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收到18省55縣市162人訴江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明慧網記者綜合報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一天內,明慧網收到十八省五十五個縣市一百六十一位法輪功學員及一位法輪功學員親屬對中共前頭目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這些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已將控告書和相關資料郵寄到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起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導致他們遭到綁架、抄家、勒索、拘留、勞教、判刑,遭酷刑折磨,被剝奪工作,被剝奪生存權利,孩子受到歧視、親人在迫害中離世。

一、161位法輪功學員及一位法輪功學員親屬是:

北京市:馬紅
重慶市:唐嶸、譚碧芳

河南省鄭州市:王興友
湖南省沅江市:宋雪其
廣東省揭東縣:黃華傑
福建省福州市:王秀琴
寧夏銀川市:謝毅強
青海格爾木市:周軍奇、錢翠英

內蒙古自治區:
赤峰市:王峻嶺(家屬)
紮蘭屯市:董成家
甘肅省:
蘭州市:金怡均
金昌市:茹向蘭、崇金霞

湖北省:
武漢市:何豔
大冶市:彭輯珍、朱細霞、許細長

四川省:
成都市:王越發
德陽市:池鵬飛、常曉春
彭州市:周進霸
瀘州市:宋德貴

江蘇省:
連雲港市:郭家富、孫麗、仲進軍、楊兆淑、徐龍彪、於愛敏、邱玉鳳

天津市:
天津市:張玉蘭、劉金鳳
寧河縣:於文秀、馮少華、楊笑榮、王淑敏、王繼珍、陳玉玲

遼寧省:
大連市:崔惠芝、方彩霞
葫蘆島市:石春德
阜新市:劉秀珍
蓋州市:金振紅
黑山縣:韓春龍、高鴻英
清原縣:王勇
康平縣:陳玉春

山東省:
青島市:蔡穎、劉秀芳一家七人
煙台市:孫愛群、
諸城:薛增年、劉希香
萊蕪:任秀英、欒慶玲
威海:苗豐娥

黑龍江省:
哈爾濱市:馬麗平、張雨、胡國連
佳木斯市:黃邵溥、王燕欣、
大慶市:白旭昌
安達市:丁桂英、孫立華、曲淑華、裴玉鳳、趙忠玉
七台河市:金力紅
方正縣:雲福起
賓縣:邢德芝、翟海花、王豔芹

吉林省:
長春市:周剛、王春華
榆樹市:高雲蘭
通化市:張洪偉
德惠市:姜寶珍
吉林市:孫豔、王世敏、高洪財、任世榮、王大公、高會傑、馬驪、楊秀豔、劉春、徐鳳蘭、於月蘭、白鶴、姜瑞華、劉秀英、宋秀芝、李再生、李鳳珍

河北省:
石家莊市:馮瑞雪
保定市:徐秀枝、張錦英
秦皇島市:王偉
深州市:郝宗坤、張素珍
蠡縣:李寒
淶水縣:周景春、宿秀蘭
故城縣:魏秀變
永年縣:李振忠
赤城縣:任建海
廊坊地區17人:雲鳳霞、王秀珍、蘇鳳婷、賈萬琴、韓恩芝、蘇鳳芝、孫全生、王秀雲、賈書琴、潘壽芳等
張家口33人:趙媚蓮、王麗平、王秀玲、單國琴、姚桂蓮、王德慶、孫玉明、張兆珍、王鳳儀、霍惠玲、付秀清、苑玉珍、孫福仙、馬桂英、王麗華、安利清、席照軍、白俊傑、郭素英、趙建林、方淑華、王金華、閆桂花、劉玉娥、劉月蓮、劉佔珍、白榮花、利利、張秀芳、班汝從、趙成仁、李忠梅、宋永花

二、部份控告書內容簡述:

