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隆化縣法輪功學員十六年受迫害綜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省報導)隆化縣位於河北省北部,隸屬於承德市,有二十五個鄉鎮,四十四萬人口。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隆化縣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迫害。初步統計,至少有二十多人被非法判刑;三十多人被非法勞教,一百多人被綁架勒索、強制洗腦。

一、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1、張樹田被迫害後生活不能自理,含冤離世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張樹田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後,被劫持到唐山監獄,在鹽場被迫參加強體力勞動,身體出現嚴重病態,生活不能自理,還經常昏迷。二零零七年三月,張樹田被家人接回,由於在監獄遭受傷害,二零零九年七月離世。

2、隆化縣醫院劉曉榮兩次被非法判刑,遭受多種酷刑折磨

劉曉榮
劉曉榮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劉曉榮因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五月,劉曉榮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保定市第一監獄,後轉入石家莊第二監獄。

二零零一年五月,石家莊第二監獄的惡警每天唆使犯人把她從樓上拖到樓下,再拖到車間,那些犯人揪著她的頭髮、拽著手、連踢帶打,還用髒毛巾,有時甚至用沾著糞便的毛巾塞著嘴不讓講話。劉曉榮被折磨的渾身是傷,血肉模糊,路都被血染紅了。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惡警慫恿犯人毒打她,還把她綁起來,掛上牌子示眾。用電刑、暴曬、關小號等手段迫害她。

三伏天酷熱難當,劉曉榮被背銬著雙手關進小號裏,小號不到兩平米,只有一個通風的小窗,地鋪潮濕窄小。長時間不讓洗澡、換衣服,她身上長滿了痱子,拖爛的衣服沾滿泥土、血污和汗漬,又髒又臭,惡警和犯人還幸災樂禍的羞辱她。這種沒有人性的折磨一直持續了三個月。

二零零三年初,劉曉榮三年期滿回家。她丈夫聽信了中共的造謠宣傳,助紂為虐。一次喝多了酒,主動給警察打電話讓他們來抓劉曉榮,結果劉曉榮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他本人也被勒索了二千元。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晚,劉曉榮在北京至隆化的火車上講真相被綁架,關進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劉曉榮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到獄長(張義女、韓某某)等人的殘酷迫害。惡警每天用暴力手段給她灌食,還讓犯人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她、限制她。

劉曉榮絕食十一個月,體重降到五十五斤,出現心力極度衰竭、心肌嚴重缺血等症狀,身體非常虛弱。

3、郭家屯鎮於注江被犯人輪番毆打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於駐江在豐寧縣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十年。

保定監獄惡警指使犯人毆打他,把他打的鼻青臉腫,還不讓他和別人說話,讓犯人整天監視他。

4、尚書琴多次被綁在老虎凳上野蠻灌食、非法判刑四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尚書琴去北京上訪,被隆化縣公安局的王立平、肖建德、孫海山、楊志剛、劉海軍和一個姓趙的(女)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尚書琴被王立平、肖建德、劉海軍三人綁架到看守所,迫害七天,勒索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尚書琴被隆化縣「六一零」的人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十五天。參與人員:王立平、肖建德、楊志剛、孫海山、劉文海等。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尚書琴在山灣鄉發放真相資料,被隆化縣「六一零」及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參與迫害者有孫洪文、吳化為等。尚書琴絕食抗議,多次被綁在老虎凳上野蠻灌食,在灌食過程中被打掉一顆牙。灌的食物中有濃鹽水、不明藥物。

後來,尚書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5、曲守成、郝玉傑夫妻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曲守成被綁架,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二零零八年,曲守成妻子郝玉潔去保定監獄探視丈夫,但是獄方不准見。四月二十八日,郝玉傑也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

