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用真名退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後的第三年開始講真相,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的幾例記憶深刻的事。

昏迷的老大娘甦醒了

有一次,我學完法從同修家出來,買了點菜在手裏提著準備回家。路過一個小區門口時,發現小區門口圍著一圈人,足有二、三十人。我平時最怕到人多的地方,更不願意擠著看熱鬧。那天不知何故,我就往人堆裏湊過去了。擠進人群一看,地上躺著一個老大娘,有七、八十歲了,頭髮幾乎全白了,穿的拖鞋撂在一邊,光著腳,後腦勺著地,仰面朝天躺著,一動不動。我一下著急的扔了手中提的菜,朝老大娘撲過去,跪在大娘的身邊。我一邊問旁觀的人:「怎麼了?怎麼了?是不是心臟病發作了?」一邊在大娘的衣服兜、褲子兜裏摸索,希望能在她身上找到速效救心丸之類的給她餵上,結果甚麼也沒摸到。我就趴在大娘身上喊到:「大娘!大娘!」好半天了,大娘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不是醫生,也不懂急救的知識,只是記得昏迷的人不能亂動,所以就不停的喊著,希望她能甦醒。這時旁觀的人說:「你別動,她是剛才在門口摔倒的,已經打120了,小心把你訛上,你就完蛋了。」

圍觀的人這麼一說,我倒冷靜了,我想我是一個修煉的人,關鍵時刻怎麼就糊塗了呢!想到這兒,我爬到大娘的耳朵邊上說:「大娘,你聽我的話,念『法輪大法好』,求李大師救你!你一定甚麼事都沒有!」我趴在大娘的耳朵邊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圍觀的人好奇的靜靜的看著。這時我的左手握著大娘的手。

好一會兒過去了,我依然耐心的說著。突然,我覺的大娘的手好像動了一下,我就用左手把她兩隻手都抓著,右手準備把她的頭托起來,嘴裏還繼續對她重複著剛才的話。又過了一會,大娘的兩隻手開始捏我的左手了,我就用右手緩緩的把她的頭托起來。她慢慢的身子坐直了,嘴裏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語:「我怎麼了?我怎麼了?」這時圍觀的人大聲驚呼:「流血了!流血了!」全都嚇的四散逃開了。

這時我才注意到大娘的後腦勺往下淌血呢,我的右手上也沾了不少。我著急的四下張望,邊大聲喊:「誰有毛巾甚麼的,趕快拿出來把傷口堵上!」一個大膽的男子走過來,遠遠的夠著給我遞了一大團衛生紙。我拿過來,就壓在大娘的傷口處。我問大娘:「你怎麼樣?」她有氣無力的說:「我沒有力氣。」我說:「你不要急,就默默念『法輪大法好』。」給我遞衛生紙的這人沒走遠,我就問了問情況。這人說,這個大娘就是這個小區的,她丈夫先前犯病了,120的車來接走了,兒子也跟上走醫院了,這個大娘到門口看情況呢,一著急摔倒了,大家都不敢動,怕被訛上了。

大家聊的功夫,大娘逐漸清醒了,之前散開的人再次圍過來了。有的還說:「你膽子真大,就不怕訛上。」我安慰著大娘,用手捂著傷口,等著120的車。又等了一會兒,120的車來了,我給大夫叮囑了大娘的外傷部位。就和大夫攙扶著大娘上車,我對大娘說:「別緊張,記住我說的話。」大娘說:謝謝你。我說:「謝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救了你!」

我們目送著120的車走了。我心裏默默的說:師父,謝謝您!一瞬間我的眼淚流下來了:為救這個大娘不知師父又承受了多少!這個大娘為了聽到「法輪大法好」這句話不知等了多少年!

往回家走的路上,我萬分懊悔:應該當時藉機給圍觀的人講真相,還是自己怕心重,沒把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沒在現場講真相我後悔了好長時間呢!