河北省廊坊地區16位法輪功學員控告首惡江澤民

河北省廊坊地區法輪功學員王秀珍、王秀雲、蘇鳳芝、蘇鳳婷、賈書琴、賈萬琴、韓恩芝、孫全生、潘壽芳等16人,從5月30日到6月1日,分別將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訴訟狀通過各種郵寄方式寄給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他們控告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令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酷刑折磨、藥物迫害、活摘器官,被致死、致殘,要求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將其繩之以法。

女兒慘死 四川瀘州八旬老太控告江澤民

四川瀘州八十歲的農村老太太宋德貴,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通過郵局特快專遞,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訴狀。宋德貴老太太曾兩次被警察、「610」人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宋德貴一再說明自己的女兒有殘疾及精神病,時刻需要母親照顧,洗腦班頭目卻一再哄騙她說,你女兒「政府在管」。結果無助的女兒四處流浪,孤獨慘死在異地陌生的租住房內,三天後才被發現。宋德貴在訴狀中說:江澤民搞的這場群體滅絕的大迫害,弄得我家破人亡。女兒被謀殺,欠下命債的人逍遙法外,報案的好心人卻被非法關押,還被扣上殺人犯的帽子。

四川德陽市池鵬飛、常曉春夫婦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四川省德陽市法輪功學員池鵬飛與妻子常曉春,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運動,侵害及剝奪了他們的人身自由權和信仰自由權等多項基本權利,造成他們十六年來遭受種種迫害:抄家、綁架、關押、逼做奴工、威脅、恐嚇等。

四川成都王越發請求高檢立案起訴江澤民

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王越發,原中鐵十一局五公司修理廠副廠長,由於不斷被迫進洗腦班,無法繼續工作, 二零零零年八月被迫離職。後被非法判刑十年、勞教兩年。在非法監禁期間,每天被迫從事大量勞動,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造成脫髮、胃潰瘍、全身膿瘡,至今沒有痊癒。因夫婦倆皆被非法關押,家中經濟來源斷失,生活非常貧窮,八歲幼女不能正常生活成長,與之相依為命的婆婆也因此過早離開人世。直接經濟損失約達三十萬元。

四川彭州退役軍官周進霸控告江澤民

四川省彭州市退役中校軍官周進霸三次被「610」人員、警察綁架、拘留,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他被綁架到光明派出所後,遭彭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羅先進暴打,導致胸腔內部和腦顱骨內受到嚴重傷害,拘留期間的工資被扣共計一萬三千元。警察抄家時偷走價值一萬多元的金項鏈。如今周進霸被監視居住,手機一直被監控,家人受到驚嚇,妻子不敢回家,只好一直在外打工,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二十餘萬元。

山東省青島市韓正美一家七人遭迫害

山東省青島市韓正美一家,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至今,常年遭受迫害。老伴劉洪積被迫害去世;大女兒劉秀貞兩次被非法判刑,現在還在濟南監獄受迫害;外孫楊乃健(劉秀貞的兒子)被非法判刑6年,現在濟南監獄受迫害;二女兒劉秀芳曾經被關精神病院迫害,曾被迫流離失所,家裏的房屋被推倒;三女兒劉秀芝曾經被單位威脅要開除;三女婿袁紹華被非法判刑4年,現在濟南監獄受迫害;韓正美老人因為親人受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為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的迫害,一家人已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山東青島蔡穎遭非法判刑、肉體摧殘

山東青島法輪功學員蔡穎已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將控告前中共頭子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用EMS快遞寄給最高檢察院。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中,蔡穎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平安路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四方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青島大山看守所和山東女子監獄關押期間,遭到洗冷水澡、毆打、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灌食、長時間坐小凳、長期打地鋪等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蔡穎在西藏被綁架,後被拘禁在紹興路洗腦班一個月,遭迫害性灌食,流食嗆進氣管中,差點死去。

遭綁架、判刑 山東省諸城市劉希香家破人亡

山東省諸城市法輪功學員劉希香,十六年來多次遭諸城「610」人員及警察迫害,曾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再次被諸城警察綁架,遭毆打折磨,被迫害得生活無法自理。二零零九年四月又一次被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她的家人也受到很大的傷害,母親、丈夫、婆婆不堪打擊,相繼去世。