後來,曲守成的父親和兒子得知他住院的消息後,來到保定監獄想要見一見親人,遭到拒絕,推說必須到開完奧運會後才能見,家人無奈只得返回。

6、隆化鎮董子雲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董子雲因散發傳單被隆化縣公安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隆化縣政法委書記何慶奎又帶人闖入董子雲家,找不到董子雲,就把他的妻子帶走,扔下不到十歲的孫子無人照看,直到晚上九點多才將人放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董子雲被豐寧縣公安局綁架,後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7、賈素霞被輸有毒藥物、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隆化縣「六一零」強迫賈素霞參加在看守所辦的洗腦班。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賈素霞被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九天,勒索五千元,非法關押期間,曾被捆綁在老虎凳上二十八小時。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賈素霞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到看守所,賈素霞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

有一天,看守所人員把賈素霞等人拉出去輸液,王所長對大夫說:「這個藥我討了半個月,千發誓、萬發誓,出了危險不找人家才弄到的。」

第二次使用這種藥後,賈素霞全身燒灼、煩躁、坐立不安。後來,身體脫了一層硬皮,再後來,有的部位又脫了一兩層皮,可見他們是給賈素霞輸了有毒藥物。

後來,賈素霞被隆化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8、潘桂雲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零年農曆七月,潘桂雲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到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被非法關押了十九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潘桂雲進京上訪,被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她絕食抗議,十三天後回家,鄉里派人到她家裏監視她,後來改為在門外監視。

不久國保大隊姓劉的帶人把她綁架到看守所,隨後送到高陽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非法勞教七個月後,潘桂雲半身癱瘓,張不開嘴,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得別人幫助,家人接回。

二零零五年二月潘桂雲因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在看守所被灌食濃鹽水,輸不明藥物,戴手銬拖進拖出等。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潘桂雲被非法判刑四年。

9、隆化縣財政局蔡淑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蔡淑琴原來患有心臟病、肝病等多種疾病,經常住院,九六年開始煉功,她按照「真善忍」要求去做,漸漸的得到了身心的改變,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身體非常好,以前不能幹的家務活都能幹了。

迫害開始後,蔡淑琴多次去北京上訪,通過自身的變化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也因此多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蔡淑琴因為印發真相資料被綁架,此時她的丈夫已經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只好由她的親屬來照顧。十一月份,蔡淑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10、李秀梅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三年),勒索九千多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晚上,李秀梅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去發真相資料時,被山灣鄉派出所所長和隆化縣國保大隊的孫洪文、吳化為等人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家人被勒索九千元現金、四百多元伙食費。

不久,李秀梅被檢察院把起訴到法院,再次被綁架到看守所關押十五天,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隆化縣國保大隊的王慧、賀國春帶領承德市國保大隊的人闖入李秀梅家,把她綁架,後劫持到承德市洗腦班。

在洗腦班,李秀梅被單獨鎖在一個房間裏,只有到吃飯、規定上廁所的時間才把門打開,不到時間不給開門,房間的窗戶都是鐵柵欄,門沒有玻璃,屋裏有監控,晚上不讓關燈,整晚都被蚊子蟲子咬,每天由許雪靜、陳曉東等人做轉化,逼迫寫轉化書,簡直就和坐牢一樣。

11、李秀蘭被惡徒用大頭針扎手指尖

二零零零年,李秀蘭被國保大隊、六一零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李秀蘭去北京上訪,被隆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劉海軍等人劫回,同年七月份又被國保大隊劫持到看守所強行洗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李秀蘭被國保大隊的人、鎮政法委的劉文海等人劫持到承德市洗腦班迫害,期間惡徒用大頭針扎手指尖,參與迫害者有黃樹傑、劉思穎等人 。

酷刑演示:針刺指甲
酷刑演示:針刺手指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縣國保大隊隊長孫洪文帶領吳化為、王慧等四五個人,闖入李秀蘭家,搶走所有法輪大法書和一個存摺(四千五百二十二元錢),被非法勞教三年(監外執行)。家裏電話被監聽,門外經常有人蹲坑。每到所謂敏感日,節假日或開甚麼會,單位和「六一零」的人就到家裏騷擾,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李秀蘭去山灣鄉南溝村和同修發真相資料,被六一零、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她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鹽水,後被非法判六年,劫持到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

