個不停,孩子嗓子都啞了。

吉林省榆樹市洗腦班,是榆樹市610(中共專門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租用的榆樹市經委招待所,位於榆樹市個體客運站道南。辦一期,租一次。610辦一期班,「上邊」給撥款十萬元,到年終還獎給十萬元。他們說:「你們來這裏簽了(「不修煉大法的保證」)就行,回家願咋煉咋煉。」這些人就是為了錢,出賣自己的良心,為邪黨賣命。

野蠻綁架

2014年 1月14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厲春華正在打工店上班,大約上午九點多,榆樹市國保大隊惡警,夥同610人員,一夥十來個男人,闖進店中,不由分說,把厲春華等四個女營業員每人由兩個男的架著,架到事先準備好的車裏。

厲春華問他們:「你們這是幹甚麼?」架著厲春華的人說:「到地方你就知道了。」他們沒穿警服,也不出示證件,不由分說,就把厲春華等四人塞進經委招待所洗腦班。

洗腦班封閉的嚴嚴實實,除了一個能進出人的門外,沒有通風的地方。內設鍋爐房,自己取暖,經常冒煙。同一天,遭綁架的還有其他人。

榆樹市洗腦班洗腦迫害

厲春華被塞到一個不到四平米的房間,裏邊有一張板鋪,法輪功學員每人都被一個包夾(610人員親屬,雇來的,每天100元)二十四小時吃住在一起,包夾專門看著她們,不許隨便和誰說話。

主要參與的國保大隊和610人員齊立 、李笑 、石海林、王帥、甄勝利、徐風有、姚海波等,還有不知名的,他們不穿警服,還雇來了兩個「幫教」,一個叫劉雙慧(六十歲左右,舒蘭的)、一個叫劉鳳榮(扶余的),說是省「轉化班」的。

男的多數抽煙,嗆的厲春華一進來就頭暈、噁心、嘔吐、睜不開眼睛。惡人馬上搜身,把手機、鑰匙交給他們那裏。惡人看厲春華迷糊起不來,就罰厲春華站著,用人看著。厲春華站不住,活動活動腳,他們看見了,也要數落數落她。

幫教劉雙慧讓厲春華看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的碟片,厲春華要不看,劉雙慧就報告警察,罰厲春華站著,站在洗腦班的水泥地上,冰的厲春華腳趾抽筋。惡人軟硬兼施,尤其甄勝利語言刻薄,挖苦人,諷刺人,打擊人的自尊、侮辱人格。

劉雙慧則張嘴就誣蔑師父、誣蔑大法,他們還恐嚇厲春華不寫「五書」就送吉林省洗腦班,再不寫,就送北京。

整九天,第十天,也就是2014年11月23日,齊立、甄勝利把厲春華轉到長春(省洗腦班)。

吉林省洗腦班洗腦摧殘人性的迫害

在去吉林省洗腦班的車上,厲春華不敢張嘴,睜不開眼睛,隨時都要吐出來。到洗腦班門口一下車,厲春華就嘔吐,迷迷糊糊睜不開眼睛,他們把厲春華關在洗腦班三樓(陰面)的一個房間。

房間裏兩張單人床,包夾一張,厲春華一張。床就像冰床一樣,厲春華就把自己穿的外衣鋪在床上,屋裏有監控,晚上整夜開著燈。

第二天,洗腦班的鄒軍帶著一幫人來,當時厲春華起不來,鄒軍踢厲春華腰一腳,還說:「看我咋收拾你。」他們一幫人連拉帶拽,非得讓厲春華起來下地。厲春華就閉著眼睛耷拉著腦袋坐在凳子上,幫教劉雙慧開始放污衊大法的碟片,厲春華不看,她就大吼,質問厲春華,逼著寫「思想彙報」,不寫,她就報告到鄒軍那裏,鄒軍來就罰厲春華站著。

他們整天不讓厲春華大腦閒著,幫教放碟片還看著,有時暫停電視機,就問厲春華問題,故意引導她背叛大法。上午、下午、晚上整天放,晚上有時放到十一、二點。劉雙慧又找來幫教李小燕(吉林省梨樹人),她們兩人攻擊厲春華,還威脅厲春華說:「不轉化就送心理矯治所,讓你家裏每天出一百元錢」。

更邪惡的是,逼迫厲春華等法輪功學員寫批判大法和師父的所謂「五書」。先來的先寫,這裏還有「幫教」宋秀芹(吉林省延吉市)、李合舉(男)。寫完,他們再給更改、審批,達到他們的要求為止。還經常開揭批會,揭批完的上台念,沒寫的在下邊聽,還錄像。

歷經多日的折磨,幫教劉雙慧、李小燕再逼迫厲春華寫「五書」和「決裂」的時候,厲春華淚流滿面,由於承受不住精神迫害,當時厲春華從頭哭到尾,她還是寫了作為一個人不應該寫的。

2014年12月20日,厲春華結束了這段人間地獄的痛苦。中共對厲春華的迫害,不僅僅是對厲春華一個人的迫害,而是對整個家族的迫害,對所有善良人的迫害。一直到厲春華從洗腦班回來時,婆婆還整天哭個不停,孩子嗓子都啞了──

回憶起這段摧毀人的意志、泯滅人的良知、讓人喪失靈魂的一段往事,厲春華的眼淚還是止不住──往事不堪回首、苦不堪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