山東萊鋼職工任秀英遭經濟及名譽迫害

原山東萊鋼商業公司職工任秀英,在迫害首惡江澤民的邪惡政策下,十七年來遭到單位中共人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殘酷迫害,她幾次被綁架關押,多次被單位私自關押,被扣工資、開除工作,單位人員還以收回房子,逼迫她丈夫離婚。在她被迫流離失所期間,單位不法人員還向民眾造謠說她在互相殘殺中死亡。

屢遭綁架 湖南省沅江市宋雪其控告江澤民

湖南省沅江市法輪功學員宋雪其,一九六四年十月六日出生。自從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日開始發動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宋雪其屢遭迫害,被非法開除工作,曾四次被綁架,遭非法勞教兩年,關押期間被酷刑折磨,一度生命出現危險。

河南省鄭州市七旬退休幹部王興友控告江澤民

河南省鄭州市直機關七十二歲退休幹部王興友,七十二歲,控告江澤民當任時,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發動瘋狂的迫害運動,導致控告人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拘留兩次,非法勞教三年,兩次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給控告人造成了身體、精神、經濟、名譽、家庭諸方面的嚴重傷害。

遭非法勞改三年 重慶教師唐嶸被剝奪教課權利

重慶教師唐嶸,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日出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綁架、抄家,被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轉化」,之後又被北碚檢察院、北碚中級法院非法判勞改三年。此期間遭受強迫超負荷勞動、強令寫檢查、威脅、謾罵、毆打、罰站、罰長時間跑步、好幾天不准睡覺等諸多非人虐待。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獄後,被學校剝奪教課權利,被迫出外打工,這麼多年沒有一分錢工資,甚至連戶口、身份證也沒有。

多次被綁架關押 重慶譚碧芳控告江澤民

重慶教師譚碧芳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曾被非法抄家三次,多次被綁架,其中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勞教一次一年(監外執行)、被非法拘禁關押強制洗腦三次,使本人身心和家庭都受到嚴重傷害。

內蒙古紮蘭屯市七旬老人控告江澤民

董成家,七十二歲,內蒙古紮蘭屯市製藥廠退休職工。因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抄家四次、拘留四次、被非法勞教三年(所外執行)、關洗腦班一次,給控告人身體、精神造成嚴重損害。因此,申請最高檢察院對發動這場迫害的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求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

被勞教、酷刑、開除工作 北京馬紅控告江澤民

北京法輪功學員馬紅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正式向最高檢察院遞交刑事控告書,起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馬紅原是北京市自來水集團責任有限公司職工,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被非法勞教兩年,導致家庭破裂。在勞教所遭酷刑,被迫做奴工,遭受精神折磨。要求最高檢察院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還法輪大法清白。

遭酷刑致殘 河北永年縣李振忠控訴江澤民

河北省永年縣李振忠,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凌晨被永年縣公安局警察綁架後,遭到刑訊逼供、酷刑折磨,包括銬鐵床抻拉懸空,用木板、皮帶、鑰匙抽打腳心,撓腋窩,長時間電棍電擊雙腿等,使他兩臂肌肉麻木萎縮,十指關節僵硬不能彎曲,生活不能自理,穿衣、吃飯、上廁所全靠監室的犯人幫助。後被玄武醫院診斷:雙臂撓神經拉傷,肌肉萎縮。李振忠後被非法判刑九個月,之後又被劫持到洗腦班,遭灌不明藥物。

被非法判刑四年 天津農婦劉金鳳控告江澤民

天津農婦劉金鳳,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道德境界提高,化解了與婆婆和妯娌間的矛盾,親戚鄰居的關係也更好。自江澤民發動迫害後,劉金鳳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零一年中旬被武清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關押期間,遭暴力逼供、野蠻灌食,喉嚨被插破。

