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解體干擾

——寫訴江控告書的過程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明慧網上陸續登出了關於起訴迫害元凶江××的文章。師父講法說:「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區的人。那麼多人都因為它的謊言,將被拖入地獄。」[1]

丈夫和我都悟到該起訴這個迫害了上億人的大魔頭了。他馬上就提筆寫了控告書,並寄出了,他寫信和寄信都很順利。而我呢?由於自己的人心太多,顧慮也多,怕告了後惡人找麻煩,再遭迫害,所以就遲遲沒動筆寫。

就在丈夫寫好控告書寄出的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有三個人到我家來拿毒藥(農藥),我不同意,她們說是我父親同意來拿的,我還是不同意,說等等,要問了他(我父親)。

我醒後,立即悟到,在訴江這件事上,我就是這樣的想法,要看大潮,現在起訴的人不多,等段時間,和別的同修切磋一下,看他們如何;還是那顆掩蓋很深的怕心在起作用。我錯了,這是師父慈悲點化我,那個江魔頭不是毒藥嘛,應該把它拿掉,要跟上正法洪勢。

第二天,我就立即提筆起草。在寫控告書時,由於自己的人心重,干擾也很多,用了三天的時間才寫好草稿。

就在準備抄信投寄的前一天,明慧網上登出了甘肅幾名同修因寄控告信被綁架的消息。這下沒修去的人心和怕心又上來了,心裏誤認為所有的郵局都下了通知的,去寄控告書的人都會被綁架,所以,怕寄信時遭綁架,失去自由。這些心不正。但又想這是師父肯定的,一定要做。

就是在丈夫給我抄寫,準備下午去寄信的時候,思想中又不停的翻出一些不好的念頭,見到家裏有的東西,都收拾一下,想可能寄信後,回不來了,中午吃飯,要多吃點,衣服穿那件好,在被迫害適用。但思想中也不斷排斥它,解體它,仍不斷的翻出來,感覺非常的瘋狂厲害,並且一個接一個各種不好的念頭都翻出來,都是朝不好的方面想。

我也在不停的正念解體,但始終正念不足,都沒徹底的清除,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搞了幾個小時,整個空間都充滿了恐怖,這真是正邪大戰,邪惡要被清除解體前的瘋狂。

後來想起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了就得用法來衡量」[2]。我想:我做這件事是在做壞事嗎?回答:沒有,我是在做最正的事,師父都肯定的;又找我是不是在顯示自己,或一時的衝動,不在法上,或有人心怕自己掉隊等,回答也沒有。

是甚麼東西把我搞得這麼難受呢?橫下一條心,不管有多大的難度,我都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有師在,有法在,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師父不承認的我堅決不承認,師父肯定沒有安排我要遭綁架的關,一切觀念、人心都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是後天形成的觀念造成的邪惡干擾,這是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敗物在利用人心出現干擾。

我分清之後,悟到了,自己堅定了,馬上就坐下來發正念,清除思想中的那些不好的念頭和干擾阻礙控告大魔頭的邪惡生命、低靈爛鬼和敗物等爛東西,讓它們都解體滅掉。就這樣,坐下發了幾十分鐘的正念後,整個身體和頭都輕鬆多了,壞的念頭沒了。丈夫也感覺輕鬆了(丈夫在幫我抄控告書,兩、三個小時,就上了三、四次廁所,感覺非常的壓抑。)思想中,再也沒有那些不好的念頭了,丈夫抄好了控告信。

我們一路發著正念,堂堂正正的到郵局,丈夫說,他填寫過,熟,所以主動到裏面主動填寫、寄信,我在郵局門口外邊發正念,很順利地就投寄了。只是郵遞員說:今天上面通知了,要求寄件人要填身份證號碼。

從郵局出來,那心情無比輕鬆高興,有如卸重負的感覺。心想,謝謝師父啦,沒有您的慈悲呵護,一事無成啊!這在修煉的道路上又邁了一步,今天已經收到了控告信已妥投最高檢的回覆短信。

只有堅定信師信法,才有強大正念,排除和解體干擾敗物,任何邪惡都不能阻止我們完成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這是我的個人體會,有不妥之處,謝謝同修的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