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團將迫害延伸海外 韓國公務員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韓國公務員高炅孝先生,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然而因中共江澤民集團將迫害法輪功延伸到海外,使他在日常活動中遭到誣蔑、詆毀。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高炅孝先生將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用掛號信寄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及公安部,要求依法對江澤民立案偵查,追究其罪責並予以法律制裁。

以下是高炅孝先生在控告書中披露的事實:

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我是一名韓國法輪功修煉者,在濟州特別自治道廳工作,是一名韓國公務員。我第一次接觸法輪功是在二零零四年,之前我曾練過各種假氣功,導致我的精神和肉體都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靜靜地坐著都很累,尤其是頭暈,當時我也不知其原因.自從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我才認識到這些現象是因練了假氣功導致的可怕的後果。

二零零四年我在新西蘭留學,記得有一天上學途中遇見了來自中國的三十歲左右的女生,從她那我得到了《轉法輪》並學會了煉功動作。之後的幾天裏,渾身像得了重感冒一樣不舒服,只好在家躺下睡了幾天。

從那以後,我的身體就感覺輕鬆了。每到晚上,我就去公園和大家一起煉功,我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修煉了法輪功之後到至今,十多年來我都沒花過一分錢醫療費。

尤其重要的是,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我改了很多不好的性格。作為公務員,修煉之前我也曾產生過儘快升職的念頭,為了升職我曾找過有關負責人,甚至為此事而流過淚。然而,修煉了法輪功後,不再那樣做了,因我明白了不失者不得的做人的道理,一切都順其自然。事實上,我作為國家公務員,一切應該為老百姓服務,而不應該為了個人利益斤斤計較。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教人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我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身邊的每一位同事,工作上曾經的競爭對手卻成了要好的朋友。

我知道自己還有不少不易察覺到的不好的觀念,但是我認為那是我應該修去的部份,我將更加努力修好自己,寬容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

家人得福報

我妻子也是韓國公務員,為了不影響工作,我們夫妻倆提前做了計劃,等兒子長到五歲再要第二個孩子。當我們按計劃打算要孩子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妻子遲遲不能懷孕,儘管去醫院治療過,也吃過很多補藥,卻不見效果。有一天,妻子突然懷孕,可萬萬沒想到被醫院診斷為宮外孕。針對孕婦的生命危險,醫院當即做了引產手術。醫生在手術途中問我:「輸卵管分布於兩側,那邊輸卵管已經堵塞,這邊輸卵管需要動手術,是否要摘除?」我曾聽老人說;身體內的器官最好不要動,所以我請求醫生不要摘除。醫生說妻子以後不會再懷孕了。

之後又過了幾年,我修煉了法輪功。也許是我煉功時妻子也學會了動作,有一天清晨,她獨自起來開始煉功。這樣大概煉了一兩個月之後,妻子懷孕了。我現在的第二個孩子,是得到了法輪功的福。這是無法用現代醫學來解釋的。

法輪大法發生我家的奇蹟很多,例如,老大曾在騎自行車途中撞上汽車,卻安然無恙;老二從高層樓梯上滾下來卻沒事;單位同事由於支持我修煉法輪功,超驚人的速度升職等等都非常神奇。

中共將迫害延伸到韓國

作為法輪功的受益者,我深知法輪功好,我在每月的薪酬中,一部份用於真相資料,每天下班之後,到機場或碼頭等中國人來來往往的地方,給中國遊客發放真相報紙,講述法輪功真相。

但是,江澤民流氓集團操縱當地的中國領事館,對講真相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誹謗、造謠,煽動世人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誤解,妨礙了法輪功修煉者的講真相活動。他們通常散布的謊言是:我們是花錢雇來的、是×教、精神病、參與政治等等。

駐韓中國總領事館操縱特務及旅遊業從業人員等,嚴重妨礙了包括我在內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講真相活動。由於聽信了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造謠宣傳,導遊和中共派來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中國人,都很排斥法輪功修煉者,經常對我們進行推搡或辱罵。

據知情人士透露:江澤民操縱駐韓中國國家機構(駐韓中國總領事館),賄賂韓國政府有關人員,操縱韓國高層公務員,不但妨礙法輪功修煉者的講真相活動。而且還像對待犯人一樣,暗地裏收集法輪功修煉者的名單,甚至掌握動向。在講真相過程中,包括我在內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曾受到過行為限制。

由於受到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壓力,韓國的一些新聞媒體不敢報導有關法輪功議題的消息和文化活動,使我們的言論自由受到限制。如神韻藝術團每年都在韓國演出,每年都受到來自中國領事館的干擾與迫害。

高炅孝先生表示,十六年來,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無端慘遭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殘暴迫害,這是正常的國家政策、法律所不允許的。因此,為了懲惡揚善、匡扶正義,江澤民必須被送上法庭,接受歷史的大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