丈夫十年冤獄離世 茹向蘭起訴江澤民

甘肅永昌縣農婦茹向蘭,與老伴岳培福被非法抄家無數次,茹向蘭被非法關押二次,非法勞教一次。岳培福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判刑十年,出獄後還遭警察上門來騷擾,岳培福被迫離家在外兩年多,後於二零一二年十月病逝。

湖北省大冶市茗山鄉彭輯珍、朱細霞、許細長控告江澤民

湖北省大冶市茗山鄉法輪功學員彭輯珍、朱細霞、許細長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通過快遞服務,把控告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寄往位於北京的最高檢察院。三位婦女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都遭到綁架、關押、罰款等迫害。

屢遭綁架 武漢女教師何豔家庭離散

武漢市東西湖區吳家山四中教師法輪功學員何豔,已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在郵局用特快專遞把對江澤民的控告書寄往最高檢察院。何豔表示: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在其「殺無赦」、「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我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一次、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一次一年、非法洗腦五次,給我及家人造成極大傷害。在我被非法勞教時,我丈夫因承受不了壓力而與我離婚,我母親受到巨大打擊得了抑鬱症、精神官能症,曾二次住過精神病醫院。十一年來,我至少五次申請恢復上課的資格,但至今還是只被允許在職員崗位上工作。

原吉林電視台記者起訴首惡江澤民

長春大法弟子周剛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通過郵政EMS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控告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使他遭受非法拘留、洗腦、失去工作、家人受恐嚇、家人工作受影響等迫害。

長春王春華兩遭非法勞教 姐姐王淑華被誣判七年

長春法輪功學員王春華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通過郵政EMS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她自己及仍被非法關押在獄中的姐姐深受其害,她本人兩次被勞教,經常被警察騷擾。姐姐王淑華(六十五歲)二零一二年一月被長春汽車廠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天津市寧河縣王淑敏等六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天津市寧河縣蘆台鎮居民王淑敏,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天津市寧河縣居民陳玉玲,曾兩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天津市寧河縣蘆台鎮居民於文秀,曾四次被綁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

天津市寧河縣蘆台鎮居民楊笑榮,曾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天津市寧河縣蘆台鎮居民王繼珍,經常遭單位及街道人員騷擾,被強迫交大法書,交身份證。

天津市寧河縣居民馮少華,曾三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黃邵溥被非法判刑三年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原職業技能鑑定所職員黃邵溥,二十七歲時被非法判刑三年,大好的青春年華被迫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度過。

八遭綁架 黑龍江方正縣雲福起被剝奪生存權

黑龍江省方正縣天門鄉農民雲福起,曾被綁架八次,非法拘留七次、勞教兩次、判刑一次,累計時間長達八年多,遭受過無數酷刑折磨。雲福起出獄後,方正縣國保大隊及610沒收我的身份證;天門鄉中共人員更進一步命令村幹部註銷他的戶口,致使他成為沒有身份的人。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連買電話卡、車票、找工作都要實名制的國度,雲福起等於是被剝奪了生存權。

河北赤城縣任建海、田瑞花夫婦遭騷擾、綁架

河北赤城縣商務局職工任建海幾次被警察綁架、關押、勒索,經常被騷擾,曾被迫離家,妻子田瑞花曾被關洗腦班迫害。

河北蠡縣李寒:迫害使爺爺舊病復發去世

河北省蠡縣城關鎮興仁村居民李寒,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她才十二歲,她的媽媽被非法勞教三年,她恐懼孤獨,還遭到校長、老師、同學的巨大壓力,被逼迫放棄信仰。她的爺爺因為不敢煉功,舊病復發而去世。

遭非法拘留、勞教和庭審 河北教師馮瑞雪控告江澤民

河北中醫學院教師馮瑞雪,女,現年四十六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政策下達後,先後遭到非法拘留、抄家、兩次被勞教每次一年、遭非法庭審等迫害。被非法勞教期間遭獄警電擊和警棍毒打,身體的痛傷很久才恢復。她還遭單位扣發工資、降低工作職位等迫害。