她倆高興連聲喊:「法輪大法好!」

一次在鬧市區,碰到兩個八、九歲的小女孩,我緊走幾步和她們搭話:兩個小朋友學習好嗎?她們說:還可以。我說:那好啊!我問你們一個問題,看你們能回答上嗎?她倆搶著說:好,你問吧!我說:「真善忍」好還是假惡鬥好?她倆搶著說:當然真善忍好啊!我說:你們知道紅領巾是鮮血染成的吧,你們成天把血染的布條圍在脖子上可怕不可怕呀?她們說:當然可怕呀。我就說:既然這麼可怕,阿姨就給你們在網上把少先隊退了吧,可以保平安。她倆齊聲回答:好!我又給她們說:一定要記著「法輪大法好」這句話。她倆仔細問了我是哪幾個字,我一個一個給說清楚了。我們告別後,她倆蹦蹦跳跳,手拉手高興的連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我站在那裏,目送著她們直到消失在擁擠的人群中。

「就盼老天爺趕緊滅了共產黨」

有一次,我開車拉著我母親到郊外去看一片新開發的別墅。走著走著迷路了,只好返回省道上的一個加油站找人問路。到加油站也沒見加油的車,就把車停在加油機旁邊等著。這時過來了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我就問附近的某某莊園怎麼走?他給我指路,我耐心的聽著。忽然他說:唉,快算了,我帶你去吧!反正我這裏也沒人加油。他就上了我的車。

在路上,他說他是那個加油站的老闆,當初他申請建加油站審批時,有規定的,在多遠的距離之內是不能重複建的。他花了三百多萬建的加油站,費了好大勁,營運還沒幾年呢,石油公司看上了,想吞併,但是只給幾十萬。他不答應,石油公司就在他對面建了一座加油站,他現在經營不下去了。因為那地方來往車輛少,過去一家還能湊合,現在純粹快餓死了。

我們又談了現在各地強拆的一些事。我就說現在一億多人都退了黨團隊了,從共產黨起事就沒給老百姓幹一件好事,接著又講了貴州藏字石的事情。接著我問了他以及他家人入黨團隊的情況,他一一告訴了我,還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定給他全家都退了。我說:天要滅共產黨了,這是天意。他激動的說:「我就盼老天爺趕緊滅了共產黨。」

「我就用真名退黨」

我有個親戚要到非洲工作,聽說非洲很需要清涼油等東西,我就到一個大藥房去買,買完準備出門了,突然過來一個女士擋住我推薦保健品螺旋藻。我就說:我不需要這些,謝謝!想把她打發走。誰知她拉著我的手不讓走。

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有緣人,我就說:我們在大廳說話打擾人家呢,不太好,我倆到門口的椅子上慢慢聊吧!她高興的說:好好!就跟我出來了。我對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所以不需要吃保健品,請您別介意我剛才的態度。她開始不好意思了。我們就聊到失業的事、現在掙點錢不容易等等。我給她講現在共產黨的官無官不貪、吃喝嫖賭、無德無才,她句句贊成。然後她說,有次上網,看到有人勸著退黨的事。我說:「你真是有緣人,你天天在這乾耗,掙不上錢,就是為了等我給你三退呢。」我倆都笑了。她告訴了我她的真實姓名,還說:「我就用真名退黨。」

我又講了藏字石的事,她說回家一定上網查。我說這是天要滅共產黨了。她說:「看看共產黨的官員現在的所作所為,不用天滅共產黨,共產黨自己就把自己作死了。」

大家笑著說:「吐!吐!退吧」

二零零四年我得法不久,就給我單位的一個同事S處長說了,他和妻子非常反感,幾乎將我從他家趕出來。此後的十年裏我們再沒見過面,每每想起當初錯失有緣人我就痛悔不已。

今年年初,我的另一個同事小Y突然約吃飯,說S處長從老家回來了,還說我們系統的Q處長也去。我聽了就琢磨怎樣給對方講三退。

到了飯桌上,大家非常親切,海闊天空的聊著。他們勸我喝酒,我說我戒了十年了。講著講著他們就講共產黨官場上爾虞我詐的事了:我們系統人事處測算漲工資,給廳長漲了一大筆錢,以致我們廳長的工資都超過省長了。他們都很氣憤。我就打了個比方說:共產黨好比一盤狗屎,有良知有見識的人不吃還會阻止別人,即使不敢阻止別人,自己也不會去吃,即使被迫之下吃了,也會說這是狗屎。想往共產黨官場鑽的無恥的人,明知共產黨是狗屎,自己強忍著噁心端起吃了,還假裝津津有味,誘騙別人吃。我說:「我就是有良知有見識的人,我勸你們也當個有良知有見識的人,你們不但不吃,還要把過去吃的吐出來!」幾位哈哈大笑,S處長說我講的話是:話糙理不糙。我就說:「為了形容的貼切一點,不得不這樣說,那我回頭在網上給你們用老S、老Q、小Y把黨團隊退了,幫你們把狗屎吐掉吧,你們已經噁心了幾十年了。」大家都笑著說:「吐!吐!退吧。」

餐後告別時,S處長對我說:「我以前誤會法輪功了,你別多心,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