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相的公檢法人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有感於世人心中仍存有的善念,把這些年在講真相過程中令人難忘的點滴事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證實大法的慈悲法力,見證正法救度世人的洪勢。

二零一零年,由於父母都被非法關押迫害,我和同修到當地公安分局門前打橫幅要人。當我們在烈日下舉著橫幅訴冤情、要求放人的時候,我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國保大隊的人不敢出來,很多人都在辦公樓的窗邊看著我們,沒有任何一個分局的領導敢出面。面對我們兩個女孩,他們如臨大敵,能聽到接待處的人慌張的打電話說局長正在研究如何處理我們的事。附近的同修都在幫我們發正念。

路過的車輛不方便停車的,有的搖下車窗向我們喊「加油!」,「上省政府告去!」,「支持你們告到中央去!」有的路人和附近商鋪的人上前來安慰和詢問情況,我們就堂堂正正的講真相。人們都很同情,為大法弟子被迫害抱不平。有一對老夫妻,大概有八十來歲了,我倆剛講了幾句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卻無辜被迫害的事,老奶奶就流淚了,哽咽著聽了一會兒真相後說:「天熱,你們要堅持住。」然後依依不捨的和老爺爺互相攙扶著離去。還有給我們買水的,向我們豎大拇指的,靜靜的一直在遠處關注的。

有一段時間,圍觀了很多人聽我們講真相,後來被分局門衛的人衝出來兇神惡煞般驅趕走了。我們始終堅持著,沒有放棄,也沒有被帶動,一直發著正念。這時,一輛轎車緩緩的停在了我們附近,下來了一位大哥和一位大姐。這個大姐善意的詢問事情經過,認真的聽真相,並用筆記錄下來。她告訴我們她是一名記者,希望能盡力幫助我們,維護正義。還給我們留了她的姓名和電話號碼以便再聯繫。

分局門衛看到這種情況後,再次衝出來歇斯底里的大喊:「你們是哪兒的?他們是法輪功,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敢管這事!?」就在他以為能再次逞兇的時候,那大哥一身正氣、挺身而出,大步流星跨到他面前,手指著他大聲呵斥道:「你是幹甚麼的?叫甚麼名?把你工作證拿出來我看看!你在這兒喊甚麼喊?趕緊給我走!」高大魁梧的身材好像一下就能把門衛拎起來摔出去一樣。就這一句義正詞嚴的話,把門衛嚇的抱頭鼠竄,逃回分局黑窩裏再也不敢露頭了。他們的義舉震撼和感動了很多人,因為怕我們長時間暴曬,還讓我們到他們的車裏面詳談。

等我們從車裏面出來要繼續打橫幅的時候,分局的人出來接待我們了。

通過講真相,派出所的警察配合我們、幫助我們解圍;分局的警察說國保大隊那些人最不是東西,全局都瞧不起他們;區檢察院的接待人員在接待室退黨;主審法官在辦公室接受神韻光盤,不長時間調離了迫害崗位;市檢察院的接待人員堅決反對酷刑迫害和體罰虐待,幫助查詢檢察長的姓名電話並建議向上級機關及中央申訴;監獄管理局接待人員積極給予幫助並提供局長及秘書電話;監獄信訪負責人及駐監檢察室負責人幫大法弟子說話,批評鑑區執行警察,並要求大隊長親自接待答覆家屬;監獄中心醫院醫生幫助研究病情、提出建議,就連保潔阿姨們也來幫著出謀劃策;司法鑑定中心的醫生說收到了真相信。我們說:「法輪功沒有錯,真、善、忍沒有錯。」她說:「那是國家錯了唄?」我們說:「不是國家錯了。」她說:「啊,是共產黨錯了。」我們說:「對!」然後大家都笑了,她非常高興的把監獄不給的資料給了我們。

在平時的講真相中,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有一年過年前,給單位一個打更的大爺送真相年曆。當我把漂亮的年曆捧到他面前介紹時,他認真的看認真的聽,然後告訴我他知道大法好,並從脖領裏掏出貼心戴著的護身符給我看,珍愛的摸著,說是同修以前給他講真相時送他的,他天天都戴著,已經三退了,還會默念「法輪大法好」。我當時特別感動,覺得同修們做的真好,師父太慈悲了。

有一次打「摩的」,給司機大叔講真相,告別的時候他說:「我知道法輪功好了,你可不能啥人都講,得注意安全啊!另外問你一個事兒,你們發不發工資?你們要是發工資,我也給你們幹。」我說:「我們可沒有人給發工資,都是自願的,是師父讓我們講真相救人的。」他說:「啊,那你們真行!」