河北深州郝宗坤、張素珍、梁玉斐、郝豔娥控告首惡江澤民

河北深州法輪功學員郝宗坤、張素珍五月二十八日將對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以普通信件方式寄給最高檢察院。

河北深州法輪功學員梁玉斐、郝豔娥五月三十日將對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最高檢察院。

兩次勞教被迫害出重症 河北淶水農民周景春夫婦訴江

河北省保定市淶水縣永陽鎮周家莊村村民周景春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六次被抄家、五次拘留、二次勞教、三次關洗腦班迫害,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尤其是兩次非法勞教,一次被迫害出腦血栓,一次被迫害出心臟病。周景春與妻子宿秀蘭已於六月一日將對首惡江澤民的刑事訴訟書通過EMS寄給最高檢察院。

河北省故城縣法輪功學員魏秀變控告元凶江澤民

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法輪功學員魏秀變五月三十日向最高檢察院正式遞交了訴狀,控告江澤民十六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要求最高檢察院法辦迫害元凶江澤民。

被逼生活在恐懼中 河北廊坊雲鳳霞控告首惡江澤民

河北廊坊雲鳳霞在迫害中遭到監控、跟蹤、抄家,被逼迫寫保證書放棄「真善忍」信仰。令她十多年來一直生活在恐懼中。雲鳳霞於六月一日以掛號信的方式,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河北省秦皇島市王偉一家五口控告首惡江澤民

河北省秦皇島市王偉和家庭遭受了非人的迫害!王偉曾被非法拘留十多次、勞教三年、被劫持到洗腦班幾十次,遭過酷刑折磨、暴力灌食,被工作單位非法開除公職、限制出國。全家人都遭受到肉體、精神、經濟上的巨大傷害。王偉已於六月一日將對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通過「申通快遞」寄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山東省諸城市薛增年被開除工作、吊銷戶口、沒收土地

山東省諸城市薛增年說:在十六年的迫害中,我被單位開除,土地被沒收,房產證不給辦理,我和老伴戶口被吊銷。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沒有給任何人造成傷害,也沒有給國家造成任何損失,相反我有了健康的身體,從沒花單位一分醫療費。我何罪之有?

山東省威海市婦女苗豐娥兩次被關洗腦班

山東省威海市婦女苗豐娥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兩次被綁架、關入看守所、洗腦班迫害。她說: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是遵紀守法公民,曾連續多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是單位公認的好人,因修煉真善忍高德大法,使身心受益,不僅兢兢業業地工作,還為國家節省了醫藥費,怎麼就犯罪了呢?

江蘇省連雲港市婦女仲進軍控訴弟弟、女兒遭迫害

中共前頭子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迫害法輪功運動,導致我的弟弟仲崇賓被抄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勞教一次、判刑一次、被關洗腦班數次;我的女兒李雨璇被非法抄家、拘留和勞教。兩人都遭到各種非人待遇和酷刑折磨。二零一一年我女兒從馬三家勞教所出獄後,經常遭到派出所和居委會人員上門騷擾,只好被迫流浪在異國他鄉。她走時她女兒剛兩歲,孩子經常要媽媽,使我剜心透骨般難受。

江蘇省連雲港市於愛敏被持續逼寫「保證書」

江蘇省連雲港市於愛敏說:我自一九九八年九月走入大法修煉中,多年的皮膚病、右半身麻木、關節疼痛等病症一下全都不藥而癒。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被「610」、國保警察及單位沒完沒了的騷擾、談話、恐嚇、逼迫寫保證書壓得喘不過氣,度日如年。原本和睦溫馨的家庭也因為江澤民的株連政策瀕臨破裂的邊緣。

山東省煙台市孫愛群遭勞教所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山東煙台孫愛群說: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後,我就被迫辭職失去了工作。二零零一年我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在那裏遭受到「熬鷹」、長時間罰站、禁洗漱、餓飯、冬天被扒剩單衣吹北風,雙腳雙盤和雙手捆綁在一起、長時間吊銬等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父母在迫害中去世 遼寧省康平縣陳玉春控告江澤民