12、隋桂珍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隋桂珍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到看守所,二個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村會計姜佔衡帶國保大隊的人闖到隋桂珍家,搶走MP3一個、《轉法輪》一本、單放機一台、師父講法帶四盤。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隋桂珍被綁架到承德市洗腦班迫害五天。

13、郭家屯鎮許鳳華被非法判刑七年

14、郭家屯鎮馮春香被非法判刑一年(緩期二年)

三、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1、董井祥在巨大壓力下身患重病,不幸離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董井祥被非法勞教二年(監外執行),勒索九千元(後要回二千元),加上妻子於鳳雲被勒索三千三百五十元,共計一萬多元。後來妻子被非法勞教兩年,生活陷入困境,在巨大的經濟和精神壓力下身患重病,於二零零四年去世。

2、於鳳雲在高陽勞教所被四根電棍電了兩個小時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不久,於鳳雲去北京上訪,還沒到信訪辦就被抓了。隆化縣公安局把她抓回來非法拘留五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於鳳雲再次去北京上訪,隆化縣公安局把她抓回來關進看守所,承德市國保大隊的何士金指使人踢她,給她戴上背銬,強迫坐老虎凳。迫害了十五天才放,十幾天後,「六一零」、公安局讓她去一趟,結果把她送到了保定高陽勞教所。

進勞教所不久,就被關進一個破舊的房屋裏,在那裏受到了四個多月非人的折磨,沒洗衣服、沒洗澡,沒有暖氣,喝的是涼水,有時連涼水都喝不上,吃的是涼飯,大小便不許出去,不能和別人接觸。

有一天,惡警拿著棍子使勁打她的頭,把她打昏過去了還不停手,有一次因為煉功被王大隊長打嘴巴子,直到打累了才停手。

後來於鳳雲等人被關到一個大廠房裏,雙手被銬在地上的大鐵環上,蹲著不讓動,一動就用電棍電。白天一直得蹲著,惡警時常過來打罵,就像家常便飯。

一天晚上十一點左右,王大隊長和一個叫馬力的惡警用電棍電於鳳雲,直到電棍沒電了她們才走。第二天晚上大概十點多鐘,葉淑嫻隊長和一個叫房豹的人又來了,房豹拿起三角帶抽打於鳳雲,又拿電棍電。

十二月份的一天夜間十二點,楊大隊長(男)、王亞傑(女,大隊長),葉淑嫻(女)、馬力(女)、李教導(男)加上幾個小隊長又對於鳳雲進行迫害。她們把於鳳雲按倒在地,戴上手銬、腳鐐,一開始用兩根電棍電腳心,後來又加了兩根電棍電脖子,兩邊一邊一根,用四根電棍同時電了兩個小時。這種殘酷的迫害一直持續到非法勞教期滿才結束。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二年八月,於鳳雲回家,不久,中共要開十六大,隆化縣公安局及「六一零」的人來到於鳳雲的家,幾個人不容分說把她拖到車上,直接送到看守所,於鳳雲絕食抗議。有一天,一個叫劉文海的鄉幹部一進屋就說:「你吃不吃飯?」於鳳雲說:「你們沒有任何理由把我送到這個地方來。」又善意的和他講道理,他不但不聽還說:「勞教所治不了你,我今天就要治你。」他上床就把於鳳雲按倒,騎到身上,捏住鼻子往嘴裏灌泔水,後來劉文海搬來了老虎凳,強迫她坐。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的一天,承德市國保大隊的何士金指使隆化縣公安局的孫紅文、吳維等人又把她綁架到灤平縣看守所。於鳳雲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走路由人扶著。

3、礦山局礦業公司會計李桂霞遭迫害後含冤離世

李桂霞原來患有高血壓、子宮肌瘤、靜脈曲張等多種疾病,學法煉功後,所有的病都好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李桂霞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的王書民等人綁架並非法抄家,後非法勞教一年。在唐山勞教所被迫害致子宮癌,經常流血。李桂霞的兒子要求把她接回家治病,在勞教所辦好了手續,隆化縣國保大隊還刁難他們。