記得有一次,打真相電話。對方接起來說的是很不標準的普通話。我說:「先生您好!請問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說過,你是哪裏呀?」電話中傳來呼呼的大風聲,他幾乎是喊著與我對話。我說:「我是黑龍江的朋友,你在哪兒啊?」他說:「我在世界的屋脊呀!咱們離的很遠啊!」原來撥通的是西藏的電話號碼。他接著說:「我們這裏環境很惡劣啊,風很大。」我說:「那你是在外面吧。」他說:「是啊,我正在放羊。」我說:「大哥,咱們真是有緣。我告訴你一個大事兒,就是共產黨從建政以來搞了各種運動,迫害死咱們無辜的百姓八千萬,從一九九九年又開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傷天害理,就是對咱們藏族同胞迫害的也是很嚴重啊,對不對?信仰是自由的,法輪大法是正法,共產黨卻對法輪功學員做出活摘器官販賣牟利的罪行,天理不容。所以人不治天治,天要滅中共,現在全世界都掀起了退黨大潮,咱們如果曾經加入過它的黨團隊組織,也一定要退出來,咱們善良的人可不能跟著它遭殃。請問,您是黨團員嗎?戴沒戴過紅領巾?」他說:「我都沒甚麼文化,沒入過那些東西。」我說:「那太好了,那大哥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如果遇到了天災人禍的時候,默念這九個字就一定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的。我真心的希望能把平安和吉祥帶給您!」我問:「你能記住嗎?」他說:「嗯,我知道了!我記住了!」我說:「祝福你能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他說:「謝謝啊!」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一個商場的化妝品店買東西,看到店員就送神韻光盤給她,在做介紹的時候,老闆循聲走過來,一邊走一邊問道:「宣傳甚麼的,是不是法輪功的?」表情比較惡,語氣也很不善。到了跟前一把拿過光盤說:「你們別在這兒講,前段時間就有在這兒講的都被抓起來了,趕緊走!」當時的場面比較緊張,店員也被嚇著了。我笑了笑說:「謝謝啊姐,我知道你這麼說是為了我好,也是提醒我讓我注意安全。」她愣了一下,然後臉上嚴肅的表情沒了,氣氛瞬間就變得緩和了。接著我就開始給她詳細的介紹神韻,她一邊聽一邊反覆的看著光盤。最後我說:「這個確實是好!」她說:「這個確實是法輪功的!」我說:「對,台前幕後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都是法輪功學員,現在已經是在國際上巡迴演出的世界第一秀了,場場爆滿,一票難求!」她說:「其實我看過,確實是法輪功的。」我說:「每年都是一套全新的節目,這是今年新出的,你們拿回去要好好欣賞,一定會喜歡的!」她高興的說:「好,謝謝啊!你以後常來啊,需要啥就過來!」

之前我住的地方,樓下有一個小廣場,每天早上都有一個老爺爺非常大聲的唱歌,老遠都能聽到。他主要唱的是民歌,當然有很多是歌功邪黨的歌曲。一開始,我特別反感,他一唱我就對著他發正念,可是他還天天唱。後來我向內找,我發現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夠,對待問題總是用惡的一面而不能用善的一面。漸漸的我開始可憐他、同情他,覺得那個年代的人被邪黨欺騙、迫害,愛好歌唱,但除了邪黨歌曲以外竟然無歌可唱,我一定要送他一盤神韻,讓他看看真正的正統文化,讓他聽到大法的歌。第二天早上,他和往常一樣又開始唱了。我帶上神韻光盤特意繞到他面前,等他歇氣兒的時候跟他搭話。我說:「爺爺,您嗓子真好啊!這麼大歲數,身體也挺好啊!」老年人最愛聽這話。他樂了,說:「嗯,還行吧。」我說:「我奶奶在家也愛唱歌,她喜歡唱蘇武牧羊。她還愛看神韻晚會,您看沒看過?」說著就把神韻晚會光盤遞給他。他看到光盤,臉色馬上就變了,一邊搖頭一邊擺手,陰沉著臉說:「這個我不看,拿走,我知道這個。」我想不能這麼輕易放棄,就繼續介紹神韻的美好,神韻的聲譽。可他還是搖頭,也不接也不看。突然我想,也許應該換一種方式,就說:「爺爺,您真不要啊?」他也是愣了一下,抬著頭看著我。我快速的把光盤收回來,揣到包裏,說:「您要是不想看也沒關係,反正我奶奶可愛看啦,還有很多別的爺爺奶奶也都特別愛看,特別喜歡,就您沒看著。您就真不想看?這麼好聽的歌,好看的舞蹈,您就不想欣賞欣賞?」他不吱聲了,像個小孩兒一樣,眼睛一直盯著我的包。於是,我慢慢的再次從包裏把晚會光盤拿出來,雙手捧著湊近他身邊,手指著封面上的圖片和文字說:「您看這演員多漂亮!這服裝多精緻!背景多美!還有海外藝術家和名流政要對咱們中華民族真正的傳統文化的認可和讚揚,多帶勁兒啊!」他笑瞇瞇的,用手摸著,翻來覆去的端詳。點著頭說:「嗯,看看也行吧,怕啥呀,欣賞欣賞唄!我回去好好看看!」從那以後,早上就再沒聽到他唱邪黨歌曲了。

講真相、送神韻過程中令人難忘的事還有很多很多。有的人,給他取了兩、三個化名都不喜歡,非得要自己取一個中意的;有的人,看到神韻光盤後欣喜若狂,說想要的就是這個,終於找到了;有的人不放心,第二次見面時還要確認一下是否已幫她做了三退;有的人明白真相後,回到學校或單位裏成了活傳媒,給同學或同事們講起了真相;有的明真相的學生在寢室裏高喊「法輪大法好」;有的人,收到神韻後非要回送點兒別的禮物,怎麼拒絕都不行;有的人說破網軟件可真好用,我們都離不開他了,一天不看都難受;有的人說你可送對人了,我就愛看這個;還有的老年人說回去一定和兒孫一起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