遼寧省康平縣陳玉春說:在惡首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多次被綁架、關押,經常被騷擾、抄家。我父親陳奎曾經患腦溢血等病,修煉大法後不藥而癒。我母親尹淑珍,曾患有十幾種病,嚴重時靠打嗎啡挺著。她於一九九五年修煉大法後,一針沒打,一片藥沒吃,所有疾病都神奇的好了;一字不識的她,還能通讀《轉法輪》。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後,父親單位經常來人逼他寫保證書,老人不寫,惡人就逼我哥代寫,父親受到極大打擊,於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在抑鬱中去世。我母親由於父親去世,我和姐姐被抓,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出現腦血栓症狀,於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日去世。

黑龍江省安達市趙忠玉被勞教、關狗籠子

黑龍江省安達市婦女趙忠玉,於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安達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從家中綁架,先後關押到看守所、拘留所、警犬基地的狗籠子裏,警察還勒索五千元,收據寫三千多元。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她進京上訪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她母親因女兒一次次被綁架關押,承受不住壓力,過早離世。

吉林省德惠市姜寶珍被劫持到黑窩點刑訊逼供

吉林省德惠市婦女姜寶珍說: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早晨,我在上班的路上被長春市國保、德惠市國保綁架到長春郊區一秘密黑窩點刑訊逼供。長春市局國保支隊二大隊王姓隊長一邊打我一邊恐嚇:你不說我就打死你,上邊有令打死算自殺,姜勇就是在這裏我打死的。我遭到電擊、各種銬刑折磨,碾腳、鉛筆夾碾手指──十個手指根部的肉都沒了,一年後手拿不住細小的東西。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迫做奴工。

黑龍江大慶市白旭昌兩遭非法勞教共六年

黑龍江大慶市白旭昌,多次被綁架,關押、被迫流離失所,曾兩次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非法勞教,共計六年,期間遭暴力「轉化」、殘忍灌食、坐鐵椅及上繩酷刑等。

黑龍江七台河市金力紅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婦幼保健站護士金力紅,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曾被非法勞教兩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種種折磨:頭戴塑料套、煙熏鼻眼、大背銬、撅腰椎、撅胸椎、撅手腕、踹肩關節、野蠻灌食等。金力紅已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抗訴書》寄往最高檢察院等部門,要求追究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法律責任。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王燕欣委託親友控告首惡江澤民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王燕欣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五年五月,曾多次被綁架,一次被非法判刑,兩次被勞教;二零一五年五月被建三江法院一審非法判刑兩年,至今仍然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王燕欣已委託親友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起訴狀」郵寄給最高檢察院、全國人大等部門。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婦女胡國連控告首惡江澤民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胡國連說: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親眼看到身邊的人身患絕症股骨頭壞死、不能走路,只煉了三四天法輪功就好了。心想:法輪功這麼神奇,我也煉。如今我修煉十五年了,從沒吃過一片藥,生活按照「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不但自己的病好了,而且家庭和睦。如今六十多歲,年年外出打工,插秧,扒苞米,這都是農村最累的活,周圍的人無不佩服大法的神奇。但是這些年,我遭到中共警察多次騷擾、綁架、拘留、勒索,還被非法勞教一年。江澤民必須為此承擔法律責任。

黑龍江省安達市裴玉鳳被迫害 親朋受牽連

黑龍江省安達市裴玉鳳多次被綁架,被開除工作,被迫流離失所。家人、親朋也都受牽連、傷害。其母一夜白了頭,滿口牙掉了;丈夫離婚,女兒被姑姑撫養;父母弟妹被警察勒索一萬元保證金,至今還有五千元不給,連兩個朋友帶著小孩家裏看望其女兒,也被監控警察綁架。親朋好友都受到極大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