回家後,李桂霞看到家人為自己承受了那麼多痛苦,思想壓力很大,致使病情惡化,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4、李書琴被二十多個警察折磨兩三個小時

李書琴二零零零年春天到縣委上訪,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天,家屬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秋天,李書琴被綁架到看守所,曾被綁在死人床上灌食,關押了十二天,十多天後,李書琴又被抓到看守所,隨後綁架到高陽勞教所,到勞教所後才知道被非法勞教三年。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高陽勞教所,李書琴經常被罰站、打罵,長時間坐在小凳上,坐飛機(身體彎成九十度,後背貼牆站著,雙手向上舉著),還被強制去摘棉花,掰玉米,挖大溝。

二零零一年秋一天,惡警們把李書琴叫出去,踢倒,戴上手銬,然後拉到酷刑房強行轉化:七八個人用電棍電,直到電棍沒電了才停。

一天晚上十二點多鐘,李書琴被拖到酷刑房,地上堆一大堆電棍,房間全是綠的,人臉也是綠的,李指導、房豹、王亞傑、姓馬的、姓高的等二十多人,不停地打她、踢她、電她,折磨了兩三個小時。造成李書琴抬不起頭,走不了路,勞教所的惡人們勒索財物後,讓李書琴的家屬把她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農曆八月十七,勞教所李指導帶人到李書琴家要綁架她,把她老伴嚇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他們不顧家屬死活,要強行綁架。後來村幹部及家人做了保證,又給了他們一千元錢(後要回)才沒綁架。從那以後,公安、派出所不斷到她家騷擾。

二零零五年,李書琴再一次被綁架到看守所,關押期間被野蠻灌食、上手銬、重腳鐐、坐老虎凳、打罵。王所長還把她拖到院裏,一手抓頭髮,一手抓下頦,提起來轉圈,直到李書琴喘不上來氣才停止。

放回家不久,又說要給她判刑,李書琴被迫流離失所。惡警天天到她家騷擾,跟家屬要錢,把她兒子逼得差點跳樓,後來被迫給了他們八千。

5、獄警指使犯人毆打李洪文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李洪文被抓在隆化縣看守所非法羈押了五個多月後,又被轉到承德市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

一天,姓許的獄警把李洪文叫到辦公室,用膠皮棍打李洪文,又叫來幾個人按著打,許隊長打完後又有兩個獄警接著打,副所長席小臣,叫他們把李洪文弄到院裏,七八個警察輪班打,還比誰的棍硬(也就是誰打的重),一直打得李洪文不知道痛了才停手,他們又給李洪文戴上十六斤的鐵鐐。

李洪文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石家莊勞教所被非法勞教期間,姓韓的獄警指使普教折磨他,並揚言誰能轉化法輪功學員就給減刑,李洪文被打得幾天了還動不了身。中隊最殘忍的五個勞教人員對他拳打腳踢,他們用腳猛跺李洪文的頭、臉,不分部位毒打二個多小時,致使李洪文雙耳化膿,腰部三十多天不能動。李洪文因不轉化,被非法延期一個半月,後由承德「六一零」接回。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承德市國保大隊的張大鵬等人闖進李洪文家,將他綁架到承德市公安局。九月三十日,送至唐山開平勞教所。

6、郝鳳義被長時間捆綁,兩臂差點廢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郝鳳義和妻子、二姐三人去天安門證實法輪大法好,被隆化警察押送回,在隆化看守所關押五個月。

後來郝鳳義被綁架到唐山荷花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電棍電,長時間用細繩捆綁雙臂,兩臂差點廢了,一個多月雙手都不好使,被關九天小號,遭到兩個吸毒犯毒打。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二零零四年十月,隆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吳化為等人到他家騷擾,勒索四千多元。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九,郝鳳義又被送到保定勞教所迫害一年零九個月。

7、富桂珍被非法勞教三年(監外執行),勒索二萬多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富桂珍被公安局的肖建德、楊志剛、孫海山、吳化為、劉海軍、王立平等人綁架,後被勒索六千元、非法勞教三年(監外執行)。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隆化鎮政法委書記帶人綁架富桂珍,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二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富桂珍在早市講真相時,被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勒索一萬七千元錢。

