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有一次,我丈夫來電話說,社區姓胡的女人來電話說要見見你,我當時說:「別理她,見我幹啥?!」我丈夫說:「好像沒有惡意。」

後來我想到師父的話:「哪一旦出現問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不要躲開它,哪怕它表現的再邪惡。」[1]現在邪惡已經少之又少了,都是等著得救的,我想:我是主、我是王,別把自己當作被迫害的,她是我要救度的眾生,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一定要講清真相,把她救了。雖然以前我也往社區送過信和真相,但都感到沒有講清楚。於是,我打電話約她,她也很主動約我到冰糕店見面,她說她是為了工作才這樣做的。我說我理解你,但你不要參與迫害。又講了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天安門自焚是騙局,善惡有報,三退保平安。她說她也修佛,我給她退出了團隊,還給她神韻光盤、《九評》和上網軟件、護身符。她愉快的都接受了,並表示不參與迫害。我們互相說做朋友吧。當時還有同修配合發正念。

又有一次社區主任張某要見我丈夫,我想也要正面救她,我約她到家來,也告訴同修十一點發正念配合,結果她沒來。我又給她打電話讓她來,她說有事讓我等電話。放下電話後我認真的發正念。快十二點時,她和姓胡的女人一起來了,她說今天事多,身體還不舒服,我看她們臉色確實不好看,我當時給她們做的大碴子粥、地瓜等,我們邊吃邊談,她的原意是想讓我丈夫勸我別煉了,我告訴她,我們是修佛家大法的,是修煉,是最正的,我們是有使命的,誰也沒有權力不讓我們修煉。我說我沒把你們當社區的,當姐妹,讓我跟你們說說我心裏話。我講了大法的美好,再壞的浪子學大法後都變成了最好的人,她說:「好你就在家修吧,別參與政治。」我說都是江澤民硬往政治裏拉我們,看做好人的人太多了,非法迫害了十四年,八九年殺大學生,現在又活摘大法學員器官。告訴她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會遭惡報,讓她一定不要參與迫害。還講了大法洪傳全世界、國際追查組織、善惡有報等,讓她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她表示不參與迫害。這次我悟到要堂堂正正的修,不要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上。

師父說:「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2]

通過學法我悟到我所遇到的一切事情、矛盾都是好事,都是讓自己提高的,師父是全宇宙最高的,我們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師父會給我們最好的,失去的都是業力。有一次,我和同修去看守所看同修,給同修送經文,回來後我躺一會,起來時腰就不敢動了,痛的很厲害,我念一正,我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是好事,師父在給我長功哪,我甚麼事都沒有,起來我就走,結果馬上就好了,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還有一次,我們講真相,一會就下起大雨,我們沒有走,繼續講真相,去掉怕心、安逸心,兩個多小時雨停後,我們愉快的看到我們的手腳都比以前白了。

用手機講真相經歷

我是二零一二年九月開始用手機講真相的。開始的時候,也不會講,東一句,西一句,但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每天都有眾生得救的,我增加了信心,每天多學法,多發正念,和同修比學比修,越講越順,只要對方聽,我就儘量的講。在師父的加持下,每天好時有講退三十多人的、二十多人的,也有幾個人的,但是學法少時,講的效果就不好,有時一下午才講退一、兩個人,也有過零的時候。

有一次一個廣東人,不聽還罵人,而且罵的很難聽,我沒動心,他撂下電話我就打,罵一句又撂就又打過去,又罵一句又撂就又打,一共打了七次,他終於不罵人了,明白真相還退了團隊。還有的聽十多分鐘,明白了就是不吱聲,這時也不能急,告訴他自己用一元錢寫上小名退出,隔一會再給他打過去,有的就退了,也有的還是不吱聲。也有感動的,用真名退出的;也有知道大法好的表示要學的,我就再給他發彩信;有能上網的給網址。還有雖然退出了,但真相聽的少,我一般都發一遍彩信。有的打一遍沒聽完就放下了,我用心的再打第二遍,告訴他珍惜機緣,我們是長途自費給您打電話真的為您好,你一定要平安哪,多數就退了。

在和同修的相互配合中,我學會了向內找。遇到罵人的,我就找是不是自己有爭鬥心、不願聽不好聽的話;還有要錢的,就要找自己的利益之心;還有說要照片的等,就要找自己空間場是不是不乾淨、有色的物質等。每遇到問題都要向內找。

通過學法知道正法是有進程的,師父都鋪墊好了,一天不出去一天的眾生就沒有救成。有一次我辦個人事回來晚了,安逸心上來,不想出去講真相了,但想到師父為眾生承受著,這時間是給我們救人的,就又出去講了,師父鼓勵我,一個多小時講退了十幾人。還有一次延安的一個人,罵我沒良心,我就耐心的跟他講是我們養活了共產黨,工人做工,農民種地,中共又不產錢,我們掙的財產它全把著,你的心情我理解,是天要滅它,誰也保不住它,因為它幹的壞事太多了:八九年殺害大學生,現在又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活摘器官高價賣給外國人,有的屍體被做成人體標本在國外展覽,有的屍體被就地焚燒。人做事,天在看,是老天不容它,要滅它,你要不退出就給它當陪葬品了。後來他說:「我說不過你。」我說先給你保上平安吧,他終於退出了少先隊。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救度眾生。大家想想,就神韻再抓緊救人,一場能有多少觀眾?面對全世界七十億人,你們與神韻能救多少人?所有的媒體,所有大法弟子辦的各個項目都在救人,你們就是使足了勁,還有巨大的人數不能夠被救度。」[2]看到師父的法,我很慚愧,我使足勁了嗎?看到同修精進,我們就互相鼓勵著:「你使足勁了嗎?」我們都給自己規定個目標,儘量達到多救人。去掉安逸心,我們不論下雪還是下雨,不論是嚴寒酷暑,都是照常出去講真相救人。而且要儘量給眾生機會,多打幾遍。當然跟做的好的同修比還差的很遠,我一定儘量努力。

有幾天我講的比較順,每天能退六十多人,也有三、四十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做,歡喜心出來,結果講真相用的手機兩天聯不上機,而且其它手機有時也停,我認真向內找,發現自己有瞧不起別人的心,潛在的顯示心理,我在心裏跟師父認錯,同時我和我所有的手機溝通「你們是我助師正法的法器,一定要好好配合我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我有不對的地方,我在法中歸正,咱們多救人好跟師父回家,你們也都去最美好的地方,再別耍脾氣了。」第三天一打手機一切正常,我悟到:修煉是嚴肅的,有人心就不行,必須實修。

隨著講真相人數增加,我三部手機不夠用了,但自己有依賴心,還有利益之心,有兩次同修給我的很多對打電話號放在我的優盤裏,可是我回家一打開就沒有,我開始有怨同修的心。後來悟到,這絕不是偶然的,大法的事是最神聖的,我必須去掉依賴心、利益心,自己再買手機供應自己的對講號碼,真正做到用心去救度眾生。還有時差幾天到月底了,手機沒費了,我也不執著了,馬上自己就近買卡不讓手機停,儘量多救眾生。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的點滴體會和淺悟,不對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