8、劉桂霞被非法勞教兩次

一九九九年十月劉桂霞進京上訪,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的趙淑萍、王立平等人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第二天非法審訊,晚上被銬到椅子上不讓睡覺,非法關押了四十五天,勒索三千五百元,藍旗鎮書記郭寶貴指使人監視她、到家中騷擾。

後來,劉桂霞第二次進京上訪,被國保大隊的孫海山、鎮武裝部長王胤、村書記白俊學等人綁架到看守所,勒索四千元(後來要回二千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晚上,劉桂霞因發真相資料,被派出所所長霍德學和冷力民劫持到派出所,隨後被國保大隊的王書民及辛亞峰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七天後綁架到唐山勞教所。

在勞教所,劉桂霞被單獨關在一間屋裏,不准跟任何人接觸。參與迫害的警察有:陸海存、王文平、王豔華、王淑霞、嚴宏麗、楊海鳳、葛淑敏、謝愛茹、王桂芬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左右,國保大隊的王書民、刑偵隊長劉學山等人又到劉桂霞家抄家,勒索家屬二千元。

三月十七日,王書民、劉學山等人把劉桂霞綁架到承德市勞教所,在勞教所,遭到安學華和姓王的隊長毆打,精神和肉體受到很大傷害,以至雙乳出現腫瘤,每個乳房三個瘤子。在保外就醫期間,勞教所、 六一零的人不斷到家騷擾。

9、韓家店鄉郭桂生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隆化縣國保大隊的王書民、劉殿忠、王慧、韓家店鄉派出所的董士瑞等人到郭桂生家,搶走電視、VCD、MP3、手機及大法書籍、經文。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王書民、劉殿忠、王慧、辛豔峰、董士瑞等人再次到他家搶走MP4、摩托車,把他綁架到隆化看守所,後來又把他送到保定監獄,由於體檢不合格,監獄沒收。

二零零九年三月王書民、董士瑞等四人又把他強行送到承德雙峰寺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韓家店鄉書記夏振強和派出所的董士瑞、陳喜旺等人,又把他綁架到承德市洗腦班迫害。

在此期間,他們經常威脅他妻子,使他妻子很害怕,常犯癲癇病,他們還搶走他家的DVD、錄音機、MP4、手錶。

10、劉淑珍被非法勞教一年,監外執行

二零零零年四月,劉淑珍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數日,勒索三千元,伙食費四百六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劉淑珍被非法關押半個月,勒索四千元。

二零零零年臘月,劉淑珍被判勞教一年,勒索二千元,監外執行。

11、楊淑傑被非法勞教一年(監外執行),勒索一萬二千元

12、白連仲被非法勞教二年,勒索九千元(要回二千元)

四、被綁架、勒索、強制轉化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1、東街村祁蘭英身體極度虛弱仍被揪著頭髮轉圈

祁蘭英原來患有糖尿病,煉功後重獲健康。二零零三年五月貼真相標語時,被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迫害,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祁蘭英再次被綁架到隆化縣看守所,遭殘酷迫害,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惡警還揪著她頭髮,拖著沉重的腳鐐在院子裏轉圈,直至生命垂危才讓家人接回。

此後警察還經常上門威脅並勒索錢財,還要抓她的女兒。家人在壓力下百般阻撓其修煉,使她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去世。

2、婦幼保健院退休醫生于波在巨大的壓力下離世

于波多次被警察騷擾,並被關進洗腦班迫害,後來又被抓進看守所關押,家屬被勒索數千元。身心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壓力,於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去世。

3、張三營鎮吳秀蘭遭迫害後含冤離世

吳秀蘭曾於一九九九年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在隆化看守所六個月,回去後又被張三營鎮政府限制自由四十多天。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在隆化縣「六一零」辦的洗腦班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吳秀蘭在去佳木斯市途中遭綁架,後來家人接到通知去隆化縣看守所接人,此時吳秀蘭身體出現很重病狀,腹部鼓脹。吳秀蘭老人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離世。

4、何亞萍多次被綁架、關押,被勒索一萬五千元

一九九九年迫害剛開始,何亞萍就被挾持到公安局,到夜間十二點,妹妹填了「取保候審」才讓回家。

二零零零年,隆化縣六一零要求何亞萍工作單位領導放下一切工作給她做「轉化」工作。她家屬也被停止工作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夜間十二點,十多名警察闖進何亞萍家裏,抄走大法書籍及講法光盤,並把她綁架到圍場縣看守所二十一天。

二零零五年,國保大隊長孫洪文打電話把何亞萍騙到公安局,然後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何亞萍被綁架到看守所,家屬交一萬五千元錢,二十一天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單位派何亞萍到北京學習,剛住進賓館,就有人脅迫賓館工作人員給她換房間,第二天國保大隊威脅醫院,要求何亞萍取消學習,立即回家。

5、張麗華被勒索一萬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夜裏,張麗華被國保大隊的楊志剛、孫海山綁架,非法關押三個月。

不久,國保大隊的肖建德、王立平、劉海軍、趙淑萍、楊志剛再次將張麗華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劫持到承德市洗腦班,然後又押回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四月,國保大隊長的王書民、劉殿忠、王慧等人又綁架了張麗華,關押到看守所,後來他們勒索了一萬五千元錢。

6、隆化鎮劉豔芳多次遭到迫害

二零零五年年正月二十四日,劉豔芳開始煉法輪功,按「真 善 忍」做好人,身體各種疾病全部消失,卻多次遭到中共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隆化縣國保大隊的王書民、王慧、曹健和一個姓姜的她家,搶走兩台電腦,(後要回一台)兩台打印機,刻錄機一台,所有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價值兩萬多元,並且綁架了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劉豔芳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勒索二千元。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下午,隆化縣「六一零」主任劉思穎、公安局和隆化鎮派出所的人,還有一個被稱祁書記的、社區主任李靜,書記郭樹賢等十多人闖進劉豔芳家,當時劉豔芳正在做飯,身上只穿件背心和大褲衩,光著腳,這些人不容分說,把她綁架到承德市洗腦班。

洗腦班由六一零的楊樹增坐鎮,他們把劉豔關進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裏,社區主任和一個姓龔的兩個人一刻不離的看著。每天由惡人高飛(據說是邯鄲人)、陳曉東和一個姓何的給做轉化。

高飛邪惡至極,出言低俗、下流,狂妄地說;我可以把你弄到中國的任何一個監獄洗腦班去。警察不打不罵你,可有人往死裏整你。

劉豔芳被迫害得血壓急速升高,心律加快,頭昏腦脹,眩暈無力,惡人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東西,拽著她的手按手印。

7、武淑芬被綁架、勒索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晚,六十三歲武淑芬粘貼真相標語時,被隆化縣六一零、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一個姓劉的老太太。

當晚大約十多個年輕警察,包括一個未穿警服的打手,把二人拖上警車,拉到公安局後院,連拖帶拽的,把她們的胳膊擰到後背,拖到國保大隊辦公室,戴上手銬,並非法抄家,抄走所有大法書、電腦、手機、背兜、鑰匙等(後手機、鑰匙要回來了)。國保大隊長王書民說要給武淑芬勞教。武淑芬的丈夫在被恐嚇下,只好托關係,給國保大隊長王書民、法制辦公室主任劉學山各送人民幣二千元。之後,他們又勒索了二千元。

8、李維福被勒索十多萬元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在隆化縣國保大隊的王書民的指使下,李維福遭綁架,三個多月內,他被勒索了十多萬元。

9、宋桂珍因為沒錢交被關了很長時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早晨七點多,街道主任楊玉華帶領一幫警察闖到宋桂珍家,說到鎮裏開個會就回來,結果直接拉到看守所關押,當時老伴正病重住院,宋桂珍被抓使他病情加重,直到去世,參與迫害的有「六一零」的黃樹傑、劉思穎、隆化鎮的孫秀萍。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宋桂珍被劫持到公安局,當天夜裏關進看守所,惡警需要一萬二千元才能放回家,因為沒錢交,關了很長時間,後來孩子借了兩千塊錢交給他們才放。

10、何淑梅家人被勒索一萬元

二零零零年,何淑梅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單位扣發兩個月工資和年終獎。丈夫被停止工作,半個月不讓上班。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淑梅被綁架到公安局,家人被勒索一萬元。

11、劉祥雲先被國保大隊勒索,後被六一零勒索

二零零零年十月,劉祥雲因進京上訪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十五天,參與人有王立平和一個姓趙的。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劉祥雲被隆化縣公安局的王立平、肖建德、孫海山、劉海軍、楊志剛、吳化為等人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劉祥雲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的孫洪文、吳化為綁架到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勒索三千元錢,後又被「六一零」的人劫持到洗腦班,勒索了二千元才放。

12、王朝暉家人被威脅

二零一一年六月,隆化縣「六一零」、國保大隊的人逼迫王朝暉去洗腦班,並以開除公職、不給親屬晉級等無恥的手段威脅其家人,把王朝暉綁架到了承德市洗腦班。

13、閆豔豔家人被勒索了一萬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閆豔豔被綁架到洗腦班十二天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閆豔豔被綁架到國保大隊,當晚,國保大隊的王書民、王會、劉殿忠非法抄家,抄走放像機、VCD、收音機、一套師父講法錄音帶、一台電視機、兩部手機、所有大法書和真相光盤(後要回電視機和一部手機),家人被勒索一萬元錢。

14、王景華被勒索一萬多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王景華被隆化縣國保大隊綁架到看守所,家裏的所有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MP3、電腦、電腦桌、打印機、VCD都被搶走。

王景華被非法關押二十二天,勒索一萬多元人民幣。她的丈夫患有腦血栓後遺症,生活不能自理,承受不了打擊,服毒自殺(被救活)。

15、趙景春被搶劫、勒索一萬二千五百元

二零一零年九月,趙景春被公安局的人綁架,他們搶走大法書及大法相關資料及五百元現金。趙景春血壓達二百六十,他的孩子高利借錢一萬二千元,才把他接回家。

16、陳曉峰被勒索了一萬元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隆化縣政法委書記何慶奎帶領二十幾人來到陳曉峰家,把陳曉峰從家中帶走,並搶走了他兒子的新電腦。後又勒索了一萬元。

17、尹桂芝被勒索一萬元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尹桂芝在大街上發放真相光盤時,被國保大隊隊長王書民、副隊長王慧等人的綁架,他們向尹桂芝家人勒索一萬元錢。

18、隋桂榮被迫交了六千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隋桂榮被國保大隊肖建德、王立平等人綁架到公安局,沒有任何法律手續,逼迫交大法書籍、錄音帶、錄像帶等。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隋桂榮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天一夜,逼迫家人交保證金三千元,致使家人一夜之間白了頭髮。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隋桂榮被國保大隊的人綁架,家人被迫交了三千元。二零零八年四月年二十七日,隋桂榮被綁架到看守所,到五月十二日才放她回家。

19、盛桂珍家人交了三千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盛桂珍被劫持到隆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三天,家人交了三千元現金

20、寧秀芬被勒索了二千五百元

一九九九年,寧秀芬進京上訪,被押回隆化公安局,有一叫趙麗萍的,勒索了寧秀芬家人二千五百元錢。
二零零一年,寧秀芬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了十一天,交了二百元伙食費。

21、李富琴被勒索三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富琴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十五天,罰款三千元,交伙食費三百五十元。

22、冀淑麗被勒索三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冀淑麗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十五天,罰款三千元,交伙食費三百五十元。

23、范慧芬被勒索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范慧芬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一天,勒索一千五百元。

24、陳文玉被非法關押四天、勒索錢財二千元。

25、譚國花被非法關押、勒索二千元。

26、畢桂玲被非法關押,勒索二千元。

27、喬桂榮被非法關押、勒索二千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